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爆裂天神 > 第98章 轉賬還是現金?
    玩笑一般的語氣,卻無法讓王筠笑出半個字,她驚恐的看著自己傷勢可怖的小腿。

    “只能說你不湊巧,噬恐蛛的前肢剛毛攜有阻止凝血和降低觸感的神經毒素,同時會不斷溶解傷口附近的皮膚肌肉組織。但傷口不算大,如果及時救治還來得及,就是蜈蚣一樣的疤痕會破壞原有的協調感。”陸澤淡淡開口。

    “不行,我不要留疤!”王筠尖叫著開口。

    齊元這次和韓震一同瞇眼,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王筠,這女生思路很清奇啊。

    “可以,轉賬還是現金?”陸澤語氣平和。

    啊!

    WTF?

    齊元、韓震、于洪洋同時一震,連帶著前方開車的周兆都是方向盤險些握不穩。

    “我……”王筠感覺一口血頂在喉頭,憋得她滿臉紅暈開始向紫色進化。

    “很湊巧的是,噬恐蛛囊恰好是消除噬恐毒素恢復細胞活性的最佳治療物,而我,恰好有蛛囊。”

    “玉因白璧無瑕而美,藝術的價值在于它的渾然天成。”陸澤三指捏著那精致小巧的足弓,淡淡開口。

    王筠下意識點點頭,隨即愣住,這是什么歪理。

    “成本價10000,友情價15000,所以我收你20000,不為過吧?”陸澤繼續開口,有條不紊,絲毫不在意這傷口還在繼續惡化。

    王筠臉頰肌肉不受控制的跳動了一下,她死死盯著陸澤那張欠揍的臉,貝齒幾乎要將嘴唇咬出血來,一字一句說道:“不、為、過!”

    雖然越發羞怒,但是她還是強忍住將腳丫抽出的沖動。

    “所以轉賬還是現金?”陸澤無情發問。

    旁邊充作人形背景墻的韓震與齊元都快因心肌梗塞而摔倒了。

    大哥,這妞跟你什么仇怨啊!

    他們看著臉蛋快氣到變形的王筠,又看了看一臉淡然的陸澤,最終還是強行壓住內心的崩潰。

    “轉賬,嗚……陸澤你欺負人……嗚嗚。”王筠眼中氤氳終于奪眶而出,面臨噬恐蛛都緊咬牙關的少女,這一刻嚎啕大哭。

    “成交。”

    陸澤伸出右手,攤開的掌心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枚拳頭大小的“灰蛋”,在少女的哭泣中攥著噬恐蛛囊向小腿創傷處輕輕一壓。

    噗!

    硬度堪比鋼鐵的絲囊外殼此刻就像包裹水泡的薄膜一般,應聲而裂,尚未凝固的乳白液體如同一團粘稠的鼻涕瞬間噴射到王筠小腿側面。

    冰涼舒爽的觸感瞬間讓王筠停止哭泣,然后在她茫然轉至羞憤的眼神中,陸澤隨手將空扁的絲殼扔掉,右手盡數籠罩在她的腿面上。

    還不等王筠發作,陸澤已然右手握住那條纖細勻稱的小腿,向下一捋。

    有著絲囊液體的浸潤,這個動作完成的絲般順滑。

    不到兩秒鐘的時間里,王筠的半截小腿已經被半透明的漿液徹底覆住,那些表層乳白漿液在接觸到空氣后迅速開始凝固。

    王筠則感到,灼熱感開始從腳踝處沿著小腿上涌,泛著難以忍耐的麻酥,腿部的知覺竟以立竿見影的效果在恢復。

    這種冰涼與灼熱并存,舒適與酥癢同在的強烈沖突感,讓她暫時忽視了先前的羞怯。

    “紫色蚯蚓紋路在消失?”

    “簡直神了啊。”

    韓震和齊元震驚的看著王筠小腿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敢情先前呂耕掏菊都是在干這個?

    這可是技術活啊,兄弟們錯怪他了。

    陸澤終于松開了那只纖細勻稱的腳掌,起身走到一旁的洗手池有條不紊的清潔雙手,洗的很細致,連每一個指縫都不放過。

    這讓下意識的跟看過來的王筠渾身都在發抖。

    陸……澤……

    如果這會眼神可以化為實質的話,王筠的眼中大概能點起半米高的火苗。

    “現在你可以隨意行走,避免高強度運動,三天后蛛網絲膜會自行脫落,創傷處自然恢復如初。”陸澤用毛巾擦拭掉水珠后,轉身走到王筠身前,伸出右手,“承恵,20000元。”

    王筠抿著嘴,眼含淚珠的仰看著面容陽光溫和的陸澤,只感覺這就是一只人形惡魔,她強忍著哭意在手環上操作了幾下,與陸澤的手環碰了一下。

    滴——

    “您已收到【筠筠大小姐】轉來的金額20000元。”

    陸澤看到數字錢包余額從1022.5元直接跳動到21022.5元,滿意的點點頭。

    用勞動創造財富的感覺,雖然平凡卻能讓人異常的充實呢。

    “你還有幾個,我全都要了,萬一有疤痕沒消干凈呢。”王筠突然出聲。

    陸澤淡淡看了王筠一眼,沒有理會,轉頭看向韓震齊元二人,“一會進了狩獵營地,把她扔下就好。”

    偌大的車廂內,一片沉寂,過了一秒齊元才遲疑的點點頭,“……好。”

    王筠雙拳捏的血管都要崩出,她生怕自己一個忍不住撲了上去。

    只是此刻陸澤已經坐下,拿著星霧圖冊安靜的閱讀了。

    頭頂突然傳來一聲沉悶的踩踏,震感沿著廂體傳入眾人腳下。

    “呂耕回來了,他們兩人在車外執勤。”于洪洋提醒道。

    “全速返回狩獵營地!”

    隨著全地形車在怒吼中疾馳,王筠透過厚厚的透明觀察窗看了一會后,在剛剛的情緒消退后腦子終于冷靜下來,而后漸漸沉默。

    剛剛的一幕清晰回放在腦海中,木槿小隊所有人對陸澤言語神態上的尊敬,根本不是裝出來。

    而且,這一路,雖然依然能夠聽到迷霧中隱隱傳來的哭喊聲,但車輛卻沒有半點減速的跡象,木槿小隊的成員也根本沒有展現出再次出擊救援的意圖。

    每個人的面容上都寫滿疲倦,她身旁不遠處,還躺著一名面容蒼白的傷員。

    木槿正在迫切的返回營地……

    這里是殘酷的迷霧荒原!

    所以剛剛神射手齊元所說的極有可能是真的,他們是順手之勞救下自己。

    而讓他們能夠“順手之勞”的根源,只可能是……

    王筠眼神復雜的看了一眼那邊安靜學習的陸澤,她突然感覺過去十六年的人生觀被徹底顛覆。

    內心有太多想問的,但最終王筠只能老老實實的抱膝坐在地上,像一只無助的兔子。

    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有些不敢像之前那樣面對陸澤了,或者說……她內心出現了連自己都不愿相信的懼怕。

    沒過多久,耳邊的開始傳來紛雜的聲音,那些聲音從星星點點漸漸匯聚成大片大片的高聲疾呼。

    帶著不可置信的驚喜和震撼。

    “竟然……回來了。”

    “回來了,是木槿小隊!

    “他們的地形車上裝著的是什么?是戰利品嗎,怎么會如此巨大……”

    “木槿小隊平安凱旋了!”

    隨著如小山般的歡呼聲一層層傳至營地深處。

    通訊室內正在討論解決方案的眾人,猛地愣住,隨即同時站起!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