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爆
    一根又一根光柱沖天而起。

    一座又一座山峰夷為平地。

    一條又一條人影粉身碎骨。

    一縷又一縷神魂灰飛煙滅。

    巫鐵施展神通,化身一只拇指大小的鐵翅蜂鳥,在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潮汐中急速穿梭。

    五行神光在急速閃爍,所過之處一條條人影不斷被他納入其中。

    李廣、趙襄、項飛羽、項飛邪等已經投靠巫鐵的神明境老祖,他們藏在巫鐵五行神光衍化的五行小世界中,瞪大眼睛看著外面天崩地裂、亂成一團的世界。

    每見到自家的族人,或者有交情的熟人,他們就急忙發出信號,巫鐵就驚險萬分的趕過去,五行神光一刷,將這些人強行刷入其中,自然有李廣等人向他們解釋緣由。

    武霸帶著大武神國武家長房主支的人馬,和大武神國武家旁系的打成了一團。

    他們甚至忽略了大魏、青丘兩國殘留的人手。

    反正,有十方屠滅甲的加持,他們不信大魏、青丘能是他們的對手,到了最后,終歸是大武的人能夠活下來。

    所以他們放肆的相互攻擊,歇斯底里的傾瀉著自己的力量。

    決斗戰場血光崩解,大地一層層的被掀開,被毀滅,然后決斗戰場內血光強行凝聚,又從三國戰場四面八方強行抽取地脈靈氣,將摧毀的大地重新修復。

    又是一道光柱沖天飛起。

    決斗戰場內的道紋、道韻已經化為肉眼可見的流水光波,宛如實質一般,將萬物浸潤在內。

    大魏、青丘的殘余人等在苦苦掙命,在大武神國歇斯底里的無差別攻擊中,他們在極力的掙扎求存,根本沒來得及感悟這直接送到面前來的大道奧義。

    大武神國的人在忙著拼命,要么嫡系長房,要么旁系支房,總之,武霸瘋魔了,他挑起了這一場大武神國的內亂,就必須有一方死絕了才能解決問題。

    大武神國作風彪悍、野蠻,拳頭大的是大爺,力強者勝……故而每一次大武神國的皇位更迭,最終會演變成一場血雨腥風的內部絞殺。所以,大武神國皇家各支脈之間,是有仇怨的。

    面臨大魏和青丘兩國的壓力時,大武皇族還能一致對外。

    可是眼下,在這決斗戰場中,大武神國取得了絕對的優勢——甚至諸神都在有意無意的偏幫他們,大魏和青丘注定要嗚呼哀哉了……那么,為什么不騰出手來把內部矛盾徹底解決呢?

    亂,亂得不可思議的亂。

    大魏和青丘的殘余人等本來只是想要掙扎求存,但是大武神國的內斗波及了他們,瘋狂的攻擊直接抹殺了好些大魏、青丘僥幸存活的人等。

    令狐青青骨子深處隱藏的,屬于將門子弟特有的悍勇和彪悍爆發了。

    他第一個朝著身邊的大武老祖下了黑手。

    不滅心燈護住了令狐青青,他手中一柄鋒利無比的毒龍錐無聲無息的凌空穿刺,直接穿透了那大武老祖的胸膛。武霸一拳轟了下來,被暗算重傷的大武老祖一聲慘嚎,被武霸一拳轟得粉碎。

    天地間的光柱又多了一根。

    小小的,長寬五十里的戰場上,已經有數千根被虛空壓縮到只有丈許粗的光柱矗立在天地之間。

    大魏殘留的眾人看到了令狐青青的手段,他們咬咬牙,也學著令狐青青一般,趁著大武神國內亂之時,沖著他們下了狠手。

    拼命吧,玩命吧,豁出去性命……拼一個前程吧。

    總之,大武神國肯定是不會讓他們活下去的,那么,就算是死,也要拖著敵人一起死啊。

    罕見的,大魏和青丘兩家聯手了。

    他們加起來,還有近千名神明境老祖茍活,還有數千半步神明境的子弟僥幸存活。他們偷偷摸摸的聚集在一起,朝著數量和實力都占了絕對優勢的大武眾人痛下殺手。

    一道又一道新的光柱不斷誕生。

    數千神明境大能打成一團,相互絞殺,相互搏命。

    高空中,黑色的圓碟狀秘寶中,刺耳的尖笑聲令得虛空都蕩起了一圈圈漣漪。

    大豐收,大豐收……這一波韭菜,實在是收割得酣暢淋漓,讓這些負責現場收割的諸神分身,都興奮得近乎癲狂了。

    天晶神族的晶橋已經被摧毀,這些戰利品,勢必是不可能送回祖地的了。

    所以,這些神明境高手的神魂結晶,還有他們的血脈精華……天哪,這都是他們的戰利品,他們都能分潤一二。

    至于這些神明境老祖隕落后,他們體內積蓄的龐**力,他們參悟的大道道韻,則是完完全全的回歸天地,重新成為這一方天地的一份子……

    哦,不。

    有巫鐵這個異類在。

    他化身的鐵翅蜂鳥只有拇指大小,他飛快的在戰場上急速的穿梭著。

    虛空中的道紋、道韻濃郁如水,已經近乎實質。這些道紋、道韻,包羅萬象,數千名神明境老祖,他們幾乎每個人都參悟了三千大道中的一門或者數門,他們更是輔修了八萬四千旁門中的好些法門。

    這些重新回歸天地的道紋、道韻,因為決斗戰場獨特的封閉環境,就好像被困在了密封器皿中的液體,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壓力也越來越強,它們自行想要找一個流瀉的出口。

    巫鐵的神胎后方,玉碟投影上,九節蓮藕急速的閃爍著絲絲靈光。

    三朵巨大的蓮花花苞亮起,花瓣微微裂開一個小口子,外界猶如流水的道紋、道韻就自行涌入了巫鐵的身體。

    玉碟投影已經徹底凝成了實質,光潔瑩潤,宛如美玉雕成。

    三千片大蓮葉,八萬四千片小蓮葉上,無數奇異的紋路不斷滋生。

    巫鐵的神胎放出絲絲縷縷的道紋光龍,巫鐵的身軀上一縷縷大道龍紋不斷生出,不斷和他的身體融為一體。

    這些隕落的神明境老祖,他們耗費數萬年甚至是十余萬年苦功所得的‘道’,此刻正在自行融入巫鐵的法體。

    與此同時,那些隕落的神明境老祖隨身的諸多天道神兵、先天靈兵,乃至他們儲物法器中的所有修煉資源,都被一縷縷五色神光卷起,不斷被巫鐵收取。

    要么投入打神鞭,要么被玉碟投影上的蓮藕吞沒。

    這是一場無比殘酷的‘造化’。

    《元始經》的繁奧內容在巫鐵心頭緩緩流過,他飛行的速度越來越快,他的法體越發的強大、完整,趨于‘大圓滿境’。

    突然間,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就聽到武霸一聲怒吼狂嘯,他的身軀猛地炸開,連帶著他身上的十方屠滅甲的投影分身也被炸得粉碎。

    血光籠罩整個戰場,巫鐵只覺渾身劇痛,然后眼前一黑,驟然昏厥倒地。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