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時代王之初代王傳 > 第一章 你不配
    諸華大陸,因為位于世界的東方,又名東大陸。

    在這片大陸上,四分之三的土地都是屬于聚華帝國的領土。

    應龍城,正是這個強大帝國的都城。

    城市的中心,是聚華君王的皇宮,皇宮的南北各有一座城臺,北方的城臺開有三門,名為坤門,也是皇宮的后門,是供宮內嬪妃、宮女、太監等人出宮的時候使用。

    南方的城臺,開有五門,名為乾門,是皇宮的正門,供皇帝、百官及皇親貴族出入宮。

    乾門外是一個占地四十萬平方的巨大廣場,名為開運,供皇帝舉辦皇族活動時使用。

    但今日的開運廣場上顯得格外的冷清,廣場及周圍的商鋪和街道上都空無一人。

    只在乾門外有一個孤零零的身影跪在高大的宮門前,此人白發白須,一身素白色的云紋錦緞袍,領口和袖口處縫有講究的棕色繡邊。

    老者表情平靜,雙目微閉,懷中抱著一個用暗紅的龍紋綢緞制成的襁褓。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從廣場的一側急匆匆的走來一個老太監,老太監看到跪在乾門的老者時,原本已經氣喘吁吁的他又明顯的加快了一些腳步。

    當來到老者身邊時,他早已累的直不起腰。

    而跪在地上的老者看到來人,也很激動,連忙向其問道“李公公,可是有什么消息嗎?”老者邊說著,邊激動的握住老太監的手臂。

    “疼~疼啊,秦家主,您稍微松松,老奴吃不得您這手勁啊。”被握住手臂的李公公臉色紅的發紫,連忙向老者求饒道。

    老者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松開手,再次開口說道“抱歉,李公公,老夫失態了,宮里可有什么消息?”

    李公公眼神閃躲的搖了搖頭,滿臉慚愧的小聲說道“哎~秦家主,陛下心意已決,您回去準備一下吧。”

    老者一臉震驚的問道“這是陛下的意思?”

    李公公遲疑了一會兒,回道“雖然陛下圣諭未降,不過最遲今晚接小公子的人就會到您的府上。”

    老者聽完,整個人好像失了神一般,跪在原地,死死的盯著懷中的襁褓。

    李公公哪里見過此人露出過這樣的神態,連忙安慰道“秦家主,今日一早王大人就來向陛下求情,大夫大人更是昨夜留宿宮中,說不定還會另有變數的。”

    老者并沒有回話,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李公公還想再勸幾句,可是看了看老者的神態,到嘴邊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

    李公公看了半天,搖了搖頭說道“秦家主,我們都盡力了,您還是要保重身體啊,宮中事多,老奴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李公公行了一個禮,便按照原路往回走去。

    可跪在地上的老者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盡力了?我真的盡力了嗎?

    老者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詢問著自己。

    每一次的詢問,都使得老者的眼神中多了一份堅定。

    時間飛逝,李公公早已離去,但老者的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

    他講視線看向面前的朱漆宮門,這是多么熟悉而又冰冷的宮門啊,曾幾何時,自己也因能由此入宮而感到無上的光榮。

    想到這里,老者一頭重重的磕在地上,當他再次抬起頭時,他的眼中已經不見一絲的猶豫。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任憑秋風吹在自己的身上,此刻的他雙目如炬,身形如松,髯發如雪,氣勢如虹,整個人宛如一尊不可侵犯的神明一般。

    老者慢慢的轉過身子,對著身后空曠的街道說道“老夫秦問天,今日將帶我孫兒出城,各位若要相送,還是出來說話吧。”

    秦問天剛說完,原本空曠的街道上突然出現十幾個黑影。

    十幾道黑影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口歪,眼斜,駝背,跛腳的老頭,下巴邋遢的胡須上不知沾著什么東西,看上去十分惡心。

    這老頭名叫滑頭翁,雖然武功不俗,但人品極差,貪財好色,在京城中也算是臭名昭著的人物。

    滑頭翁來到秦問天面前,雙手抱拳,說道“秦家主,別來無恙啊。”

    秦問天表情變得有點不悅的說道“滑頭翁,咱倆沒什么交情,也不用如此客氣。”

    滑頭翁自然知道對方不怎么待見自己,不過他也全然不放在心上,臉上依舊是賤兮兮的笑容,開口說道“秦家主,聽說您要出城,我這不是特地來此相送嗎。”

    “相送,不知道你是怎么個送法啊?”秦問天不冷不淡的說道。

    “秦家主,您看看您抱個孩子出城也不方便,不如將孩子交給老夫照看,您看如何?”滑頭翁搓著那雙臟兮兮的手說道。

    “你?你還不配碰我的孫子。”秦問天完全沒有給滑頭翁面子。

    滑頭翁即使再不要臉,此刻臉上也有點掛不住了。

    “秦家主,陛下可還沒給這孩子定罪呢,您現在抱著孩子離開恐怕不合適吧。”滑頭翁語氣也開始變得有些不善了。

    “你也說了,不是還沒定罪嗎,那我的孫子現在就是無罪。”說著秦問天向前邁了一步,八個卦象的光影在他腳邊亮起。

    看到這,對面十幾個人都不自覺的王后退了一步。

    秦問天對他們的反應很滿意,于是繼續說道“我今日要帶我孫兒出城,我倒要看看,你們誰敢擋我。”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得罪了。”滑頭翁本來也沒打算這么輕松的就得到孩子,于是早有準備的他們,聽到滑頭翁的話,便一起朝秦問天沖了過去。

    秦問天看到沖過來的十幾個人絲毫不慌,腳下兌卦亮起,左手托著襁褓,右手向前一抓,一股莫名的吸力出現在秦問天的手中。

    最直接感受到這股吸力的,正是站在最前面的滑頭翁。

    正在沖鋒的滑頭翁,只覺的身子一緊,整個人向前的速度竟然快了許多,眨眼間已經從沖鋒的隊伍中飛了出去,直直的飛向秦問天面前。

    滑頭翁知道自己敵不過秦問天,所以從一開始,他的目標只是他左手托起的襁褓。

    在離秦問天不足一米的地方,滑頭翁看準時機,伸手便朝秦問天懷中的襁褓抓去,在他看來,無論受到多重的傷,只要拿到襁褓,他就有了一道護身符。

    “我說了,你不配。”就在即將碰到襁褓的時候,秦問天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右手由抓變掌,于此同時,地上兌卦熄滅,離卦亮起。

    卟~

    只聽見一聲悶響,滑頭翁感覺什么東西在自己體內爆炸了一般,五臟也隨之翻涌,一口血止不住的從嗓子眼中往上冒。

    這么近的距離,秦問天可不想沾上他的血,于是右掌未收,離滅巽亮。

    只見滑頭翁口中的血還沒吐出來,整個人就往回直直的飛了回去。

    滑頭翁如同一顆人肉炸彈一般,砸向沖鋒隊伍最前面的兩個人。

    這兩個人本能的伸手去接,可是巨大的沖擊力直接將兩人震飛了出去。

    整個沖鋒的隊伍也因此出現了一些騷亂,減慢了沖鋒的速度。

    秦問天見狀,怎么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雙腳發力,迎面沖進了人群中。

    只見他右手不停的揮舞,地上的震卦不斷亮起,每出一掌都會將一個人擊飛。

    三息之后,廣場上便只有秦問天一個人站在那里,而剛剛的十幾個人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其中最慘的還是滑頭翁,七竅流血的他也不知道是生是死,躺在地上一點動靜也沒有。

    城東秦府。

    一個人正站在府園的門口,他長得和秦問天有七八分相似,頭發還沒有完全變白,雙手握著一根盤龍棍,一身藏藍色的練功裝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威嚴。

    這個人正是秦問天的弟弟,秦問地。

    他此刻站在門后,雙眼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府苑,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出現在他的身邊。

    黑影單膝跪地,黑色的布幾乎遮住了他一整張臉,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秦問地沒有理會黑影,雙眼依舊盯著府苑的方向問道“那邊情況怎么樣?”

    黑影回道“剛接到氐星的傳信,家主想要出城,滑頭翁一行人出面阻攔并對家主出手。”

    “大哥要出城?”秦問地完全不關心什么滑頭翁,他再次確認了一遍秦問天的消息。

    “是的,家主準備帶著少公子出城。”黑影默默的答道。

    秦問地聽完,閉上了眼睛,半響后,他睜開眼睛,從懷中掏出一塊錦緞遞給黑影,并說道“從今日起,我便是秦家的家主,傳我的命令,府內所有人等一律不準出府,違令者,家法伺候。”

    黑影接過錦緞,說道“角奴遵命,可是.....”

    “不用可是了,這是我大哥的意思,詳細內容錦緞上面都有。”沒等黑影將話說完,秦問地就將其打斷道。

    黑影連忙雙膝跪地,說道“角奴不敢質疑家主,只是剛剛亢星說,秦燃少爺拿著龍牙令和龍淵劍從后門出去了。”

    “什么?!簡直是胡鬧,這小兔崽子去添什么亂呀。”秦問地怒目圓睜,手中的盤龍棍被他硬生生的壓進地面一寸多深。

    “等等,你說什么?龍淵劍?他拿的了龍淵劍?”秦問地不敢置信的說道。

    “是的,我們跟隨前家主多年,亢星自不會看錯。”黑影肯定的說道。

    秦問地平復了一下心情,鄒著眉頭說道“你和亢星速去將秦燃領回來吧。”

    “是,角奴遵命。”

    “等等。”黑影剛要離開,卻被秦問地叫住,“拿著這個,必要的時候使用,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認為秦家垮了。”說著秦問地將一塊令牌交給黑影。

    令牌巴掌大小,整塊令牌是一個龍首的形狀,龍口張開,里面浮雕著一個秦字。

    黑影接過令牌,雙手抱拳,便化作一團黑霧消失了。

    只留下秦問地,仍握著盤龍棍站在那里。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