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妖王被人拐跑啦 > 第二卷:百世修行篇 第二十六章
    苦海寺的夜空高掛著一輪巨大的明月。

    月明時其實星稀。星星并不多,只有幾顆尤其亮的,能依稀看到閃爍的痕跡。

    月光灑在寺內,照得亮堂堂的。

    人們甚至不用燭火,便可在這夏夜出行。

    這不,幾個小沙彌靠著墻根,把腰壓低了,排成整齊的一隊,腳步匆匆。

    目的地是在寺外。

    墻角有一狗洞,兩尺高,一尺寬。恰能容得幾人通過。

    可幾個小沙彌并沒選擇這條捷徑。

    他們站在洞前,一人邁出弓步,看向同伴,微微一點頭。

    其余幾人點頭回應,默默排成一排,踏在那人大腿之上,奮力一躍,雙手撐在墻頂,便輕盈地越過了墻。

    墻外傳來一聲悶響。

    幾人繼續靜靜聽著墻外的動靜。

    按照約定,墻外若是安全,便是“汪汪”的狗叫。

    若不安全,便是……

    “喵喵!”

    “喵!”凄厲的貓叫。

    幾個小沙彌突然露出驚恐的表情。

    他們立馬轉過身去,壓低身體,靠著墻根,腳步匆匆。

    “喵喵喵!喵……哎呀!痛痛痛!師兄手下留情!”

    墻外傳來慘叫。

    幾個小沙彌趕緊加快了速度,腳下生風。

    “站住。”有個聲音在身后響起。

    幾個小沙彌心中一驚……

    一個小沙彌扭頭看了一眼:“啊!原來是二師兄!這么巧啊……你也來……也來……尿尿啊!”

    二師兄微微一笑:“我的小師弟啊,茅廁可不在這邊哦。”

    五個小和尚垂頭喪氣地站成一排。

    一個大和尚身著白色僧袍,面帶怒色。身后跟著兩個身穿青衣的和尚。

    “既已出家,就該定心,心不定,這是一錯。無視寺規,暗夜出行,行為鬼祟,這是二錯。知錯不改,還企圖蒙混過關,這是三錯。”

    幾個小和尚埋下了頭,卻偷偷交流著眼神。

    “你們自己說,按照寺規,應該如何處罰?”大和尚道。

    “這……”

    一個小和尚受其他人眼神指示,低聲道道:“按照寺規……應該掃地三天……”

    “是這樣么?小師弟?”二師兄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樣子,痞痞地笑著。

    那小和尚憤憤地看了他一眼,又怯怯地低下了頭。

    “哼!想的倒輕松!”大和尚冷冷一哼,“你們幾個,明天給我去后山拾柴!拾足寺內三天的柴火!”

    “啊?”幾個小沙彌一齊露出苦色,“大師兄!不要啊……”

    “沒得商量。”大和尚道,“要是不聽,加重處罰!”

    幾個小沙彌低頭:“是。”

    可下一秒,卻又聽到大和尚恭敬喊道:“方丈。”

    一個胡子花白的老和尚走了過來。

    “媽呀!”小和尚心中一驚,“怎么方丈也來了……”

    “是不是幾個小家伙太吵,把您吵醒了。”大師兄道。

    “人老了,睡得本來就淺。”方丈笑道,“幾個小家伙在弄什么呀?”

    “你們自己說。”大師兄正色道。

    “回方丈,是這樣的……”幾個小沙彌七嘴八舌,你爭我搶地說出了緣由……

    “去集市上玩?”方丈不由得一笑,“大晚上的,集市上有什么好玩的啊?”

    “方丈,這你就不懂了吧。”一個小沙彌眉飛色舞,“凡人的集市,晚上才是最好玩的時候呢。家家戶戶燈火通明,酒樓里面還有許多的人,他們有的吃飯喝酒,有的奏樂起舞,有的喜歡一男一女呆在房間里,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在打架,因為總能聽到女人在啊啊啊地叫,房里的床也吱吱呀呀地叫個不停……”

    幾個小沙彌樂此不疲地說著他們前幾日的所見所聞,卻沒注意到方丈和大師兄的臉都綠了……

    二師兄紅著臉憋著笑,伸手捂住他們的嘴。

    “方丈你看,罰他們去后山撿柴,是不是太輕了……”大師兄道。

    “啊?”幾個小沙彌一驚,緊張地看著方丈。

    方丈搖搖頭。

    “你們告訴我,為什么墻角有狗洞你們不鉆,非要費力翻墻呢?”方丈道。

    “回方丈。狗洞是給狗用的,我們是人。人當然不能從狗洞里鉆進鉆出的。”一個小沙彌道。

    “那為何狗能從人的大門進出,人卻不能從狗洞進出呢?”

    “這……”

    小沙彌們犯了難。

    “誰能答對這個問題,便可以不去后山。”方丈道。

    于是小沙彌們眼睛發著光,爭先恐后地喊道:“因為狗要低人一等,從狗洞出入是自降身份,會被人恥笑。”

    方丈笑道:“我曾同你們說過,眾生平等。”

    “狗洞太小了,有人鉆不過去。”

    “可能是怕迎頭跟狗撞上!”

    “不對不對。”

    方丈哈哈大笑。

    “是因為人的門比狗洞寬敞,狗從大門出入,尚能怡然自得,人若鉆了狗洞,身體難受還是小事,關鍵是內心將會受到排擠,這是最難受的。”

    “為什么內心會難受呢?”

    “如果是有急事,鉆了狗洞也無大礙,問心無愧。除此以外,既有大門在,還需要鉆狗洞的,多半是行不齒之事吧,也難怪會良心不安了。”

    “嗯。”聞言,老和尚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幾個師兄會心一笑:“這些小不點雖然調皮,但還是有幾分慧根在的。”

    “小孩子嘛,調皮是應該的。”方丈道,“常明,你可以不用去后山了。”

    那個叫常明的小和尚露出微笑:“多謝方丈,多謝師兄。”

    “既然你們如此向往人間,那我便放你出寺三天。”方丈道,“但三天之后,你要給我帶一樣東西回來。”

    常明一愣:“什么東西?”

    方丈想了想,道:“這個東西,要足夠的……大!我要你帶回,你在人間所見的,最大的東西。”

    “大?”常明露出奇怪的表情,“人間最大的東西?”

    “對。”老和尚點點頭。

    常明撓撓頭,盡管有些云里霧里,但他還是道:“弟子記下了。”

    “即刻出發。三天之后,我要在這里看到你,以及你帶回來的東西。”

    “是。”

    常明又出了寺廟,不過這次是從大門口,昂著首挺著胸,大踏步走了出去。

    其余幾個小沙彌有些羨慕。

    大師兄一拍他們的腦袋:“回去睡覺,明日給我去后山砍柴!”

    幾個小家伙被趕回了房間。

    此時只剩下三個人。

    “方丈為何要讓常明入人間呢?”大師兄道。

    “常明這孩子,聰慧,與佛有緣。”方丈道。

    “方丈是想借此鍛煉一下他嗎?”二師兄笑道,“像當初鍛煉大師兄那樣。”

    三人會心一笑。

    當初的大師兄調皮更盛剛才的小沙彌。

    那時的方丈正值壯年,揪住衣領把大師兄丟出了門外,讓他一個月后再回來。

    大師兄年近十歲,獨自在外游蕩了一個月,飽嘗人間冷暖。回來之后,依舊調皮,但懂事了許多。

    事實上,這兩者,本來就不相矛盾。

    方丈道:“沒錯。外出游歷,才是最能鍛煉人的,往外面走一遭,能學到很多東西。”

    “那您,要常明找的,是什么東西?”大師兄問道。

    “人間最大的,不是太陽嗎?”二師兄笑道,“莫非是要他把太陽帶回來?”

    “什么都可以。”方丈道,“同一個問題,在不同的人心中,有不同的答案。”

    “那大師兄,你覺得人間最大的東西是什么?”二師兄又問道。

    “人間最大……自然是海了。正所謂海納百川嘛,水是生命之源,大海又能容納世間一切水流,給予我們生命,難道不該是人間最偉大的嗎?”

    “哈哈。”看得出方丈此時心情極好。

    他看向二師兄:“如果只是說個頭大小的話,太陽自然是最大的。由此也可以看出,你思考問題,不愛思考太深,不愿給自己找麻煩,所以你心胸豁達,心情總是愉悅。”

    方丈又看向大師兄:“你所認為的大,是偉大。你認為大海的偉大之處在于容納以及奉獻,這也是你所追求的道德目標。你也終將會向這個方向靠近。”

    “所以方丈是想看看,常明的不同之處在哪里?”大師兄問道。

    “善哉善哉。”

    “阿彌陀佛。”

    “那請問方丈,你認為人間最大,是何物?”

    “眼睛。”

    “眼睛?”

    “太陽,大海,人間,我的眼睛都能裝得下,你們說,難道眼睛不是最大的嗎?”方丈道。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