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妖王被人拐跑啦 > 第二卷:百世修行篇 第二十七章
    苦海寺傍山而建,一條歪歪扭扭的石徑從大門延伸到山腳,穿竹林而過。

    后山,是一片陰冷潮濕的密林。

    幾個小和尚正擠成一團走在后山,每人手里都稀稀拉拉抱了幾根木柴。

    他們簇擁在一起,腳下是雜亂的枯枝敗葉,還有一些野獸的糞便。

    “媽呀,聽說后山是有妖怪的!”一個小和尚哆哆嗦嗦地擠在中間。

    “噓!別亂說了,快撿點干柴,我們好回去。”

    “大師兄要我們拾足三天的柴火呢。”

    “大師兄不會這么計較的……隨便撿一點就行……”

    “是了,快回去吧,我不想再呆在這個地方了……”

    “呼~”

    好像有風從林間吹過,又好像是有人在嘆氣。

    幾個小和尚警覺起來。

    “是不是……有什么聲音……”

    “哪……哪兒有!”一個小和尚咽了口唾沫,“你別自己嚇自己……”

    “快……快回去吧!”有人低聲喊道,“這里好冷,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有一道白色的身影在不遠處的樹木間飄蕩。

    “看!那是什么!”有一人失聲叫到,顫抖著指著那個白色的身影。

    好像驚動到了它,它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像一張白紙似的,向幾人浮動而來。

    “啊!”

    撕心裂肺的喊叫驚起后山的群鳥。

    幾個小和尚連滾帶爬地跑下山去,只剩下一地木柴,在地上微微搖動……

    白色的身影停了下來,一道白光閃過。

    那身影原來是一個白衣的妙齡女子。

    女子掩嘴輕笑,手指輕輕揮動,散落一地的木柴忽然躍向空中,整整齊齊地捆成了一捆。

    “可愛的小和尚們……”

    幾個小和尚跑到后門,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驚魂未定。

    “好了……好了……到寺廟了……佛祖會保佑我們的……妖怪不敢來了……”

    幾個人終于癱坐在地上,互相倚靠著。

    “媽呀!原來……真有妖怪!”一人拍著胸口,“還好我們跑得夠快,要不然小命難保!”

    “那……我們的柴火怎么辦?一點都沒留下,會被大師兄罵的……”有一人憂心忡忡。

    “啊?我可不要再去了……”

    “誒!你們看,那是什么!”有一人忽然喊道。

    幾人連忙回頭去看,不遠處是一捆扎得整整齊齊的木柴。有一個白色的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從林間一閃而過……

    后山,寂靜的密林。

    一個魁梧的身影行在林間。

    大師兄在一棵大樹面前停了下來。

    “你今天跑出來嚇他們了?”大師兄道。

    “哪兒有!”樹后走出一個白衣女子,“碰巧遇到的而已……你又沒跟我說,會有人來后山……”

    女子眼中滿是幽怨,走到大師兄面前。

    “你可把他們嚇壞了。”大師兄道。

    “都說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女子嬌嗔道,“人家還幫他們撿柴呢!”

    “以后看到人要躲好。萬一下次來的不是這些小和尚,你怎么辦?”

    “你會保護我的,對吧,大和尚?”女子眼中露出期待的光芒。

    “不會。你是妖,我是人,如果有人要殺你……我不會背叛人類。”

    “哼!我才不信!我們走著瞧!”女人得意地轉過臉去。

    “阿彌陀佛!你好自為之。”大師兄轉身下了山……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小和尚們曾在一起打賭:“常明真幸運啊,可以去人間玩三天呢!你們說,常明會帶什么東西回來?”

    “肯定是好吃的!”

    “是玩具也說不定呢!”

    “那我們賭一把?我要贏了,明早的水你幫我擔了!”

    “賭就賭唄!”

    可常明帶回來的東西,不僅是幾個小和尚沒能賭對,就連幾個師兄和方丈也始料未及。

    常明在午夜時分歸寺。

    他頭戴斗笠,手持念珠,布鞋上布滿塵土,神色中滿是疲憊。

    可他背上,背著一個紅色的襁褓。

    方丈苦笑:“我是萬萬沒想到,你會帶一個嬰兒回來。”

    “他的未來,充滿了無限的可能……難道不是人間最大的東西嗎?”

    “話雖如此……”

    “他被人遺棄在路邊,我昨天撿到了他。”常明道,“難道方丈要我看他自生自滅嗎?阿彌陀佛。”

    幾個小和尚把這個小生命圍在中間,用手指去戳他肉嘟嘟的身子。

    “嘻!常明算是他的爹吧?”一個小和尚笑道。

    “常明才十二歲。十二歲的和尚是不能當爹的。”

    “啊?那幾歲的和尚才能當爹啊?”

    “嗯……應該要二三十歲吧……”

    “我們加起來,可不止二三十歲呢!干脆我們一起當他爹吧!”

    ……

    “常明這孩子,居然帶回來一個嬰兒,如何是好啊?”方丈在寺內漫步,搖搖頭。

    “這就說明,那孩子與我佛有緣,我們收留下來便是。”大師兄道。

    “他是不是要當和尚,我們可沒權利替他做決定呢。”二師兄笑道。

    “還是送給山下人家撫養吧,如果有緣,他日后自會回來。”

    方丈道:“阿彌陀佛。”

    幾個小和尚把嬰兒背下了山,一路上,他們搶著把那個幼小的生命放到自己背上。

    “哦。可惜,我們的孩子是很可愛的。”一個小和尚捏捏嬰兒的臉。

    常明站在一戶農家面前,敲響了門。

    這戶人家是一對老實本分的老夫妻,兒子外出闖蕩去了,只留下兩個老人守著幾畝田地。

    嬰兒托付給了他們,常明是很放心的,于是幾個小和尚回到了寺內。

    可沒幾天,那個老婆婆抱著嬰兒爬上了苦海寺。

    山高路陡,老人還背著一個胖乎乎的孩子,真是難為她了。

    常明在門口掃地,趕緊把老人家扶到大廳坐下。

    老婆婆抹著眼淚:“我家那老頭,不久前突發急病,昨夜走了,丟下了我這個老太婆。”

    方丈帶著幾個師兄下山為逝世的老人做了法事,把嬰兒留在了寺中。

    常明看著嬰兒:“你也太倒霉了吧。”

    方丈又把嬰兒交給了一戶大戶人家,那戶人家家財萬貫,多一張吃飯的嘴是微不足道的,于是那戶人家很豪爽地幫了這個忙。

    可沒過幾天,常明正在門口掃地,又遠遠望見一個身影走上山來。

    嬰兒又躺在了常明的床上,手舞足蹈,笑得天真無邪。

    常明長嘆一口氣:“怎么你去了沒幾天,那戶人家就遭了惡人欺騙,家財盡失呢?”

    這嬰兒是個天生的災星。

    方丈不敢再往外送了,怕給無辜人家帶去災禍。但留在身邊,也心有戚戚。

    幾個小和尚倒不這樣覺得,每日同他游戲得開心。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常明撓撓頭。

    嬰兒去抓常明的手,把他的手指放進嘴里吮吸著。

    幾個和尚在寺中散步。

    二師兄道:“送都送不走,這可不是一般的有緣啊。”

    大師兄皺眉:“如果這孩子真是天生的災星,留在寺內,豈不危險?”

    二師兄難得地露出愁容:“兩戶人家,竟無一不遭了滅頂之災,可不是巧合哦……”

    方丈道:“傳聞世上有奇人,一出生便能影響旁人氣運……只不過,這一類人,都不是善類。”

    “但是無法。”二師兄笑道,“我們還能把這嬰兒殺掉不成?”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留在寺內,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呢。”二師兄道,“畢竟這里離佛祖要近一些,管他多厲害,佛祖還鎮不住他不成?”

    可佛祖還真的鎮不住他!

    第二天,廚房莫名其妙地失火,搞得一群和尚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第三天,一個和尚上山砍柴時受傷,需要靜臥修養半個月。

    第四天,藏經閣年久失修,忽然塌了,好在守閣人功夫高強,毫發無傷地跑了出來。

    一連幾天,災禍竟沒有斷過。

    幾個小和尚撐著腦袋,面露愁容:“真是你的問題嗎?”

    嬰兒躺在他們中間,揮舞著手足。

    常明對方丈道:“方丈,要不我帶著這孩子離開苦海寺吧。”

    “你才十二歲,如何保護自己和這個孩子啊?”方丈搖搖頭,“佛祖讓你撿到這個孩子,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也許是苦海寺命中注定有這一劫。”

    “是佛祖給我們的考驗也說不定呢。看看我們能否渡人成佛,而自入地獄。”方丈道。

    常明只得每日看好這個孩子。

    可孩子明明每日都乖巧地躺在床上,卻總有或大或小的意外發生。

    苦海寺一時間哀聲怨道,卻都無計可施。

    事情的轉機發生在一個深夜,一個身穿藍色僧袍的云游和尚來到了苦海寺。

    苦海寺友好地接待了他。

    藍衣和尚道:“貴寺可有天生的神人坐陣呢!”

    方丈苦笑:“確有一神人,可總是不生吉兆。”

    藍衣和尚忽然閉眼輕唱,良久,睜眼道:“難得難得!原來不止一個!”

    “此話怎解?”方丈道。

    “貴寺有兩神人,皆有換人氣運之能。一吉一兇,只是兇大于吉。”

    “哦?誰是吉人?”

    “你如此問來,想必是知道兇人是誰了……禍福相依,兩者間該有斬不斷的牽連……您應該也知道的。”

    “哦。”方丈微微沉思,“常明。”

    “請問高僧……”方丈又道。

    “讓那孩子拜入佛門,佛下修行,可略微壓制住一份兇氣,這樣一來便可兇吉持平,保你苦海寺平安。”

    “切記,兇吉二人互相制約,缺一不可。那大兇之人,你們也不可久留,在他十八歲之前,必須讓他離開,要不然,苦海寺便有滅頂之災。”

    “謝高僧指點。”方丈點點頭,“如此說來……那孩子與我們終是無緣。”

    “他天生不凡,注定隨風飄蕩,難有定處。風本無形,你們是留不住的。”藍衣和尚道。

    “那常明,也是這樣嗎?”

    “……天機不可泄露……”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