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香火煉神道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明
    “且看。”

    秦戰一揮手,地面之上便是出現了大夏四十九州的地形圖,這等手段不太罕見,整個大夏的地形圖,作為一方王者自然都能夠獲得。

    難得的是整的大夏地形的情況都被秦戰銘記與心中,包括南方的一些細微之處,全都顯現而出,要知道水災之后,天下的大地也發生了幾番的變動,地形與以往大不相同。

    “我等三人毫不客氣的說,乃是此刻大夏之外的諸王之中底蘊最為深厚的三人,在下疆域雖小,不過我背后的力量你等也都知曉,也能夠與你兩位一比較。至于大明王你,雖為女子之身,背后一個武道之中人人向往的武王就不可小覷,更別提其他了。”

    “還有你,徐渭,不得不說你真的是一個強大的敵人,南守候竟然還是選擇臣服于你,要知道邴芝我已經救出,哎,你鑄造九鼎,氣數延綿不絕,如今你也是第一個滅了南王,實力也強大。”

    聽聞此話, 徐渭和武明空對望了一眼,紛紛的點頭,秦戰所言有理,秦戰得到上古皇道傳承,乃是至少前三的皇朝,那時候的皇朝當真是厲害無邊,就連九仙都不敢輕易招惹,不過九仙壽命悠長,一代代謀劃之下,剩余的王朝也在也沒有那種厲害。

    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導致了新建立的王朝丟失很多上古的迷辛,底蘊越發的淺薄。

    上古時期,人族處于莽荒時代,能夠在黑暗的種族林立之中生存,不是那么的簡單。

    可惜這一段歷史,徐渭也了解的不多,不過徐渭也相信,隨著他的成長,早晚有一日能夠通曉一切,神靈本身就是有著優勢,而為神者,只有無所不知,才能無所不能。

    兩人的恩怨不小,徐渭如今也看不透秦戰,只是心中明白要是此刻擊殺秦戰成功的機會也十分的渺茫,秦戰的氣數也不弱,如今立王之后,只能夠死在戰場之上,唯有無盡的兵煞之氣,才能磨滅龍氣的反噬。

    別看南王死的簡單,乃是他的氣數已盡,龍氣也無力,不然要是徐渭親自刺殺,也是奈何不得,反王都不是那么容易輕易的隕落。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也無力,如今的天下的主角就是他們幾位,對此徐渭是深有感知。

    “泰山此地,諸王聚,今日不來此處者,皆沒有資格登頂,且看天下英雄,還是兩位。”

    武明空也十分的激昂的吐露出心聲。

    徐渭兩人皆都心志堅定,既然下定了決心,就不會動搖。

    如此大事,三人三言兩語便是決定下來。

    “不如定一個期限,到時候無論如何,都要結束。”

    徐渭轉而說道,滅夏之期遙遙無期可不是一個好事情。

    “三月之期如何?”

    秦戰沉吟了一番說道。

    “可。”

    “行。”

    徐渭大笑道:“那就等待二位的好消息了。”

    他們商議之事,也是簡單,便是那三王平分中州之外的所有的地盤。

    其余諸王沒來,要是知曉了三人竟然敢結下如此的聯盟,定然會大吃一驚,諸王之中,徐渭三人的實力最為強大,背后的底蘊最為深厚。

    原來徐渭還是一個毫無根底的人,不過滅了一王之后,加上本身背后的勢力,已經不容小覷。

    武明空倒是也灑脫,說完之后,便是面帶一縷高深莫測的微笑消失不見蹤跡,至于那秦戰深深的看了徐渭一眼,倒是也沒有再多說一些什么?

    他心中也想著南守候之事,這也是一個容易被他取得的勢力,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幾次三番的讓人去接觸南守候邴真,卻是得不到消息,南守候絲毫沒有異心,讓他感覺大師不可思議。

    等待兩人用任何手段都感知不到的時候,徐渭臉上的笑意這才緩緩的消失,露出了一絲的玩味。

    他并沒有立刻離開,乃是因為他發現了泰山之上的氣息并不一般,好似有一些不對勁之處。

    剛剛兩人在此,他也無法細細的查探,如今兩人走的遠了,他倒是有機會細細的查探。

    “觀天神眼。”

    徐渭目運金光,頗有幾分神靈的威嚴,眼皮之上都蒙上了一層淡金色,顯得徐渭整個人變得肅穆,鎮定,猶如天道一般冰冷無情的眸子,看著就是讓人感到恐怖。

    神眼一掃之下,泰山之上的魑魅魍魎一切都無法隱藏。

    一寸寸詭異的冰雪在神眼的目光之下不斷融化,露出另外的一番面目。

    寬大的平臺之上,突兀的多出了兩道身影,只身對立,都伸出一手,朝著一張榜單抓去,而另外的一側則是露出了一個露出玄奧氣息的五彩泥臺。

    徐渭皺了皺眉頭,看著此情此景也是明白,應當是兩人斗法不相伯仲,用了一些禁忌的法術,便是成了如今的模樣。

    此刻聞克和簡修的心神全都被封閉,而之前此地也被幻術,空間等等氣息給封閉,示以,武明空兩人也未曾看出任何的破綻。

    “醒來!”

    徐渭輕喝了一聲,蘊含著雷聲,直接朝著兩人的識海之中而去。

    此聲音蘊含著造化之力,直接劈入到兩人陷入到混沌的心神之中,雷聲直接將兩人喚醒,不過此雷聲畢竟霸道,兩人醒來之后,眼睛不自覺的留下兩道眼淚。

    一睜開眼,便是看到對面之人,渾身的法力在此波動。

    那兩人中間的封神榜,突兀的一層白蒙蒙的光芒,輕輕的掙脫了兩人的手,朝著另外的一個方向飛去。

    在兩人都大駭的情況下,也終于明白還有另外一個人在此,紛紛朝著此處看去。

    “是你!”

    “徐渭!”

    封神榜落在了徐渭的手中,猶如乖巧的孩童一般,絲毫沒有反抗。

    徐渭沒有理會兩人,輕輕的摩擦著封神榜光潔的白玉紙張,細細的感應之下,已經有了不少的真印記在其中。

    無數的真靈印記之下,封神榜產生的蛻變越發的恐怖,逐漸朝著徐渭影響之中,懸掛與九天之上,煌煌天威的封神榜相似。

    畢竟此刻的封神榜只有本來封神榜的一點本源逐漸演化而來,底蘊之上,還是落后一些。

    “為什么?”

    兩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徐渭,驚恐的問道。

    他們都自詡為封神榜的執掌人,畢竟封神榜之上的落款之上,只有兩人名字的氣息,從封神榜出世至今,一定在其中一個人的手中,如今卻是輕而易舉落到了一個他們都意想不到人的手中。

    “你們兩人太讓我失望了。”徐渭搖了搖頭,他選定兩人的目的便是攪亂局勢,拖延天下前輩高人下水,如今兩人卻是陷入到個人的恩怨之中,糾纏不清。

    “你究竟是誰?”

    “事到如今,本尊也不在隱瞞你們?”徐渭恢復了霸道自信的模樣,神情冷峻,目光冷掃道:“本尊便是手持封神榜誕生的天地間第一位神靈白云神主。”

    “爾等便是本尊轉世之前,親自選定的封神之人,簡修的《黃石天書》和聞克《花開頃刻》,你等兩人應當印象深刻吧。”

    兩人的身子一震,面露出驚駭。

    一恍惚,便是回到二十多年前。

    簡修還是一個窮苦青年,一事無成,而他聞克則是一個商賈世家的少爺,一心苦讀書。

    忽然一夜之間,天就變了,得到了傳說之中的仙道傳承,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不到二十年,便是成為了人人敬仰的天師。

    他們也曾打聽過傳承,毫無所得,尤其是聞克,從不知曉他的《花開頃刻》竟然不是來自上古時期的傳承,而是有人故意傳授與他。

    這是一個局,一個布置了二十多年的局。

    早在他們遇到傳承的那一刻,一切都注定了,就是面前此人,號稱天地第一神靈的白云神主,幕后之人,似乎也看不慣兩人的局勢越演越烈,出來阻攔。

    回想種種,一切想不通的事情,全都想通了。

    “如何?回過神了嗎?如是回過神來,那便聽本尊繼續說下去。”

    如今封神大局已定,徐渭也不擔憂兩人弄出什么花樣來。

    “既然神主什么都算計過了,我等兩人只是神主左右手持有的棋子,悉聽尊便。”

    一瞬間,聞克也都有些心灰意冷,他最大的秘密就是《花開頃刻》的神通,卻是沒有想到最大秘密卻是一個笑話,至于和簡修的恩怨,一瞬間也是消散了不少。

    畢竟兩人師出同門,起因的爭奪封神榜也不過是一顆重要的棋子,從始至終,都與兩人無關。

    簡修也是如此的想法, 對聞克多出了同病相憐的感覺,點了點頭。

    見此,徐渭也是皺了皺眉頭,他不想挑明便是因此,雖然他布下了局,還有種種大勢,不過很多事情的變化也不是徐渭能夠一一掌控。

    天道之下,大勢不可改,至于種種小勢的變化徐渭就無可奈何,兩人的關系徐渭想要的是良心的競爭關系,或有手段。

    卻是沒有想到機緣巧合成為今日這般的地步,聞克竟然借助了六宗的力量,動用了一種上古異寶直接找到了修為被封印功德簡修的下落,落到如今的地步。

    “本尊也不廢話,人族只是位于莽荒界的一個角落,疆域不過萬一,至于頂級戰力更是寥寥無幾,上古九仙也不過是偽仙,人族仙道竟然無一仙人,至于神道,雖然強大,不過也需人道,仙道之力,爾等資質不凡,該為人族盡力,也當為神仙兩道先。”

    “你等兩人不過尋常人,能得壽五百,逆天改命,就未曾想過這是多么大的機緣,更有長生久視的希望,若是這的機會落到任何一個凡人有這等機會,恐怕會毫無猶豫的答應,你等兩人竟然哭喪著臉,白瞎了這等好機緣。”

    被徐渭如此怒罵道,兩人滿面羞慚,他們當局者迷,聽聞徐渭如此說道,才是明白,兩人才是得到這潑天好處的人。

    兩人也都是有著大志,頓時明悟過來,口中道:“不知尊神有何指教。”

    說話間,語氣都親近了幾分。

    稱呼也從神主變成了尊神。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