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幸存者
    不知道過了多久。

    巫鐵醒了。

    渾身劇痛。

    他靜靜的趴在一堆亂石下面,渾身血肉幾乎被剛才的爆炸沖刷得干干凈凈,只剩下一具骷髏架子。渾身骨骼之間,有柔韌的骨膜,包裹著五臟六腑,讓他看上去和純粹的骷髏架還有點差別。

    就連往日近乎堅不可摧的骨骼,都裂開了細細的裂痕。

    痛,很痛,深入骨髓、直抵神魂的痛。

    那是一種恨不得一刀砍掉自己的腦袋,從此徹底解脫的痛苦。如果不是巫鐵這些年也經歷過了足夠的熬煉,他怕是無法從這種無所不至的劇痛中堅持下來。

    輕輕的喘了一口氣,巫鐵懶得動彈。

    空氣中的天地元能很濃厚,宛如實質,包裹著巫鐵。他不需要做什么,天地元能自行注入身體,一絲絲血肉在緩慢的重生,骨骼上的裂痕也在愈合。

    懶懶的。

    懶懶的。

    懶得做什么。

    巫鐵輕輕哼唧了一聲,極力的舒展四肢,讓自己在亂石的重壓下躺得更加的平坦了一些。

    莫名的,腦子里有很多記憶涌了出來。

    那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

    那個渾身灰色毛發的老頭兒,一本正經的坐在一塊小小的石板前,一字一句的,教授巫鐵讀書、認字。,沒想到,灰夫子那時候,還長得蠻眉清目秀的。

    嗯,巫金、巫銀、巫銅三個,從小就是招災惹禍的胚子。

    這些記憶本來早就淡忘了,那時候的巫鐵才多大啊?

    不過,在這種獨特的氛圍中,巫鐵又記了起來。

    巫家石堡第一次和鄰居的沖突,就是因為巫金吧?

    其實不算什么大事,巫金人生第一次得了一柄真正的金屬長刀,得意洋洋的他偷偷摸摸的帶著刀四處亂逛,迷路后誤入了鄰居家的領地。

    饑餓難當的他,從鄰居家的娃兒手上,搶了一顆大蘑菇。

    放在地面世界,一顆拳頭大小的蘑菇……而且顏色、滋味都是極劣質的那種,有人會正眼多看一眼么?

    不會。

    但是在地下,這樣的一顆蘑菇,就是命。

    巫金被人砍得渾身是血的逃了回來,巫戰就帶著巫家石堡剛剛成型的戰隊砍了回去。

    那是巫家石堡消滅的第一個鄰居。

    一顆蘑菇而已。

    巫鐵突然就記起了巫金渾身是血的模樣,他身上橫七豎八的十三條刀口,一道道深可及骨,也就是他命大,好容易掙扎著活了下來。

    哎,往事不堪回首,但是巫鐵硬是莫名的冒出了這么多亂七八糟的念頭。

    嗯,媧谷是個好地方。

    嘎,老娘帶著媧小兮留在媧谷,這可不好,不好,真不好。

    媧谷的那群女人,嘖,風俗也太古怪刁蠻了一些。

    要不要,讓巫家的老怪物們,帶著兒郎們……

    呵呵,打破媧谷,搶媳婦兒?

    就如今巫鐵所認知的,巫家可比媧谷的那群女人強太多太多了。

    但是整個媧族嘛,就不好說了。

    巫家只是伏羲神國的附庸族群。

    而伏羲神國的皇族羲族,他們和媧族可是老交情,媧族是和羲族同樣強大,同樣古老,同樣神異的族群。

    巫鐵想起了自己多次修煉時,從自己血脈中冒出來的古怪影響。

    那雙螺旋的奇異光影,那人身蛇尾的一對兒男女。

    太古神明。

    媧和羲……嘖嘖,惹不得,惹不起。

    腦子里的思緒徹底的亂了。

    巫鐵想起了巫獄和羲不白給自己的任務……他完成了不少吧?

    起碼,在地面上,有這么一塊地盤了,巫家的族人,也偷偷摸摸的遷徙了一丁點兒人口,入駐了幻云山的巫家堡。

    尤其是,羲繇那小子,嗯,不對,是老小子,他不是也被巫鐵找到了么?

    這家伙沒有出現在決斗戰場,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嘖……巫鐵莫名的有點心酸。

    算算年齡,他其實年紀也不能算太大,這一路行來,拼命,掙扎,然后再拼命,再掙扎。如果不是巫鐵運氣不壞,他就算是鋼鐵鑄成的人兒,也已經粉身碎骨了。

    累。

    無法言喻的累。

    深入骨髓,深入靈魂的累。

    人生,為什么要如此的拼命?想要停歇一下,想要歇歇氣都不行。

    人生,是一貫如此么?

    還是生存在這個該死的年代的人,才是如此的勞累。

    地下世界的人,活得夠艱難了。

    但是地面世界,三國中人,他們活得就很舒服么?

    或許,大魏的那些子民,他們活得不錯。大魏是三國文明程度最高的國度,嗯,大魏的百來個門閥形成的門閥聯盟一般的機制,他們吟詩作畫,他們酒宴歡歌,但是他們對子民也算是溫和親善了。

    而以前的大晉,現在的青丘……還有更殘酷的大武神國。

    子民們過得可不怎么的。

    人生,怕是一貫如此吧。

    位卑者,有位卑者的苦。

    位高者,有位高者的累。

    誰能比誰輕松呢?

    三國的神皇,還有比神皇地位最高的各家老祖們,不也都被逼著來參加什么一統三國的決戰了么?

    呵呵,往日里人模人樣的三國高層們,嘖嘖。

    諸神一聲令下,不也和一群斗狗一樣,跑到這屁大一點的地方豁出去性命的浴血廝殺么?

    汪,汪汪。

    巫鐵輕輕的學了幾聲狗叫,‘嘿嘿’的笑了起來。

    不過,諸神突然使出這樣古怪的手段,這和他們往年的風格不同啊,很不同。

    所以,他們過得就無憂無慮、有滋有味么?

    不見得,很不見得。

    突然改變了行事作風,證明他們內部有巨變。

    嘿嘿,巨變啊。

    無論是何等變化,用剛剛長出來的屁股來想,都知道那肯定是血雨腥風,那肯定是血流成河。

    真的,就沒有人是簡單的,是過得輕松愜意的。

    巫鐵腦子里,來自老鐵的龐大數據庫中,一些莫名的詞句緩緩流淌過心頭。

    “人生啊,見鬼的人生,沒有一分一秒是容易的,所以人呱呱落地的時候,都是哭天喊地的,因為都知道啊,這輩子的煎熬在等著你。”

    “累,都不容易。可是再累,再不容易。”

    巫鐵看看自己手臂骨頭上新長出來的皮肉,開始掙扎、用力。

    再艱難,再苦,再累。

    一個大老爺們,你也得拼命,得努力。

    眼前晃過了巫戰、巫金、巫銀、巫鐵、老鐵、裴鳳等人的,面龐……

    懶散一點點的散去。

    力量一點點的恢復。

    “再累,再不容易,大老爺們,得挺起了腰桿……無論面對的是妖魔鬼怪,還是漫天神佛……唯有,干-他-娘-的。”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