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諸天圣尊 > 第一百零二章 未完的武陽狩獵
    此刻下方的寧不凡微微失色,他心中感應到,這次齊昊所使出來的法門幾乎到達了最頂尖的層次,恐怕距離靈訣也不多只是一步之遙而已。

    在這樣的法門面前,恐怕和他同等級的對手之中,根本沒有人能夠抵擋下來。

    不過,寧不凡顯然不屬于其中之一!

    論及修為,寧不凡或許此刻還不能徹底的壓制齊昊,但要論對于法門的領悟,寧不凡自認為絕不會有人能勝過他。

    他深吸了一口氣,氣海內的能量頓時翻滾起來,剎那間隨著他的心神開始游走,在經絡內流過了一道道復雜無比的軌跡。

    升龍擊、龍神體、風雨雷暴法……許多或低級、或中級的法門在他的識海內慢慢的融合,最終化為一體,一種他自創的法門使了出來。

    就在齊雪靈等人面露歡喜,以為寧不凡必死的時候,忽然間,他所站立的位置猛地出現了一道道龍吟狂吼,一股真龍威壓瞬間擴散開來。

    以寧不凡為中心,所有的空間和氣流開始扭曲,似乎隨著他的心意變化了形狀。

    吼……

    驚天龍吟聲猛地沖起,寧不凡的身體仿佛一瞬間化作了巨大的靈氣神龍,猛地張大龍口,朝著天空中傾塌下來的紫色云蓋撕咬過去。

    一條、兩條、三條……

    所有的自然能量在他的身體凝聚起來,最終變成了無數的玉色神龍,散發著震懾人心的恐怖光澤,那些巨龍仿佛真實存在的一般,和鎮壓下來的紫色風雷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群龍亂舞!”

    那一條條閃爍著晶瑩光澤的巨龍一下子穿透了紫色的云雷,在其中蜿蜒飛舞,咆哮不定,它們巨口吞噬,不斷的將那朵朵雷光直接吃了下去,隨后又在它們的體內爆炸開來。

    風起云動,驚雷陣陣,轟鳴不斷!

    齊雪靈等人感應到那天空上的恐怖聲勢,一個個被嚇得幾乎要癱軟在地,這樣級別的交手,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而他們更是震驚的看到,那摧枯拉朽,仿佛能摧毀一切的龐大紫色云雷,此刻在無數巨龍的吞噬和飛舞中,竟然懸浮在了半空中,再也沒法向下分毫。

    而其中的那磅礴而毀天滅地般的能量,此刻也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消散著,那濃烈的紫色光芒,也在迅速的變淡。

    “給我破!”

    寧不凡向前一步,平靜的朝著天空叫了一聲,那無數條玉色長龍最終全部沖向了一點,那一處是齊昊的法門中心,只要破除了那個紫色雷電光球,那這法門必然將崩潰。

    在無數靈氣神龍的圍攻下,那紫色云霧不斷的被震散了開來,露出了中央的一點光球。

    此刻的情形,仿佛是萬龍戲珠一般,那一條條玉色的巨龍身影齊齊朝著紫色雷球撕咬著,雷球上不斷的綻放出了數十丈的霹靂閃電,宛若神劍一般刺了出來。

    這時雙方的法門進入了最終的僵持階段,一方是前赴后繼,無數條由天地靈氣化作了虛幻長龍,而一方是凝聚了恐怖的能量,經過頂尖法門催動出來的無上雷球。

    那紫色雷電如同堡壘一般,承受著長龍大軍的不斷攻打,氣息越來越弱,那閃爍出來的雷光也漸漸的變小了下去。

    “可惡!”

    半空中的齊昊牙齒咬的咯吱作響,他怎么也沒想到,寧不凡竟然能將他逼到這個境地,他隱隱感覺到,那些巨龍一旦將紫雷之力完全吞噬后,下一個目標,便是他。

    雖然這些虛幻的巨龍對他難以造成根本性的威脅,但身為武陽城的第一天才,竟然讓人壓制到了這個份兒上,這簡直無法忍受。

    “全部炸成虛無吧!”

    齊昊嘴角抽搐了一下,雙手猛地天空中一握,剎那間那紫色雷球猛地爆裂開來,一股紫色的沖擊波動橫掃開來,那高空之上似乎都呈現出了扭曲的跡象。

    寧不凡的身體此刻也是猛地一震,忍不住的飛了出去,一直跌了數百丈才強行穩住。

    當他穩住身體,抬頭再看的時候,那之前彌漫天空的風雷云浪全部都消散了,他所御使出來的無數玉色長龍也盡數的蹦碎開來,化作了點點光芒飄散,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在經過一場驚天的大戰后,雙方竟然是勢均力敵,誰也沒能壓制誰!

    這樣的情形,在之前誰也沒有預料到,看到場中央相隔百丈的兩個人,齊族眾人一起深呼一口氣,沒有一個人敢于靠近,更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幫忙。

    到了這種等級的戰斗,已經不是光靠數量能夠彌補的了。

    這兩人若是想分出勝負,恐怕方圓數十里之內的森林都得化作一片焦土,和他們一比,這武陽狩獵仿佛都成了一場笑話!

    就在這一片短暫的寂靜之中,一陣輕微的震動聲忽然響了起來。

    眾人都是一愣,隨即低著頭朝著手中的玉牌看了過去,每個人的玉牌上都閃爍起了光芒,這是武陽狩獵結束的信號。

    而這個信號一起,所有人都得停下戰斗,不然的話,就是違反規則,會被直接剝奪身上的所有點數。

    “小子,算你走運,竟然撐到了這個時候!”齊昊渾身殺氣凜然,如同一陣無形的火焰充斥在他的眼睛中。

    但不論他如何想殺了眼前這小子,都得先遵守規則,這次的武陽狩獵,他齊族必須奪得勝利,這是齊族稱霸武陽城的最后一步!

    借此機會,齊族可以徹底的奪取武陽城的大部分資源,一步一步的蠶食各大家族,而且即使是靈器坊,都不會再有一絲一毫的干預。

    “彼此彼此,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話。”寧不凡收起手,冷笑著道。

    他獨自一人,面對著數十個齊族人,還有這個武陽城的第一天才,但氣勢卻絲毫不弱,他雙目俾睨,冷笑而對,仿佛視一眾高手為無物。

    此時此刻,齊雪靈等人竟然都不敢直視于他,在這場戰斗之后,他們已經徹底的意識到,這位寧族少族長,恐怕是僅次于齊昊的存在。

    最恐怖的是,他的修煉不過才區區幾年,這樣的天賦,簡直駭人。

    不過,當他們看到了齊昊的目光和神情時,心中都生出了一個念頭,這小子是活不長了,能忍得齊昊生出如此殺氣的人,絕不會得到好下場。

    “哼,希望等狩獵結束之后,你還能如此嘴硬。到時候別躲在家族里不敢出來了。”齊昊殺氣凜然,一雙眼睛透出森寒,死死的看著寧不凡。

    “放心,沒有殺了你,我絕不會罷手。”寧不凡淡淡的回應道。

    “哈哈哈!”齊昊仰天狂笑,仿佛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話。

    “你別忘了,即使還沒打敗你,但是這次的武陽狩獵,我已經是真正的贏家。”齊昊握緊了手中的玉牌,冷冷一笑,隨即召喚眾族人,直接朝著城外高臺飛去。

    那里是開始的起點,也是最終狩獵結束后的集結點,所有幸存的人到齊后,公冶大師會根據每個人手中的玉牌計算點數,其中點數最多的家族獲勝,將獲得極大的獎勵!

    這獎勵不僅包括在交易閣中任意挑選寶物,更可以在城內產業和城外森林中獲得更多的資源。

    齊族之所以能從二三十年前遠遠落后于寧族,到了今日壓過寧族一頭,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就是獲得了歷年武陽狩獵的勝利,不斷的攫取資源,才會到了今日這樣的局面。

    寧不凡看著齊族眾人離開的身影,面色也變得有些煞白,剛才和齊昊的對決,即使是對于修為大漲的他,還是不小的消耗。

    這齊昊的實力果然深不可測,而且更可怕的是,寧不凡隱隱覺得,齊昊似乎還留有一絲力量沒有使用出來。

    剛才如果不是武陽狩獵結束的信號響起,那等到他的,恐怕就是齊昊真正用出全力的一擊。

    寧不凡原地調息了片刻,隨即順著玉牌上的光點找到了族人。

    “少族長……”

    “寧不凡,你沒事!”寧青青看到了寧不凡遠遠飛過來的身影,驚喜萬分,忍不住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感應了片刻, 發現他并沒有傷勢,才放下心來。

    “青青姐,男女授受不親,這不太好吧?”寧不凡嘿嘿笑道。

    “這時候還胡說!”寧青青哼了一聲,急忙撒開他的手。

    “少族長,齊昊還有齊族那些人呢?”寧丹忍不住上來問道。

    此刻,包括寧蒙在內的所有族人都生出了無比的好奇心,之前聽寧青青說少族長一個人陷入齊族的包圍之后,眾人擔心之極,生怕少族長有一絲一毫的閃失。

    他們眾人不顧傷勢,前來支援,但路上又遇到了齊族人的阻擊。

    幸虧寧丹和寧蒙等人得到了寧不凡所給的焰心金芝,傷勢恢復極快,在一番大戰后反而殲滅來敵,直接獲取了他們的狩獵點數。

    “他們,趕回去了。”寧不凡淡淡道。

    “少族長,這次的武陽狩獵,我們還是輸了!”寧丹沮喪的說道,此言一出,眾族人心中的歡喜一剎那完全消失。

    狩獵失敗,意味著這些年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寧族的產業和資源,將會再次受到齊族的欺壓和侵蝕。

    寧不凡看著眾人頹廢的神色,忽然一笑。

    “輸了嗎?未必。”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