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跪下吧,巨龍 > 第十八章 解決金幣的問題
    撲撲呼哧,撲撲呼哧。

    住所中,一道約莫兩米長的火焰憑空而出,牧斯就站在它的不遠處,熾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總算完成一次了。”

    牧斯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第一次的成功總是會讓人滿心歡喜,在他看來,這道火焰就跟小精靈一樣可愛迷人。

    持續燃燒了幾分鐘的火焰漸漸熄滅了,牧斯沒有在繼續,總算是可以歇一歇了,已經到了下午,距離跟奧博托夫約定的時間不遠了。

    “你完全復原了?”

    正準備叫醒舒拉的牧斯,被對方的變化給嚇了一跳。

    “嗯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作為當事人,舒拉的吃驚并不比對方來的小,她發現身上不論是新傷還是舊傷,統統都好了,甚至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我想這應該是件好事,不用太擔心。”

    到了現在,牧斯完全可以確定,舒拉跟自己一樣,有著某種特殊的能力,他覺得自己迫切需要讀書了,想盡早解開自己跟舒拉身上的秘密。

    不過在此之前,牧斯得把里約莊園的事情處理妥當先,既然已經確定今后要走的路了,那么就該跟這個鬼地方告別,巫師怎么可以住在貧民窟中,那是最大的褻瀆。

    倫卡城中,四座防御所都建造在離城墻比較近的地方,跟城內的建筑區都隔著一小段路程,這里的氣氛始終很凝重,因此沒有多少人愿意靠近這里。

    牧斯跟舒拉來到了東區的防御所,周圍有許多衛兵在巡邏,從他們充滿敵意的臉上可以得出結論,這里并不好進去。

    舒拉下意識地躲到了牧斯的身后,這里的氣味讓人很不舒服,空氣中總是帶著一絲酸臭味道。

    好在這種怪異的氣氛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不一會兒之后,一名城衛兵主動走向了他們。

    “你就是牧斯吧,奧博托夫長官正在里面等你,請跟我來吧。”

    “那就麻煩你了。”

    在牧斯跟舒拉見到奧博托夫之后,接下來的事情都變得非常順利,他拿到了里約莊園的地契,并在執政大廳做好了登記。

    “牧斯,恭喜了,從現在開始,里約莊園就是你們的了。”離開執政大廳之后,奧博托夫笑著送上了祝福。

    “奧博大哥,太感謝你了,我沒想到,這件事情這么快就辦好了。”沒有花一枚金幣就拿到了地契,牧斯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沒事的,不過你別高興的太早了,里約莊園現在可是廢墟,你打算怎么做?”奧博托夫說出了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先將莊園清理出來再看吧。”牧斯想了想才做出回答。

    “那得需要大量的人力,牧斯你有多少金幣呢?”

    “我只有十幾枚金幣。”

    “那恐怕要你自己清理了,這點金幣用來請城建所的人運送廢料都不夠用。”

    奧博托夫露出了為難之色,要將里約莊園短時間內清理出來,最少都需要一百多人,這些人每天的吃飯就是個大問題。

    一時之間,兩人都沒有說話,金幣確實是很難解決的事情。

    “牧斯,我有個辦法,早上那個處死的巴博挺有錢的,我覺得咱們可以順便沒收了他的財產。”

    “是個好主意,但我們應該拿什么當做理由呢。”

    奧博托夫的這個建議,牧斯怦然心動,直接就舉雙手贊成,要是真的能夠拿到巴博的財產,自己面臨的窘境就可以完美解決了。

    “簡單啊,給他扣一個嚴重一點的罪名,就說冒犯了城主的朋友,你看怎么樣?”奧博托夫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聽到這個主意,牧斯的臉上露出古怪之意,他忍不住說道:“奧博大哥,可我跟城主連面都還沒見過啊。”

    “哈哈,別擔心,我保證你跟城主見面之后,你們會成為朋友的,他是一個不錯的人。”奧博托夫拍了拍牧斯的肩膀,肯定地講道。

    有了對方的承諾后,牧斯再也沒有了顧慮,這件事情既然要做,那就必須迅速,否則保不準巴博的財產會流進城主的口袋里。

    “牧斯這件事我來做吧,你還是不要出面的好,就這么決定了,明天我們在里約莊園碰面,我先走了。”

    奧博托夫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眼見天還沒暗下來,他覺得自己可以做一些事情先。

    “謝謝你,奧博大哥。”目送著對方遠去,牧斯心生感激,他知道對方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保護自己。

    今夜注定是要變成漫長的等待,奧博托夫能否拿到巴博的財產,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素,否則里約莊園的清理工作只能停滯。

    回到住所的牧斯跟舒拉,早早的就選擇了休息,不管怎么樣,明天應該不會清閑起來,畢竟他們是有莊園的人了。

    練習魔法,或者去實驗室看書,這些事情在牧斯看來就先暫時停一停吧。

    距離東區防御所比較近的一家酒館內,奧博托夫當起了東道主,他邀請了布羅來喝酒。

    這間酒館不大,可能是因為地理因素的緣故,酒館并不需要太多華麗的裝飾,幾張桌子,一個吧臺,還有一間酒窖就夠了。

    畢竟來這里喝酒大多是防御所的人,他們已經狂野慣了,酒館的老板顯然對每個城衛兵都很熟悉,因此也養成了豪放的性格。

    他對來到這里的每個人都一視同仁,沒有去刻意區分他們的頭銜。

    “小子,你的事情完成了,這么有心情請我喝酒?”布羅端著一個裝滿啤酒的扎杯,笑著問道。

    “啊,是的,我見到城主了,并進行了愉快的交談,事情都完美的解決了。”

    “那我是不是該恭喜你了。”說著,布羅直接將啤酒灌進了嘴里。

    咕嚕咕嚕。

    喝完酒的布羅用手臂擦了擦嘴巴,認真說道:“你的臉上寫滿了心事,這可不是你的作風啊,說吧,把肚子里的話給我講出來。”

    “老小子,我想繳了巴博的財產,白天發生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奧博托夫一臉嚴肅,他知道對方明白自己說的是什么。

    布羅沒有馬上回答對方,他又叫了一扎杯啤酒,此刻正認真盯住對方,似乎想把奧博托夫里里外外看個通透。

    “小子,他真的值得你這樣干么?”

    “不然呢,我和牧斯真的很談得來,所以你得幫我,就這一次。”奧博托夫靜靜地說道,隨后他將自己的啤酒一飲而盡。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