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止戈戰訣 > 第16章 破釜沉舟
    “不好!蕭毅小心!”

    林禹棠看著正偷襲向蕭毅的元志,大聲提醒道。

    只是這時候,蕭毅根本無暇顧及后方。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林禹棠幾步邁出,一劍斬向元志。

    元志的劍尖正對著蕭毅,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林禹棠會有如此快的反應。

    “噗!”

    “呲!”

    元志的長劍刺入蕭毅的腹部,又幾乎是同時,林禹棠的劍鋒在元志的背部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啊!去死!”

    就在這時,林沖猛地跳起,掄起鐵棍砸向元志的腦袋。

    “不好!”

    這一棍的力度相當大,元志連忙躲閃防止其砸到自己的要害。

    元志雖然躲開了,他的長劍依舊扎在蕭毅的腹部。

    元武看到元志得手,面露猙獰。

    “蕭毅!這回看你死不死!”

    在元志將長劍刺入他身體的一瞬間,蕭毅就幾乎雙眼翻白,意識模糊。

    只剩下他的執念…

    “我還不能死,我死了,林禹棠他們也會死。”

    “我還不能死,我還沒打敗羅恒。”

    “我還不能死,我還沒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死到臨頭,還說這么多廢話?”

    元武絲毫不給對方機會,在對方無力反抗之時,果斷出手,一劍斬向蕭毅的頭顱。

    “蕭毅!”

    “毅哥!”

    “我!還不能死!”

    蕭毅猛然睜開雙眼,恰似兩道金光蹦出。

    “我要讓這個世界!記住我蕭毅的名字!”

    “嗡”的一聲輕響,“狂戰”第一式突破四成!

    《止戈戰訣》,愈戰愈勇!

    就在長劍快要斬斷蕭毅頭顱的一瞬間,他動了。

    仿佛一陣狂風吹過,蕭毅就消失在元武、元志二人的眼前。

    “怎么可能!”

    元志不敢相信,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受這么重傷的人能發揮出這般實力。

    剎那,一道像是地獄魔神一般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白云九式!第七式!”

    元武連忙轉身,只見蕭毅已經轟出了他的右拳。

    蕭毅的這一拳很慢,慢到元武誤以為對方已經元氣枯竭,體力不支。

    但他剛準備躲閃,就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怎么可能?!”

    蕭毅身上暴漲的恐怖氣勢已經將他牢牢釘住,他感覺自己雙腿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蕭毅的拳速雖然很慢,但他只覺得怎么也躲不開這一拳。

    因為……這是白云第七式。

    元武放棄躲閃,一劍刺向對方的拳頭。

    “你就算再妖孽,你的拳頭也不可能是高級法寶的對手。”

    在元武看來,只要自己的長劍刺到蕭毅的拳頭,對方的手就會被立刻刺穿。

    可是他錯了,蕭毅雖然肉體沒有強大到那種程度,但他此刻的力量已經龐大到無視對方。

    只見劍尖與留著鮮血的鐵拳相觸。

    元武的那柄高級寶劍竟然在這巨力的壓迫下發生了彎曲。

    “我的劍!”

    看著快彎曲到極限的寶劍,元武哪里舍得它碎裂,連忙抽回寶劍然后左拳果斷轟出。

    “山河拳!”

    “砰!”

    元武原本以為經過自己寶劍的削弱,蕭毅的這一拳一定會后力不足。

    但他又錯了。

    只聽見“咔嚓”一聲,元武的整只左手臂骨瞬間碎裂,整只左手剎那間就失去了身體的控制,變成一條吊著的肉塊。

    “啊!”

    整只手的碎裂帶給元武的是足以昏倒的疼痛。

    “怎么可能……山河拳也是高級武技,這家伙怎么能連破我兩道高級武技?”

    但……這是事實。

    反觀蕭毅,在轟出這一拳后仍然戰意十足。

    就如同一尊戰神矗立在那里。

    “元志!”

    元志有些發懵,要知道他的長劍還一直插在蕭毅的身上。

    他現在沒有了武器,實力大打折扣。

    元武強忍著疼痛,只用一只右手,緊握長劍,并再次匯聚力量攻向蕭毅。

    他知道,他現在只有主動出擊,只有盡快殺了蕭毅才能不讓情況變得更糟。

    蕭毅怒吼一聲,做出了讓所有人驚恐的舉動。

    只見他右手繞到身后,然后慢慢地抽出了那柄貫穿他身體的長劍。

    蕭毅現在別無選擇,他的氣血已經不足以讓他再使用一次白云第七式。

    如果用出來,他會當場暴斃。

    因為他還需要足夠的氣血支撐自己的傷勢。

    他現在能依靠的,只有這柄鋒利的高級寶劍和他自身的力量了。

    唯有破釜沉舟!

    手握長劍,蕭毅現在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個死都不會倒下的戰神。

    “拿命來!”

    左手抽出那柄原先羅山的初級寶劍,右手握著元志的高級寶劍。

    蕭毅雙手持劍,沖向元武。

    元武握劍的右手都有些顫抖,他怕了。

    他真的怕了,現在的的蕭毅在他的眼里和瘋子沒有任何區別。

    在這樣戰意潰敗的情況下,元武的反抗都顯得有些無力。

    蕭毅一劍劈下,巨大的力量讓元武舉劍的手都感到麻木。

    蕭毅左手再次斬出,將元武的長劍彈開。

    元武現在只有一只手能用,在這柄劍被彈開之后,他就知道,他要死了。

    這次他沒錯,蕭毅的右手劍在他眼前劃過,之后他便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體,在旋轉。

    頭顱掉到了地上。

    元武,死!

    這一切發生的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到另外三人此刻都已經陷入了呆滯。

    元志冷汗直流,嚇得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知道下一個死的就是他自己。

    他想求饒,可蕭毅根本不會給他機會。

    他想躲閃,可剛才發生的一切早就讓他的雙腿變得不聽使喚。

    看著蕭毅揮過來的長劍,他閉上了雙眼,祈求會有奇跡發生。

    可惜沒有奇跡,因為在此時此刻,蕭毅就是天。

    元志,死!

    死的很干脆!

    做完這一切之后,蕭毅氣血枯竭,身上的傷勢瞬間擴散,他雙腿一軟,癱倒在地。

    閉眼之前,他看到林禹棠雙目紅潤,朝著他狂奔而來。

    “蕭毅!”

    “毅哥!”

    林禹棠與林沖二人都只是受了一些劍傷,此刻看到蕭毅昏迷過去連忙沖了過來。

    林禹棠的心里有種莫名的難受,她跑到蕭毅的身邊并將手放在其背后。

    林沖看到林禹棠的動作,不禁想起了他小時候被別人打了,每次都是林禹棠給他療的傷。

    “姐,你的那種能力會有效嗎?”

    兩人都是一臉焦急。

    “我……不確定。你以前受傷從來沒這么嚴重過,所以我不知道……”

    林禹棠一臉決然,還是決定繼續為蕭毅療傷。

    只見她一邊運轉著心法,一邊往蕭毅的身體里輸送一種淡綠色的能量。

    這是林禹棠意外發現的。

    林沖小時候跟別的小孩子打架經常受傷。

    但不知道為什么在林禹棠碰到其身體時,林沖的傷口會迅速愈合。

    這被她當做一種特殊能力,也是她和林沖能活下來的資本。

    她與林沖從小無爹無娘,兩個人互相扶持十余年才有了現在的安穩。

    看著仍處在昏迷的蕭毅,林禹棠的心里有種莫名的觸動,好像有一根琴弦被撥動了一般。

    “蕭毅……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醒過來好嗎?”

    ……

    “蕭毅,我竟然開始欣賞你了。”

    蕭毅感覺自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中只有他和帝兵槍靈,而這句話就是槍靈說的。

    “槍靈前輩……我還沒死嗎?”

    蕭毅虛弱地問道。

    槍靈化為戰甲軍士的樣子,說道:“你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叫滅魔。”

    “滅魔……這是前輩的名字嗎?”

    “不錯,這桿長槍名為混元滅魔槍,而本靈就叫滅魔。”

    “滅魔前輩,你是認同我了嗎?”

    滅魔笑著搖了搖頭。

    “我只是欣賞你剛才的行為罷了,可沒說那是對的。”

    “我要你記住,你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蕭毅聽聞沉默了許久……

    “不,滅魔前輩。在我看來,有很多東西比我的命更重要!”

    “我的武道,我未來的愛人,我現在的家人!這些我要守護的東西,都比我的命更重要!”

    “那你覺得你剛才那個是愛情嗎?”

    滅魔的聲音滿含笑意,讓蕭毅有些木訥。

    “我……不知道。”

    蕭毅不知道他對林禹棠是什么感覺,但林禹棠的兩次選擇真的讓他十分觸動。

    滅魔回到了槍身,留下了一段話。

    “你與主人……真的很像。”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