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點金 > 248 未來的約定
    “能量……無以倫比的能量……精純的能量……”吞噬了伏羲手臂的黑霧忽然減緩了開水沸騰一般的翻騰速度,像一朵黑色的牡丹花那般,開啟了層層收攏開放的模式。

    伏羲也不再試圖轉換這黑色物質的本質,而是靜靜的看著那團物體。

    經過了方才的一番大戰,其他的黑影生物已經沒有敢再上前的了,因為,就算是舔了伏羲的血液,實際上并沒有得到伏羲的能量,而是被伏羲之力污染,僵化在當地,身體開始出現了波紋狀的層疊起伏,連綿不絕。

    伏羲的手臂傷口則開始收口,最終生出了一條新的手臂。

    他本來就是沒有具體實體的生物,這身體不過也是他造出來用來和其他生物交流之用。

    呼嘯之聲倏然發出——是黑色的巨型“花朵”終于定下了形態!

    當煙氣散盡,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面巨大的黑色的鏡子矗立著!

    那就是鏡之王的真正的相貌!

    他竟然是一面鏡子!

    鏡中映出了正對著它的、伏羲的身形。

    但那又不是真正的伏羲的倒影,它的面部表情很快就自己開始表現,露出了伏羲臉上沒有的壞笑。

    “只要被我映照到的事物,我皆可以容納和復制。”倒影伏羲發出了和伏羲一模一樣的聲音,“現在你也是我的了。”

    只見他伸出手,手指緩緩凸出了鏡面,像是沖破一層薄膜一般,從鏡子里“走”了出來!

    而在他走出鏡子的剎那,現實中的伏羲倏然不見了!

    “我的存在是唯一的‘真實’!”倒影伏羲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原來,鏡之王就是可以把一切被鏡子映照的生物的‘存在’進行替換,以此不斷獲得強大的力量。”在角落里那名富有知識的年長者說破了鏡之王的把戲,“被你吞噬替代的人,成了鏡中的虛影,而你的力量又增強了。”

    “正是如此。老頭,你很會嘮叨。”倒影伏羲有著完全黑暗的眼睛,連眼白部分都是黑的,只有瞳孔閃爍著妖異的紅光。

    “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替身!”他審視著自己的身軀道,“啊……我能感覺到這年輕而有朝氣的力量涌動……徹底統一次元的時刻到了!”

    “恐怕你還不能達成你的野心。”有人人還未到,聲音先到。

    接著只見一道銀光倏然閃過,冷凈的身形就出現在了大廳里!

    “又是你這個小子!你又來壞我的事!”倒影伏羲勃然大怒,他忽然往后退了一步,那面巨大鏡子就轉而照向了冷凈。

    冷凈冷笑一聲,抱著手臂道:“我可不是來跟你打的,我是來看看,新人到底有多少本事。你看,你的鏡子里,都映不出我的影子。”

    倒影伏羲詫異的轉過頭,看著自己的本體鏡子。

    而在冷凈身后,蕭楠則終于從地上爬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我好像又經歷了某種時間閃回……啊!冷凈!你怎么在這里?!”

    他扶著拐杖,踉蹌的走向冷凈,冷凈吹了一口氣,瞬間,這大廳里的所有人,除了蕭楠和倒影伏羲之外,都被凍結了!

    “哎?!”蕭楠不解的看著冷凈,“這是怎么了?”

    “這些人沒必要知道太多。等解決了這個魔物,自然會給他們解封。”冷凈道,“你是叫蕭楠還是叫伏羲?”

    “我當然叫蕭楠!”蕭楠道。

    “好吧,蕭楠,給我看看你的本事。”冷凈道。

    “我哪有什么本事!”蕭楠話音剛落,倒影伏羲便發出了怪異的鳴叫聲,只見他的身形竟然開始不斷的融化,不到片刻就成了一堆水而崩散了!那崩散的水流,立刻被冷凈的力量凝成了冰柱。

    在鏡子之中,有一個充斥著整個鏡框的龐大身形開始顯現!

    那是一個放大了無數倍的、已經出現剝落融化現象的油畫人物!

    因為油彩的混淆和剝落,已經慘不忍睹,分不清這個油畫人物到底原來是什么樣了!

    他不斷在掙扎,扭動,使得他越發像個后現代混沌藝術品——盡是一大片不知所謂不停變幻的油彩。

    這種變幻卻不是讓他越來越渙散,而是逐漸收縮,最終使得他顯出了原本的相貌——

    一個穿著華服的潰爛腐敗貴族的頭像!

    那貴族的臉都腐爛透頂,露出了白骨和腐肉,卻被寶石和鮮花簇擁。

    “這是著名的宇宙恐怖黑畫——伯爵肖像畫,”冷凈道,“是我在早年時期曾經封印的魔物,沒想到沒有徹底僵死,反而從封印里逃了出來。換了個名號興風作浪。

    我之前就在納悶,為什么這家伙給我一股熟悉的感覺,現在我終于想起來了。”

    “冷凈~~~!!!!”畫中的腐爛伯爵沖著冷凈張開血盆大口,腐臭的氣息甚至散的商場里到處都是,蕭楠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這幅畫誕生于少女的噩夢之中,由于它漸漸的變成了一面鏡子,所以沖破了專門為美術品設置的封印。”從蕭楠的影子里漸漸升起了一個黑色長發、穿著黑色大衣,猶如吸血鬼般蒼白俊美的男子。

    “影公子,介紹下,這是剛剛從底層世界過來的蕭楠。”冷凈朝著這暗影中的男子介紹道。

    “你好。”被稱為影公子的男人禮貌的向蕭楠打招呼,蕭楠連忙點頭致意。

    “我來把這不可被消滅的怪物送進我的影之世界。無論在現實中封印它、消滅它多少次,它都會再生,是個已經有點概念化的棘手的魔物。”影公子道,“在這宇宙中,不乏這種并非概念生物、卻沾著點概念化邊的魔物,不可消滅性就是他們最麻煩的特性。”

    蕭楠又是一頭霧水,他完全不知道這些人在說什么,只能怔怔的看著。

    “不要著急,看看新人的能力。新人已經把自己的能力注入伯爵肖像畫之中了。”冷凈道,“看著吧!”

    只見伯爵肖像畫在緩慢的發生著變化——伯爵那恐怖的腐爛面容在“還原”,一點點的生出了新的肌膚,臉色也開始變得鮮活明亮。

    數十秒后,畫面中的人已經不是那個老丑腐爛的半尸伯爵,而是一名俊美的年輕貴族!

    “不要這樣!求求你!!”畫中的年輕貴族絕望的祈求起來,但他的變化卻并沒有因此停止,他的畫面依舊在變動!

    從年輕的貴族公子,漸漸轉化成了美麗的貴婦!

    美麗的貴婦的臉龐逐漸黯淡,服飾逐漸破爛,又轉化成了老丑而衣衫襤褸的老婦!

    老婦不斷的回復著青春————

    最終的最終,

    畫面定格在了一個相貌平平的少女身上!

    那個相貌平平的少女已經不再和畫外面的人交流,而是雙手交握,跪在了一張簡單的大床前祈禱道:

    “神啊!請讓我今夜做個好夢吧!”

    “這就是讓宇宙都為之戰栗的、伯爵恐怖畫的起源?!”冷凈靠近畫框,竟然可以把手伸到了畫面里,一把揪住了那小女孩的辮子!

    隨著冷凈一把把少女扯到了畫框之外,那畫連同畫框,竟然瞬間消失得煙消云散了!

    “鏡之王被完全消滅了!這怎么可能!”影公子睜大眼睛驚詫道。

    “這里是哪里!!!!”少女發出了尖叫聲。

    隨著她的尖叫聲,畫框竟然再次出現!

    而畫中的人物已經變成了面目猙獰,有著龍角和龍鱗的恐怖冷凈!

    “鏡之王又出現了……這次貌似變成了以冷凈為原型的怪物……”影公子又道。

    “冷凈~~~~”畫中的冷凈呼喚著冷凈的名字,“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幅畫時,畫里的情形。”冷凈道,“他不是又出現了,而是回到了我和他第一次對決時的場景。新人,你的能力真有趣!”

    蕭楠呆呆的“啊”了一聲,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影公子拍了拍蕭楠的肩膀,解釋道:“你是莫比烏斯環,對你來說,時間也可以被你隨意玩弄,開始既是結束,結束既是開始,里就是外,外就是里,因既是果,果既是因,你是極為接近混沌本質的概念。

    你是自困型的概念。

    現在,鏡之王已經被你‘莫比烏斯化’了,最初的鏡之王——恐怖油畫,起源于一位少女的噩夢,而她之所以做噩夢,是因為鏡之王被你的力量打回原形時,打開了時間通道,冷凈忽然嚇到了那個睡前祈禱的少女導致她做了有關冷凈的噩夢。”

    “這聽得我太……費解了……”蕭楠搖頭道。

    “我也很費解,新人這是什么奇怪能力,制造鏡之王的源頭竟然是我?”冷凈拎著那個已經被嚇暈了的少女晃了晃道。

    “打開鏡之王的莫比烏斯環吧,讓一切結束吧。”影公子道。

    “啊?我并不知道該怎么做?”蕭楠搖頭道。

    他話音剛落,身形就瞬間閃滅,取而代之的是矗立在畫框前的伏羲,一只手叉在腰部,審視著巨型的畫幅。

    “這次是伏羲本人是吧?你是蕭楠的‘里’,也是蕭楠的‘表’。”影公子道。

    “我們很投緣,影之世界的收藏者。”伏羲轉過頭道,“你并非是真正的概念生物,卻和概念生物們混在一起。”

    “你的藍莓蛋糕味道不錯。”影公子道,“來我們團里么?”

    “算了。我喜歡我自己的星系,并樂于只在我自己的星系活動。我們還是維持商業關系就好。”伏羲說罷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畫框,那畫框頓時還原成了一團煙氣,嗖的一下盡數進入了小女孩的腦袋里。

    “想辦法讓小女孩做個美夢,鏡之王就徹底被消滅了。從源頭上。”伏羲道。

    “你的能力太過強大,理論上,你甚至可以把我們都打回最初的起源。”影公子道,“真的不加入我們么?”

    “否則你們就要消滅我么?”伏羲問。

    “那倒不至于,你并非是邪神,我們不會隨意動你,只是你將那全宇宙最神秘的能力浪費在一個渺小的星球上,不是太可惜了么?在那星球,你的能力甚至無法啟用億萬兆分之一。

    而人類永遠不可能真正認識到你的卓絕,無法理解你,甚至觀測你。”影公子道。

    “不用了,我不喜歡和我的同類生物一起生活。”

    “好吧,你本身就具有自困特性,你的性格如此,我們不強求。以后你若是還想出售什么商品,可以來這里找我們。我們不定時會過來看看。”影公子道,“我們不會入侵你的領域,也不會監控你的領域,你可以盡情繼續守望著你的星系。

    畢竟,你太過年輕。僅有十億歲的你,大概要再經過個百億年的歲月才能理解我們事業的重要和偉大。”

    伏羲此時再次化為了還站在影公子身后的蕭楠。

    蕭楠恰好趕上了聽到影公子的最后一句話。

    “伏羲好像只有一億歲?我聽他對葛崖說過。”蕭楠冷不丁來了一句。

    “哈?那不就是個小屁孩?”冷凈拎著小女孩撇嘴道,“他上次賣我們蛋糕時,可是說他十億歲了?一億歲?對這些所謂的超生物來說,也就是裹著尿布的年紀吧?”

    “你這么說有點……”蕭楠有點尷尬道,“總之還是感謝各位前輩照顧了!”

    “蕭楠,回去繼續你的人生吧。”影公子點了點頭道,“十億年后來找我們吧。下次不要來這里了,這不是你身為凡人該來的地方。”

    “我只是在為伏羲做苦工……”蕭楠嘟囔道。

    “回家吧,我送你去車站。”影公子道,“你的行李我給你拎上了,冷凈,你不要讓那女孩的夢境更恐怖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會讓我爹幫她做個美夢。”冷凈道。

    “冷清清……估計會更……算了……”影公子幫蕭楠拎上了那個收納盒,扶著蕭楠從大門走出去了。

    就這樣,蕭楠終于有驚無險的回到了班車上。

    “蕭楠,這里發生的事情對于你來說太過超前,你回到人間的話,就把這里的事情忘了吧。”影公子送他上車前道。

    “這是我說忘了就能忘了的么?”蕭楠道。

    影公子只是在車外朝著他揮了揮手,班車終于再次啟動,開啟了蕭楠的返鄉之途。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