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黎明邊緣 > 第一卷 殘忍的慈悲 第六十四章 暴亂的喀什爾區
    在葉秋和梁逸的共同努力下,越野車終于重新復活。

    二人又把車廂里的“雜物”全都清理了一下,丟出幾箱破石頭,幾乎都是破石頭。

    “唉,梁長官,你要不把這些石頭切開看看,保不齊還真有美玉呢,咱們也好去文明世界換點錢來花花。”

    葉秋望著被丟棄的幾大塊石頭,覺得可惜,又很無奈,他有那個心,但沒有梁逸開山劈石的本事。

    “玉不琢不成器。毛坯賣不出多少錢,省點載重,省點油。”

    梁逸剛一提到省油,扒開車廂里的帳篷,兩大桶98#汽油就這么憑空出現在了眼前,還是滿滿的。

    汽油是汽車之血,擁有足夠的它,走出戈壁已不在話下。

    “我去,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光是汽油都喝98的。”

    葉秋扛下一箱汽油,灌了三分之二就把汽車給喂飽,“看樣子,這兩桶汽油下去,跑個1000公里沒問題,梁長官,我們繼續北上的話,能跑出戈壁不?”他問道。

    梁逸在雜物中找出一張西北地圖,仔細估算了一下所在位置和距離喀什爾的比例,最后點點頭道:“完全沒問題。”

    “那還等啥,別等天氣熱了,這鐵殼子本來就非常耗油,路也難走,再開空調可浪費油了。”

    葉秋主動爬上駕駛位置。

    “怎么?你不在后座陪周小姐了么?”梁逸坐上后座,把副駕駛的位置留給女嘉賓。

    葉秋愛不釋手地撫摸著方向盤,感慨道:“實不相瞞,這輛越野車估計是我開過最貴的一輛,男人嘛,都對豪車情不自禁……”

    梁逸瞇了瞇眼睛:“這輛車能有多少錢?”

    葉秋舔了舔嘴唇道:“4、500百萬得有啊,就它那幾個轱轆就好幾十萬,吃的油是98的,8個檔位,內飾奢侈……瞧瞧,這小金人兒掛件,估計都是純金打造的,唉……余生要是能有一輛,開去同學聚會,嘖嘖,多有面子?”

    梁逸也不算是沒見過世面,他的幽靈列車,一塊纖維玻璃就是7位數的價格,一輛車外配陷阱的監獄系統,價格能在9位數及以上,說出來只怕會嚇死葉秋。

    他驕傲了么?他才是老司機。

    “開車吧,一路向北。”他輕聲笑道。

    “你說起一路向北,我還真想聽一聽車載音響是個什么勁兒。”

    葉秋隨機播放了一首歌:

    “好運來,祝你好運來……”

    華麗音質,3D環繞,純粹無損,極致享受。

    “就是它了,祝我們一路好運。”

    “滴滴滴!”

    葉秋摁了摁喇叭,周怡珊珊趕上。三人就此,一邊聽著音樂,一路向北進發!

    ……

    ……

    Am10:03分,經過將近4個小時的長途跋涉,越野車終于駛上了一條看似……看似人工開鑿的土路?

    這好歹是一條路,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變成了路。

    路之所以會開鑿于此,那就證明一定有人走,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產生文明,哪怕是落后的黃沙小鎮。

    出現文明的軌跡是個好消息,但同樣也提醒造訪的人,暴亂地帶已經到了。

    指不定車開著開著,就跳出一群手持沖鋒槍的歹徒,大喊:“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摘,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你們看,喀什爾。”周怡突然指向土路旁一塊銹跡斑斑的廣告牌。

    “你也認識喀什爾?”葉秋調侃道。

    周怡白了葉秋一眼道:“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好歹我也是個明星導播,前幾年不常有游客或平民被殺么?還專門有變態發布殺人視頻,太可怕了,真的,直接砍腦袋……”她搓了搓肩膀上的雞皮疙瘩,又疑惑道:“政府治不了他們嘛?為什么不管管?”

    葉秋無奈道:“喀什爾是中亞聯邦和華夏的交界處,本身兩個地域之間就有領土紛爭,咱大華夏又愛好和平,中亞聯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還暗中售賣武器給這些暴亂份子……哎呀,反正就是國際上那些事,好幾年都沒得到解決,維和警察倒死了不少,我好兄弟就栽倒在了這個地方。”

    “那我們還來這個地方干嘛……”周怡小聲嘀咕著,同時忍不住瞥向后座的梁逸。

    梁逸默默抽著煙,解釋不多,淡淡兩個字:“計劃。”

    “對啊,你怕啥,有我們保護你呢,那些暴亂份子就只會欺負老百姓,給我一把狙擊槍,我找個制高點,狙得他們連媽都不認識!”

    葉秋剛拍著胸口顯擺,“突突突……”忽然幾聲槍響,子彈接連掃射在車前,像是畫了條阻隔線,葉秋趕緊踩停剎車,臉色大變:“我去,不會這么烏鴉嘴吧?”

    “我……我們該怎么辦?”周怡驚恐道。

    “梁長官?”關鍵時刻,葉秋還是得找梁逸。

    梁逸泰然自若,緩緩道:“敵不明,我不動。等他們出來,靠近,然后在抹殺,現在先不要輕舉妄動。”

    不一會兒,3個手持突擊步槍的青少年從一旁的土巖堆里跳了出來,最大的有不過15、6歲,最小的也才12、3歲,中亞民族,華夏國籍。別看他們年齡不大,持槍的姿勢,兇惡的模樣,絕不像是會思考利弊的家伙。

    年齡最小的少年,搬來幾塊大石頭,攔在越野車前,剩下兩個年齡稍大的,一個持槍掩護,另一個敲擊車窗,呼喊道:

    “快滾下來!”

    葉秋見是一群叼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不緊不慢搖下車窗,以搭訕的口吻道:“小兄弟,哪兒條道上的?我大哥是莫扎飛!”

    莫扎飛是邊境最大的土匪頭目,葉秋以為報他的名字能起到點兒作用,可誰知持槍的小崽子突然朝天,“突突突……”轟了十幾槍,怒罵道:“少他媽廢話,全部下車,不然通通殺了!”

    “那就下車吧。”梁逸沖葉秋和周怡使了個眼色,自己率先開門下車。

    “牛批,牛批,算你們牛批。”葉秋高舉雙手,和周怡一起從左側副駕駛車門下車。

    “你們兩個,趴在車前,你過來!”

    年齡最大的青年先指使梁逸和葉秋趴在車前,然后目露淫光沖周怡招了招手。

    周怡滿臉驚恐,她知道這種淫.欲的眼神所謂何意,慘痛的經歷驟然浮現在腦海中,她一個勁兒地搖頭后退,若放到城市中,眼前的青少年只是個剛上高中的孩子,他本該擁有純真和漂亮,可如今怎是這般窮兇淫惡?

    “不要,不要……”

    青少年發狂大笑,一邊逼近周怡,一邊解開褲子——

    “我可去你.媽.的小畜生,有爹教,有娘養不?”

    葉秋勃然大怒,不等青少年褲子脫下,沖上去凌空一記剪刀腳就鎖住青年喉嚨,一個下壓狠狠把青年扣在了地上!

    梁逸出手更快,不等其他兩個小崽子反應過來,一拳一腳,各踹飛7、8m遠,倒地不起,不知死活。

    年齡最大的被葉秋的剪刀腳夾得動彈不得,只好拍打地面,怒呵道:“放開我,放開我,你知道我是誰么!”

    葉秋拽住青少年領口,一只手就給他拎了個腳尖離地,“啪啪!”反手就是兩個耳刮子,大罵道:“我特么管你是誰,要不是看你還未成年,我特么非閹了你不可!”

    青少年先是被這兩個耳刮子抽懵了,估計是從來沒受過這種教訓,俞加囂張道:“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我哥哥來了,叫你們不得好死!”

    “算了,這孩子沒救了,梁長官,你介不介意我把他弄死?”葉秋回首問梁逸道。

    梁逸從車里取出利劍,冷漠道:“他們不能活,否則麻煩會來得更快。”

    葉秋挑了挑眉毛:“梁長官……你真的要宰了他?”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梁逸的劍已經搭在青年脖子上,即便他真的是在開玩笑,那劍刃上的寒芒也不會。

    青少年真的怕了,他不敢看梁逸的眼睛,閉上眼懇求道:“放過我,只要你們放過我,我保證不讓我哥哥來找你們的麻煩!”

    梁逸寒聲道:“謊言。”

    青少年渾身一哆嗦:“我……我真的沒有撒謊,我哥哥是喀什爾十四軍的首領,大將軍最得力的手下,他……他就是不會找你們的麻煩!”

    “哦?你哥哥在哪兒?”梁逸問道。

    “蘭斯小鎮,就在那邊,十公里外。”青少年抬手指向西北方。

    “大將軍誰?他又在哪兒?”梁逸又問。

    “西斯大將軍,天下無敵,英勇無畏,千秋萬代,統治世界……”

    一提及大將軍,青少年就忍不住蹦出一句順口溜,眼神渙散迷離,神情狂熱猙獰……看樣子已經被嚴重洗腦了。

    “梁長官,我覺得我有必要替他父母教訓一下這小子,像這種情況,必須毒打一頓才能讓他稍微清醒。”

    葉秋一把將青少年扔出7、8m,擼起袖子,邀請一旁的周怡:“我當爸爸,你當媽媽,我們一起來個混合雙打?”

    周怡一個的勁兒地搖頭:“不了,還是你自己當爸爸,男子單打吧……”

    梁逸默默點燃一根煙,是得有人站出來削他們一頓才好長記性:

    “你先打,一根煙的功夫,先看他們的態度,再換我接力。”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