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 第368章 來人間當臥底的?(第三更)
    失業了。

    成功從耽羅島混子青年進化了——超級耽羅島混子青年。

    樸飄樂躺在沙發上,姿勢和往常一樣,一點變化都沒有。

    地道的耽羅島安全員癱。

    “啊,你怎么一回家又躺下了。”

    “又不努力,又天天懶死……讓開我得打掃垃圾了。”

    “這么混吃等死,你是被派到人間當臥底的嗎?”

    舉著手機,失業青年慢慢朝著門外走去。

    “把門口的垃圾帶著扔了。”老媽用掃帚頭點著地面,語氣不爽的喊道。

    “是。”

    垃圾桶就在小村口,離家不遠。

    “啪嗒。”

    “啪嗒。”

    點亮屏幕,再關閉,再點亮。

    手指的快速搖動透露了樸飄樂不安的內心。

    樸飄樂的思緒迅速轉動著,他敢保證,自從當年告白時到現在,他還從沒有過如此快速的轉動著腦子。

    “將這視頻交給官府?”

    “阿西,不行,先不說官府可能比我早知道這海龍的身份,就算我有著提供線索的表現,最后也肯定什么都拿不到。”

    “最多給個嘉獎,耽羅島好島民?國家好公民?”

    樸飄樂從口袋中摸出來昨晚那包香煙,一天過去,香煙包裝已經變得皺巴巴。

    “那就……逃到國外,將這個線索告訴其他國家?”

    “就告訴周圍海域的國家們,既然是在國家門口的海洋出現,我這條線索肯定能賣不少錢。”

    “但老媽子就……把老媽一起接走就行!”

    點上香煙,愜意的吸了一口,樸飄樂猥瑣的臉開心的笑了起來,嘿嘿的很是瘆人。

    叛國什么的,他樸飄樂還真的不在乎,在強制兵役中遭到欺凌后,他愈發的心灰意冷。

    將線索告訴其他國家什么的,實施起來難度不大,樸飄樂甚至想出來了——坐飛機跑到另個國家,然后直接……直接什么來著?

    “阿西,我這是想要聯系其他國家都沒有門路啊,怎么島國那個記者就那么簡單的找到門路了。”

    說來可憐,樸飄樂這輩子就沒離開耽羅島去過其他地方。

    “怎么又到這里了。”

    不由自主的,樸飄樂的雙腳朝著昨晚村后的海灘走去。

    這片海灘只是狹小的一片,并不適合當做旅游景點來開發,只是作為他這種村里長大的孩子的童年游樂場、秘密基地罷了。

    樸飄樂還記得自己就是在這海灘對著青梅竹馬表白……然后被拒絕了。

    那絕對是他前半生做出過最大膽主動的事情,要是沒有意外,也會是這一輩子最大膽的一次。

    “嘩啦。”

    青色鱗片反射著月光,密集的晃來晃去。

    “嗯?”

    樸飄樂迷惑的朝著昨晚的地方看去。

    “嘩啦。”

    沒錯,又是海龍,還是那條海龍。

    游魚不受控制的朝著海龍嘴巴涌去,它今晚又在此處進食。

    月光下簡單的捕食都渲染出吞云吐霧修行的神秘感,自家村子后究竟是哪天過來的這條海龍。

    “真是美麗……”

    這下樸飄樂不再傻到跑向前方了,他遠遠的躲在草叢中用手機拍攝著。

    拍攝到的畫面越多,以后就越能賣出大價錢。

    “咦,它受傷了?”

    海龍在進食時稍微換了個姿勢,海水中的身體向著岸上蕩了下。

    青色鱗片從身體中間‘消失’。

    沒有尾巴,準確的說是連下半身都沒有,觸目驚心的傷勢讓樸飄樂窒了一口氣。

    海龍這是遭遇了什么?

    它是從海中而來,所以在海中遇到了攻擊?耽羅島海域中還有著其他的兇物?

    這兇物勇到能將海龍擊成如今重傷的模樣,恐怖,海洋中還有著大恐怖!

    屏著呼吸,樸飄樂慢慢的向后退,退到了安全距離后他快步的朝著村中跑去。

    “干杯!”

    “干杯!!”

    一直跑到游客聚集的排檔處,在人群喧嚷、燈光迷眼中樸飄樂才停下來大喘著粗氣。

    他又無意間目睹到了大恐怖,海龍原來是到耽羅島養傷來著,它在海中被其他更強大的怪物所襲擊。

    下半身那參差交錯的傷口像是被什么東西一口咬掉似的,樸飄樂無法想象那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飄樂,你沒事吧。”

    就在樸飄樂雙手撐著膝蓋,急劇喘著粗氣的時,一個清脆的女聲響了起來。

    精致的臉蛋,頭發束在右肩后。

    是素麗。

    他的青馬竹馬,別人的老婆。

    “我……屁事沒有!”豎起了大拇指,樸飄樂呲牙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樸飄樂從未擁有過她,卻在素麗結婚時痛心疾首。

    “哈。”看到樸飄樂的模樣,萬素麗捂著嘴巴笑了起來。

    “媽媽,妹妹又哭了。”一個流著鼻涕的小孩子忽然跑過來抱著萬素麗的大腿,“樸叔叔好。”

    “呵呵,你也好。”看到這小子,樸飄樂就沒有什么好顏色了。

    可惜啊,當年暗戀素麗的時候,他連兒子孫子重孫子叫什么都想好了,都是老樸家的種。

    “那飄樂我就先……”

    攤位上的食物香氣飛到了樸飄樂的鼻腔中,烹炸的食物,一聞到味道就食指大動,他心中的某根弦突然被輕輕觸動了。

    “對了,給我來一只炸雞哈。”樸飄樂的眼神亮了起來,踅摸了一下口袋,他掏出了一張鈔票。

    “我帶走。”

    萬素麗再三推讓了下后收起了鈔票:“欸,稍等一下。”

    炸雞制作的很快,這東西是攤位的快銷貨,每時每刻都在制作提供。

    提著炸雞,樸飄樂撒歡的跑了出去,面上笑著,心中卻是在為一只炸雞的價錢滴血。

    雖看在同村的份上炸雞給他便宜了不少,沒有向給游客的價格那么殺豬,但奈何樸飄樂的薪水少得可憐,哪怕是成本價買只雞他都心疼要死。

    樸飄樂邁著兩條腿如風一般在小賣部前跑過。

    “你這個馬賊不是有錢嗎!”

    看著樸飄樂手中提著的炸雞小賣部小鬼憤怒的拍打著桌子,昨天老爸回家后可是把他好好說了一頓。

    “好了,就這樣……”

    回到海龍出沒的海灘,樸飄樂松了口氣,海龍還在,沒有離開。

    從地上找了幾根粗壯的樹枝,再用稍細的枝條將它們纏在一起,一節七八米長的‘超長槍’就制作完成了。

    小的時候樸飄樂還有模有樣的做過木制弓箭,現在再做個超長槍不再話下,雖然……那些弓箭弱的可憐,開弓飛個十米就落地。

    “嘿咻……”

    從草叢中用超長槍挑著炸雞袋向前推去,每一寸一厘米的前進都小心翼翼。

    “這才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大膽的事情。”樸飄樂嚇得褲子都快濕了。

    超長槍的長度還是不夠,在距離海龍還有十米左右的時候就沒有辦法前進了,樸飄樂干脆甩著長槍向前一蕩……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