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女學霸在古代 > 第十二章 拾金不昧?
    許雪被許熙說得更緊張了。

    許熙拍拍她:“反正你原先也沒打算來上學,就是沒考上也沒什么損失不是?放輕松,就當來逛一逛,見見世面,不行咱們就回去。”

    許雪性子天真活潑,頗有些沒心沒肺。一聽許熙這話,她果然就放松下來,笑嘻嘻道:“對,我就是來玩的,反正我又沒打算上學。”

    許永益看女兒這樣子,心里愁的不行。

    如果說他對女子書院開始還沒那么重視,兩個女孩子念書的費用就如同一塊大石頭,壓在他心上,讓他覺得即便進不去也沒什么,至少不用花錢。可現在看到這么多人擠破腦袋也要進這里,他的想法就變了。

    人人搶的,必是好東西啊。

    女子書院成立了那么久,其中的考試規則必然會傳揚出去,許熙三人身上的衣衫既不華麗也不寒酸,在一群人中平平常常,因此在等待的過程中并沒有遇上什么奇葩,更沒有遇到有人奚落她們寒酸的事情發生。

    而且這么多人圍在外面,大家說話都有意壓著聲調,場面并不見如何喧嘩。

    又等了一刻鐘,就聽“咣當”一聲,女子書院的大門沒有開,卻有人從旁邊的角門出來了。

    出來的是兩個人。

    前面那人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女子,穿著一身青綢衣裙,頭上只用一根銀簪子束著發,穿著十分素凈,容長臉,緊抿著嘴,表情嚴厲,頗有許熙在現代時的教導主任的架式。

    跟在她身后的是個婆子,作下人打扮,長的膀大腰圓,想是來保護中年女子安全的。

    中年女子一出來,許熙就聽有人小小聲驚呼:“呀,是崔夫人。”

    又有人議論:“啊呀,怎么這次是崔夫人主持考試?”

    “她最嚴厲了。”

    崔夫人顯然耳力十分好,她似乎也聽到了這議論聲,眼睛直直地朝那些議論她的人看去,又朝周圍掃視了一圈。

    很快,人群由點及面,站在書院周圍的三、四百人很快都閉了嘴,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

    崔夫人這才開口道:“考試的魚貫而入,閑雜人等請在外面等候。”

    說著,她轉身就帶著婆子進門去了。

    大門依然緊閉著,唯有崔夫人進去的那個角門開著;也不知從何時起,角門旁邊已擺上了一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個三十多歲、一個二十來歲的婦女正坐在椅子上,面對著大家,桌子上則擺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入內請交身份文書。

    很顯然,崔夫人說的讓大家“魚貫而入”的地方,就是這個角門了。

    門外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你推我讓,誰都不想第一個進門,仿佛先進門的人要被里面的人吃掉一般。

    許熙一拉許雪的手腕:“走,咱們先進。”

    許雪詫異。在她看來,大家都你推我讓的,先進去準沒好事兒。許熙卻搶先進,不是傻了么?

    她正要勸阻,就聽許永益道:“聽你姐的話。”

    許雪立刻閉了嘴,順從地跟著許熙往大門處擠,然后一起進了門。

    三十來歲的那個婦人接過她倆手里的文書看了看,高聲把兩人的名字報了出來:“小榕村許熙,小榕村許雪。”

    二十多歲的那個,便提筆將兩人的名字寫在了紙上。

    門外還你推我讓的人看著這情形,沉默了一會兒,立刻一哄而上,爭搶著要第三個進門。有那眼疾手快的,很快搶到了位置進門;而那些推搡不過別人的,或一臉委曲隱忍,或小聲罵罵咧咧,避讓到了一邊。

    女子書院不光是晉身的渠道,還是抬高身價的途徑。偏開創書院的皇后定下了規矩,不得以家世、身份走后門入書院,只能通過考試這唯一途徑入學,所以一些權貴人家的千金為了抬高身價,以求嫁個好人家,也會來參加考試。

    這時候便有那權貴人家,幾個強壯婆子往門口一站,用壯碩的身子擋住別人,硬生生逼出一條路來,讓自家小姐入內。等小姐進去了,這些婆子才離去。

    遇到這種人,普通人家的女孩兒便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氣避讓。有些性子不好的,小聲罵罵咧咧,滿臉怨恨;有些則露出羨慕的神色。又有那性子怯懦的,被人踩了腳都不敢吭一聲,只得眼淚汪汪地咬著下唇強忍著……

    不過是赴考,卻因入內的是一個小小的角門,愣是上演了無數的好戲。

    隱在人群里的書院考官,把這些情況都一一瞧在眼里。誰最先進門,誰又因為爭搶而發生口角,誰因別人的無心之舉露出怨毒之色,誰有什么特別舉動……因為守門的婦人有高聲將她們的名字一一報出,考官都記了下來。

    這樣的考官,足有五六個。

    除了書院參與考核的考官和通過分析猜到一部分真相的許熙,誰也沒想到書院里面的考試不過是個幌子,最重要的一場考試,則是在角門外的場地上進行。

    一般的古建筑,都有其建造的規矩,正大門進去的中軸線上的建筑,都是高大、端莊的重要場所,而且這些建筑從廳堂都是可以橫穿過去的。

    可不知這女子書院是不按規矩建房子,還是因為她們是從角門而不是大門處進來的緣故,許熙和許雪一進來就發現是一條小路,彎彎曲曲的,出現在她們眼前的不是茂盛的花木,就是一道拱門,或是一幢屋子,讓她們往往有“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好在每到有岔道的地方,都有指示牌,示意她們往哪條路走。

    “呀,這里的景致真美。”許雪看著這些景致,不由贊嘆起來。

    許熙正想說話,就聽許雪驚呼一聲:“姐姐你看,那地上是不是有個荷包?”

    許熙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就見前面一簇竹子根部靜靜躺著一個荷包。或許是擔心有人眼瞎看不見,這荷包是用大紅色的綢緞縫制的,上面還繡著綠色的荷葉和白色的荷花,十分精美。

    許熙就懷疑這是一道考題。

    拾金不昧啊,多么高尚的品德。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