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止戈戰訣 > 第72章 符號和陣旗
    “禹棠妹妹,蕭毅呢?”

    喬雅瞪著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前面。

    林禹棠也是一愣,“誒,蕭毅人呢?剛剛不是還在前面的嘛?”

    二女剛剛走出小徑,就發現蕭毅不見了蹤影,就像憑空消失一樣。

    “哼,這家伙肯定在耍我們玩,我們去找他!”

    喬雅氣鼓鼓地說道,然后拉著林禹棠繼續前跑去。

    “嗯……有道理,他可能是藏起來了。”

    雖然林禹棠心中不這么認為,但她意識不到蕭毅已經進入了一個陣法,所以只好一路小跑開始在這邙山到處尋找著。

    此時的蕭毅已經跳入湖水中,向著湖水深處游去。

    隨著他的下潛,光線修煉昏暗,周圍的環境也變得漆黑。

    蕭毅隨之運轉《白虎七煞訣》,開啟“虎瞳煞”。

    隨著“虎瞳煞”的開啟,周圍的黑暗變得清晰,蕭毅松了一口氣,繼續下潛。

    湖水仿佛深不見底,好在蕭毅這樣的武者肺活量遠超常人。

    足足下潛了一炷香的時間,蕭毅才通過“虎瞳煞”看到湖底的一些景象。

    只見湖底窸窸窣窣坐落著些許草廬,而且這些茅草做的房屋沒有不僅沒有因為浮力而上升,也沒有因為水壓而解體。

    帶著一絲好奇,蕭毅游進了第一座草廬。

    他有預感,這是他闖過這座“傳承幻陣”的關鍵。

    進入草廬后,蕭毅的眼前一亮,因為草廬內一滴水都沒有,就好像他一下子又回到了地面上。

    這座草廬內也終于有了一些物件。

    在正對大門的墻上,掛著一張畫像,上面側身站立著一名身穿金色華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手捏一面短旗,負手而立,眼睛卻好似透過畫像,直直盯著草廬門口的蕭毅,嘴臉帶有一絲笑意。

    蕭毅心頭一顫,莫非這就是創造這座“傳承幻陣”的強大陣法師?

    帶著恭敬,蕭毅微微躬身。

    不管怎么說,這是一位強者,值得他的尊敬。

    況且,這是一個機會,如果蕭毅闖過這座幻陣,自己就可以得到對方的陣法傳承。

    要是真的過不了他的測試,恨不恨的也沒那么重要了。

    足足三秒有余,蕭毅才直起身板,向著左右望去。

    草廬內的其他地方沒有什么特殊,除了一些常見的用品外,沒有任何與這個草廬不搭調的物件。

    不過蕭毅沒有無動于衷,他從左到右,拿起又放下,翻看著所有物件,不想放過任何一絲細節。

    最終,他在一盞青燈的下方,發現了一個特殊的符號。

    這個符號他不認識,但他將其默默地記在心中。

    “這符號肯定有用,其他的草廬內肯定也有線索!”

    激動萬分,他不知道自己在這里面待了多久,但他終于有方向,有路可走了。

    走出第一座草廬,蕭毅的身體瞬間浮起,他一下子又回到了草廬外面的湖水之中。

    蕭毅不由更加斷定這里發生的一切都是陣法師帶給他的幻覺,畢竟這一切,都太不合理了。

    遠遠地看到遠方數不勝數的草廬后,蕭毅記下了一個離自己最近的草廬位置,然后花了一炷香的時間回到湖面換了口氣。

    雖然這都是幻覺,但蕭毅可不敢頭鐵著試試會不會淹死。

    再次入水后,蕭毅直奔第二座草廬的方向游去。

    進入第二座草廬,蕭毅發現這里的布局竟然和第一座草廬一模一樣。

    蕭毅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連忙走到那盞青燈的位置,拿起青燈后,蕭毅松了一口氣。

    青燈的下方并沒有符號,可見這是不同的兩間草廬。

    “既然不是同一間草廬,那就肯定還有別的線索。”

    蕭毅靜心凝神,開始在這座草廬中尋找,果不其然,他發現了第二個符號。

    再次游出草廬,蕭毅記住了下一處草廬的位置,出水再入水。

    如此往復,蕭毅進入的草廬越來越多,記住的符號也越來越多。

    不知疲倦,不耐其煩,如此一年過去,蕭毅已經記下了兩千五百六十八個符號的模樣。

    “我靠……大概應該過了一年了吧。”

    蕭毅不知道自己在幻陣里過了多久,但他知道真的蠻久了。

    他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方向,在白白浪費時間。

    “除了這個,我在這座幻陣中可謂一無所獲,也一無所知。哪怕再花上幾年,我也要堅持下去。”

    一間間草廬,一個個特殊的符號,時間一天一天過去……

    不知過了多少年,蕭毅走遍了所有的草廬,共記下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符號。

    “沒了,這是最后一個符號了。”

    端坐在最后一個草廬中,蕭毅回憶著迄今為止遇到過的所有符號,如果不是他的耐力夠強,他根本記不住。

    但他又開始質疑,他記下這么多的符號到底是為了什么?

    難道這些符號可以用在什么地方?

    可是當他再次花費數年,游遍湖底每一個角落后,他發現沒有一處能找到利用這些符號的地方。

    注視著最后一間草廬的畫像,蕭毅不禁埋怨道:“前輩,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蕭毅腦子都快炸了,記憶中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個符號已經被他牢牢記住,可他始終不知道該怎么辦。

    看著畫像中中年男子莫名的眼神,又看著他帶有一絲笑意的嘴臉,蕭毅都開始懷疑這就是對方用來耍自己的陣法了。

    “等等……畫像?”

    蕭毅倒吸一口涼氣,他好像忽略了一個極其重要的細節。

    那就是這每間草廬雖然都有一個不同的符號,但每間草廬除了符號之外,都有一樣相同的東西,那就是……這幅畫像。

    仔細端詳著畫像,蕭毅的心中有了一個猜想,他緩步走到畫像跟前將手指放在畫像中,中年男子手中捏著一面短旗的位置。

    “這不是普通的旗幟……這是陣旗。”

    果然,隨著蕭毅的開竅,畫像中的旗幟憑空消失,出現在蕭毅的右手中。

    陣旗很短,比“與蕭”和“與毅”還要短上一半,但就是這樣一個小物件,讓蕭毅再次找到出去的希望。

    揚起興奮的笑容,蕭毅擁有了動力,將手中的陣旗放到湖畔上。

    蕭毅跳入湖中,摘取第二面陣旗。

    拿出第二面陣旗時,湖畔上的第一面仍然存在,蕭毅欣慰一笑,看來自己的方向對了。

    再次入水,蕭毅要收集所有的陣旗。

    “哇,這都一天了,還沒有找到蕭毅!”

    林禹棠和喬雅二女在小徑出口處匯合,喬雅急得跳了起來。

    “喬姐姐,不要著急,蕭毅一定不會有事的。”

    林禹棠雖然這么說著,但心里卻比對方還要擔心蕭毅。

    “怎么不著急,這么個大活人說不見就不見了。”喬雅面色有些害怕,“他不會不要我們了吧?”

    林禹棠搖了搖頭,連忙安慰道:“喬姐姐,這怎么可能?蕭毅他一定是臨時有事情,或者是發現了什么危險。”

    “那他也不能把我們拋下,自己去面對啊。我們又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喬雅委屈道,就算真的有什么危險,她也愿意跟蕭毅一起面對。

    林禹棠繼續安慰她,拉著她往小徑走。

    “喬姐姐,我們先回馬車上休息吧,這也夜深了,山林里不安全。再說蕭毅回來一定會找我們的。”

    喬雅聽聞,嗔怪道:“好,我們去馬車上等他,他回來要是解釋不清楚,看我怎么收拾他!”

    喬雅現在又變成了白云宗弟子眼中的喬師姐,蠻橫不已。

    但林禹棠知道,她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擔心蕭毅出事而已。

    若是蕭毅回來,喬雅肯定頭一個撲到蕭毅身上。

    幻陣中,又是幾年過去,蕭毅終于將九千九百九十九面陣旗全部拾到岸上。

    由于實在沒有地方裝,蕭毅只好將自己的淡紫色衣衫扯下,綁成一個大口袋,將陣旗放入其中。

    這件淡紫色的衣衫也并不是白云宗宗服,而是蕭毅為了紀念白云宗,特別設計的。

    與白云宗服飾不同,蕭毅只有在袖口的位置上,讓林禹棠繡上了兩朵隱蔽的白云。

    看著一袋子的陣旗,蕭毅叉腰望向湖面,滿臉惆悵。

    “那么……現在又該從哪里開始呢?”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