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惡來傳 > 第一百一十章 他喊的是驢哥吧?
    感覺到衣懷中的蟲話顫動了好久,老鬼茫然的抬起手臂,手上面還有兩道刀痕,可能傷到動脈了,還在流血......

    抬眼看著眼前燈火璀璨的翠云樓,老鬼機械般從衣懷里掏出了蟲話,放在耳邊。

    ......

    良久后,

    老鬼吐出一個好字,手中的蟲話滑落在地。

    ......

    這人間裊裊炊煙,和風花雪月浪漫......

    癡情人多半貪戀,直到哭著笑才懂...!

    欲問青天有幾何,怕這去日已不多......

    ......

    凝望夜空,老鬼下了冰冷的眼淚:“琴兒,我對不起你。”

    月光下,他的背影竟是如此的孤單......

    ****************************

    王家灣。

    王丹老家中。

    耿陌與戰寶正在小院中大口喝酒。

    跟戰寶碰了一下,耿陌一飲而盡,這鄉村釀的烈酒就是夠味!

    今天一整天,耿陌與戰寶二人聯手,幾乎屠盡了那湖里的水猴子!

    那水岸邊,伏尸了密密麻麻的一整片!

    那叫一個痛快!

    ......

    戰寶端起酒碗:“陌,你好幾天沒合眼了,里屋的炕給你燒好了,喝完你去踏實睡會兒昂。”

    “你不跟我睡啊?”耿陌目色迷離:“我怕冷...”

    戰寶一哆嗦,謹慎的把屁股往后挪了挪:“不...有炕...不冷。”

    “可冷了...”耿陌一把抓住戰寶的手,挑挑眉毛:“晚上一起唄。”

    戰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面無人色。

    “哈哈哈...來喝酒...”耿陌掏出蟲話,放在耳邊...片刻之后他笑著站了起來,邊聽邊往院外走去。

    “啥事啊?”戰寶心有余悸的站起身來問道。

    “沒事呢,你喝你的,我馬上回來。”

    “哦!”戰寶又重新坐回凳子上,給耿陌的空碗斟滿了酒。

    ......

    院外。

    耿陌神色凝重的回道:“林沖,你這樣,你現在馬上去王丹她爹媽住的地方......”

    一炷香以后,耿陌臉上帶著笑意走回了小院。

    “有事沒事啊?”

    “唉,城里來大人物了。”耿陌故作神秘的擠擠眼睛,坐在凳子上一口將碗里的烈酒喝盡...!

    “這事我知道啊,圣城的尾人么。”

    “是啊...”耿陌齜牙一笑:“兄弟啊,你看,我得回去了...鐘府衙給我來的蟲話,命令我后天早上必須趕到,說要代表市井給那大人送行。我說讓老鬼去,他說還不行,呵呵...!”

    “嘶...后天早上啊?”戰寶躊躇了下:“這是大事啊,是得回去...要不你騎銀狼回去吧,腳力快。”

    “呵呵,行!”耿陌笑著端起酒碗:“那喝完酒我就先走了?”

    “陌啊,”戰寶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丹丹還得養一段時間呢,那管理處的事......”

    “咱兄弟說這個沒意思了啊?”耿陌佯裝生氣的瞪眼:“你真是個憨憨,來...咱在碰一個!”

    “妥!”

    帶著笑意,耿陌慢悠悠的度出王家灣,確認看不到戰寶的身影后,翻身騎上了銀狼......

    一瞬間,面沉滴水!!!

    銀狼似乎也感覺到背上青年心中的暴戾,似一道流光飛奔而起......

    ****************************

    城郊.一處破敗的廠房之中。

    老鬼一步一步蹣跚的走了進去,褲腿上滴答的都是未干的血漿子.....

    看到被砍去四肢,卷縮在血泊里的瀟灑......

    老鬼這一刻已經釋然,他緊鎖的眉頭終于展開。

    他似乎,明白整個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

    “血玲瓏帶來了么?”高臺上一人,面色煞白,目若寒星,帶著笑意俯身問道。

    此人正是甄無名,而站在他身后,還有人熊一樣虎視著他的甄無敵。

    老鬼捋了捋自己的亂發:“你們是馮三找來的吧。”

    甄無名瞇眼看著老鬼,嘴角蕩起一絲笑容。

    老鬼昂頭朗聲喝問:“若交出血玲瓏,能保我夫婦一條命嗎?”

    “呵呵...!”病態般的笑過后,甄無名緩緩的走了下來,指著地上跟爛泥一般的瀟灑說道:“他也跟我提要求了,你看,他死了......”

    甄無名手中出現了一把怪異的小刀,看著老鬼舔了舔嘴唇:“死之前,他喊的驢哥是吧?”

    看著越走越近的甄無名,老鬼也笑了笑:“我問你的話你還沒回答呢...”

    甄無敵停住了腳步,翻騰的小刀在他手中戛然而止:“交出血玲瓏,可以不殺你。”

    “哈哈哈......”老鬼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他巍巍然的將手伸進衣懷,暗中攥緊了已經上膛的朱雀槍!

    “亢!”

    “咔嚓!”

    老鬼出現在了甄無敵左側,臺上的李家紅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胸前的血洞!

    老鬼手上的槍口還在冒著黑煙,他低頭看著自己幾乎被劈成兩半的胸膛,笑了......

    ****************************

    在第三天早上,天還未亮的時候。

    耿陌終于趕回來了!

    看到管理處門頭上懸著的白布...

    他的一顆心降到了冰點!

    就連他向來筆直的腰桿子,也微微在顫抖......

    緩緩走上二樓,地上有三具蒙著白布的尸體。

    耿陌就那么站著,看著...心臟似乎都要停止了。

    ......

    送葬的路很簡單,耿陌身著白衣,面無表情的一邊一個托著兩個大小不一的棺材。

    左側里面躺著的是老鬼與瀟琴,右邊卻是他的小兄弟,瀟灑。

    送葬的人行很孤單,只有林沖,田叔,與匆匆趕來的汪瓊......

    還有一頭銀狼,背上馱著仍未蘇醒的二胖。

    ......

    耿陌也曾問過江盈的去向?

    林沖告訴他,在知道瀟琴被劫走的時候,江盈就自己走了。

    ****************************

    抬著棺木,耿陌面無表情的走在大街上。

    二胖依舊昏迷著,眼角卻有淚水...

    ......

    記得那一次,兄弟們在老宅喝后,酒過三分...老鬼摟著瀟琴,醉眼蒙蒙的說道:

    “我愿用三生煙火,只換你一世迷離。”

    但當場的兄弟們都沒有笑話老鬼的假文縐...

    卻是都在心底默默為這位老哥祝福。然后二胖帶頭起哄.徹底灌醉了老鬼......

    ......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耿陌在山林中將老鬼扛到山洞里,這位小胡子還不忘整了整衣衫......

    “在下正是,一塵不染美少年,誠實可靠小郎君。人稱:玉樹臨風小鬼哥......”

    ......

    還記得,在耿陌最難的時候!那時...二胖、戰寶在大獄受苦...!

    也是老小子,狠心變賣了祖上的全部財產...真踏馬的!

    ......

    呵呵...

    朝陽路口,伴隨著凄冷的寒風,耿陌一步一步走在雪地里,只留下深深的腳印!

    他眼眶泛紅,像是有什么流了出來......

    ......

    抬頭看著牌匾上鎏金的‘陌府’兩個字。

    微微側頭,耿陌對著棺材輕聲說:“我們回家了。”

    ......

    寒風乍起...風雪肆虐...只是眼前的院落又添一份蕭瑟......

    ****************************

    ...... ......

    請大家支持正版閱讀,17K小說網站,或者下載一個‘17K小說APP’更為簡單粗暴,爽心,對了,喜歡的收藏一下,有小票票的投一下,謝謝昂!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