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姽魅燈籠 > 天狐裳(3)
    “看來這段時日,你的陰氣采擷得不錯。”張貴妃對著紅檀雕花妝鏡,傾城姿容笑得愈加冶麗。

    此后,每個月圓之夜,我們都在斷墻上相見,我討厭自己沙啞的聲音,不喜說話,他也靜靜地坐在一旁,仿佛這樣默然并肩,已是愜意怡然的自在畫卷。

    因為,并沒有什么可查的,內殿的宮娥內侍全都是丞相和鎮國將軍精挑細選,甚至一一排查,唯一無法排查的,唯有楚玥。

    23.224.4.100,23.224.4.100;0;pc;2;磨鐵文學

    “是。”殿中諸人皆籠上愁云,連我也不例外。

    “娘娘,該喝藥了。”心腹女官捧著蓮瓣銀盤,玉碗中的褐色藥汁冒著苦澀的熱氣。

    “難得享一夜清靜,想這些紛繁之事作甚。”我不知楚玥是對我說,還是自言自語,以他的秉性,會同一個相貌平平的小宮女言談嗎?

    所幸過幾日便是月圓之日,張貴妃見我每次凌晨都乖乖回籠,逐漸放下戒心,不過降魔鈴還是一次不落,雖然我并不知曉有什么作用,佩戴時也沒有什么不適,只是叮叮嚀嚀的聲響,提醒我是一只被囚的小妖。

    23.224.4.100,23.224.4.100;0;pc;2;磨鐵文學這半年來,楚玥對待籠中的我,仍是捉弄嘲諷的作風,在張貴妃愈加艷(麗)的容顏下,他的眼神也更為迷醉,兩人甜蜜共話時,我皆閉目養神,卻再難入睡。

    幽藍的夜色下,他那清逸溫潤的模樣、湖光流轉的眼神,總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他不是喜歡貌美的女子嗎,緣何會把繾綣溫情給一個相貌平凡的小宮女?

    這宛若在問舊相識的語氣,弄得我有一瞬間的錯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不起眼的小宮女無誤。

    “璇璣。”我喃喃開口,沙啞的嗓子連自己都覺得刺耳,他卻伸手護住我的咽喉。

    “你的意愿是什么?”我輕輕翕唇,無聲地問道。

    “這湯藥都換了幾次了,一次比一次苦,怎么一點都不奏效,還敢說什么神醫良方。”張貴妃柳眉緊皺,只想狠狠砸碎藥碗解氣。

    心仿佛被揉了一下,我不知他說的是這陰氣森森的竹林,還是、我朦朧困惑的眼睛——

    “難得享一夜清靜,想這些紛繁之事作甚。”我不知楚玥是對我說,還是自言自語,以他的秉性,會同一個相貌平平的小宮女言談嗎?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