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傲嬌攝政王,你命里缺朕 > 第29章生殉
    步雨柔咬緊牙關閉口不言,那二姨娘便又嗲聲嗲氣的攏攏發絲,低聲開口道:“你以為那攝政王回來就能讓你得道升天?你也不看看連你爹都不理你了,他還會管你?”

    眼角流露出苦楚的眼淚,即便是自己咬緊牙關不想要承認,但是說到底步雨柔早已心死;當年他爹為了攀上太后,不顧她的反對將她嫁給夲侯之后,她就應該看清楚了不是嗎?

    現如今她這個樣子,也算是終于得以解脫了吧?

    想到這里,步雨柔豁然仰面朝天的嘆口氣,而后整個人都輕松下來。

    可忽而就聽到一人走進來,來到步雨柔的面前,面部十分兇狠的說道:“嫂嫂,你這也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步非宸他太礙眼,既然他非要在我面前裝腔作勢,我也只好拿你先開刀了!”

    “呵,趙云海,你跟趙云山還真是親兄弟,一丘之貉,想要跟我宸弟相比,你還真是做夢!”

    聽到眼前這個女人如此小瞧自己,渤海侯已經怒不可遏,他隨即又掐住步雨柔的下頜說道:“你裝,我看你還能裝到什么時候,現在我就送你下去陪我大哥,他不是一向最喜歡打你嗎?我就送你下去繼續讓他打你!”

    那刮著皮肉的刺痛感忽然歷歷在目的浮現在腦海面前,渾身的筋肉似是都在顫抖著叫囂著想起了那皮鞭抽打在身上的劇痛感。

    步雨柔倔強的咬緊下頜,卻還是不停的顫抖著……

    隨著二姨娘的奸笑聲,趙云海命令手下的人點燃手中的木棍,準備生殉那夲侯。

    盡管此時夲侯府上的眾人都覺得這樣太過殘忍,卻又不敢反抗身前的渤海侯以及那氣焰囂張的二姨娘。

    就在慧心撕心裂肺的痛喊之下,火把在這青天白日之下慢慢的靠近了步雨柔的臉頰,炙燒的感覺讓她驚恐不安,只能撲閃著長長的睫毛閉上了眼睛。

    可隨之而來的不是那在身上燃起的劇痛,卻是滿院子雞飛狗跳的驚叫之聲。

    步雨柔仍舊不敢睜開眼睛,但慧心卻已經驚喜的大聲叫道:“夫人,是四少爺,四少爺來救你了!”

    不敢置信的睜開眼,一眼就看到趙云海已經被一條鞭子抽得滿地打滾,而那二姨娘也嚇得抱頭鼠竄。

    “步,步非宸,你,你竟然敢打我?”

    “本王身為攝政王,你一個小小的侯爺也敢以下犯上?本王不打你,難道還要由著你擾亂朝綱?”

    冷斥完這句話,步非宸揚手又是一鞭子,趙云海便痛得暈死過去。

    伸出腳踹了地上的死鬼幾腳,步非宸這才將馬鞭收起,眼神冷凄凄的看向四周,似笑非笑的說道:“看來你們夲侯府還真是將本王的話都當做了耳旁風是不是?”

    十幾房的姨娘一眼看到已經被風無眠放下來的步雨柔,便嚇得齊齊跪在步非宸的腳下。

    “王爺,這件事跟咱們無關,這可都是二姨娘跟渤海侯做的啊!”

    “二姨娘?”

    步非宸甩了幾下手中的鞭子,眼神朝著四周探尋,卻在墻角處看到那正在四腳著地急著往外爬的二姨娘。

    眼下這個見風使舵的女人只盼著自己能夠盡快逃離此處,卻不料眼前突然多出一雙氈靴,目光顫抖的慢慢向上仰頭,卻看到一張世間少有的絕美冰冷的表情此時正盯著她。

    “不,不,這件事跟我無關啊!攝政王,你聽我說,這一切都是渤海侯做的,真的與我無關。”

    “二姨娘……本王記得曾經跟你說過,本王的胞姐,可是容不得別人欺負的。”

    聽了步非宸的話語,二姨娘渾身戰栗,而后不停的倒退著。

    而此時地上已經暈過去的渤海侯趙云海再次清醒過來,一眼看到步非宸手中的鞭子,便是硬生生的又感到周身一陣刺痛。

    “你,步非宸,你欺人太甚,本侯可是太后娘娘的親外甥。”

    “那又如何?你私設刑堂,要將本王的胞姐生殉,你難道還盼著本王與你說聲道謝不成?”

    一說到生殉二字,步雨柔那瘦弱的小身板便不受控制的又哆嗦了一下,并慢慢的朝著步非宸的身后躲閃開來。

    趙云海迫于步非宸的氣勢,身子倒退了幾步,卻忽而就聽到二姨娘從地上爬起來叫道:“渤海侯,咱們熙國的祖宗規矩就是府上老爺死了,可以讓家中的女人生殉的啊!”

    怎么把這茬兒給忘了?趙云海立即搖身一變,再次拽的二五八萬一樣。

    “步非宸,你聽到沒有?這是祖宗的規矩,你沒資格阻攔。”

    倒是真小看了這惡毒的女人心,步非宸不覺狠狠的攥緊了拳頭……

    趙云海眼見著步非宸陰沉不定卻并沒有開口說話,便再次趾高氣揚的伸手指向步非宸吼道:“你們還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將你們夫人來過去送上路。”

    臉色已經冷到了極點,步非宸只身用身子擋在步雨柔的面前,而滿院子的人終是無人敢上前。

    二姨娘眼見著,忽而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她朝著步雨柔尖聲叫道:“大姐,這可不是我為難你,你可要想好了,今兒你要是不自己痛痛快快的上路,只怕就會驚擾了太后娘娘,到時候咱們攝政王也難做人,你說對吧?”

    步雨柔一聽事關胞弟,便慢慢松開了步非宸的衣袖,垂著頭正打算從他身后走出來,卻忽然被人一把扯住手腕。

    “什么時候我攝政王的事情也要一個卑賤的賤婢在這里指手畫腳了?”

    二姨娘此時已經恨上了心頭,她心知今日就算她不弄死步雨柔,日后也定然不會在這里討到好果子吃,倒不如現在逢迎一下渤海侯,說不定日后還能跟著他回府……

    想到這里,她便慢慢的走到渤海侯的身邊,柔聲說道:“侯爺,您說我說的對嗎?”

    趙云海此時已經被渾身的劇痛氣得語無倫次,便指著步非宸叫道:“來啊,將步雨柔給我拿下!”

    “我看誰敢!”就在兩伙人僵持不下之時,忽而就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尖叫:“太皇太后娘娘有旨!”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