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三國處處開外掛 > 第766章 龐統對顧雍 許定點將奇(二合一)
    龐統不是一般人,對局勢的分析比自己更敏銳。

    所以孫權選擇相信龐統這樣的大智謀之士。

    因為從開始到現在,龐統沒有錯過。

    “很大的可能!東萊軍的水軍全殲了我們的水軍,但是他們并沒有直接進松江,沒有來吳縣,那他們去哪里了?”龐統自喃式的分析反問了幾個問題。

    孫權聽過后眉頭緊鎖。

    對呀,東萊軍的水軍去哪里了,按理應該直接進松江,殺到吳縣來與孫邵、向宇前后夾擊打自己的主力兵馬才是。

    但是他們消失了,就為了干掉自己的水軍,然后消失得無影無蹤。

    會返回丹徒嗎?

    孫權不確定,因為龐統在懷疑東萊軍的下一步作戰意圖了。

    “所以士元你的意思是,東萊水軍南下,有可能去打我們的會稽。”孫權有些忐忑起來。

    以東萊水軍的實力,碾壓式的戰斗方式與戰斗力,一但拉到會稽去,衛溫等人根本招架不住。

    首先他就會失去與會稽的聯系,因為東萊水軍必然封鎖浙江,這條河就成了他孫權逾越不過去的天塹。

    回不去會稽郡,那整個會稽還不是東萊軍予取予奪。

    想到這里孫權不由的冒起了冷汗。

    會稽郡是他的根本呀,是他在孫氏集團里立足之地,也是他向天下邁出步伐的大后方。

    失了會稽郡,他拿什么跟大哥爭,拿什么打天下。

    “不是可能,而是以經去了,估計很快吳郡西部失守的消息也會傳來。”龐統接著分析道:

    “許定向來有謀而后定,一擊必中的習慣,我想他要是早防著我們,應該會有后招,而且是致命的。

    如果讓我來出手,我會同時在派一只部隊從雷澤出擊,走水路襲擊烏程,如此烏程、余杭、錢唐便形成一線,將我們的后路給斷了。

    這時吳縣向宇在出城追擊我軍,我軍必危必潰。”

    絲!

    孫權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這事越想越恐怖。

    東萊方面簡直是早早的布了一張大網等著自己鉆進來。

    難道那件事被許定識破了?

    不可能呀。

    全柔如此精明能干,對自己忠心義膽,自己也沒有留下什么小尾巴讓許定捉住。

    如果許定真識破了,早就該公布天下,早就對自己下黑手了。

    要知道董卓屢屢對許定出黑手,許定一怒之下派了最強的刺客,直接將董卓給刺死了。

    孫權此時心里很是恐懼起來。

    到底他還是一個孩子,雖然做事狠辣,而且不擇手段,但是內心的不安與害怕還不是他這個年紀能承受得住的。

    許定就像是一座大山,永遠矗立在那里,讓人無法逾越。

    感覺隨時能壓過來,將自己撞死。

    “那士元我們不是完蛋了,現在我們應該怎么做?”孫權有些心慌了,失去會稽不可怕,可怕的自己也要擇在東萊軍編織的這個圈套里。

    他還有大把的時光可以嚯嚯。

    他還年輕,還能重頭在來。

    只要老爹跟大哥能將孫氏江山打下來,他還有無限的機會。

    畢竟年輕就是資本。

    龐德嘴角微微揚了揚,然后將桌子扶正,然后將吳郡的地圖攤開道:“二公子請看,其實孫邵等人的陷進并不是完美無缺的。

    他們兵力不夠,始終都是一個致命而關鍵的地方。

    孫邵將兵馬都抽調到了吳郡引我們來這里,然后不光要派水軍去會稽,還要在派部隊穿插到烏程,那他吳郡北部就真的是空虛無比。

    我們拿下毗陵之后,完全可以打曲啊,進而占丹徒,或者轉道向西進丹陽郡,孫邵是堵不住我們的。”

    龐統手指輕輕點了點曲啊城的位置。

    他不傻,怎么可能真按孫邵、顧雍設計好的,回援會稽,然后被前后夾擊圍住。

    這一次他進攻吳郡是大意略失一策,但是以他的智商還是很快識破了這個計劃,并且為孫權點明了接下來最要緊的出路。

    孫權看完地圖,臉上終于露出了笑意,撫掌贊道:“我就知道士元才是最厲害的,區區孫邵是斗不過士元的,那就即刻動身大軍繞過吳郡北上曲啊!”

    孫權一刻都不想待在吳縣了,他可多耽擱一天,就會被東萊軍給圍住。

    龐統很欣賞孫權的果絕,小小年紀,懂得該出手就出手,該放手就放手,該退退,該進進。

    這可難得,不失不了位明主。

    假以時間能成一方雄主。

    不過一想到孫策,龐統眼神復雜。

    孫堅生了幾個好兒子,能力都挺強,只是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

    吳縣城內!

    “報!大人不好了,孫權跑了!”

    剛剛睡醒起床的孫邵冷不丁聽到手下的急報,先是一愣,接著是一喜,然后問道:“孫權可是昨夜跑的,是不是退向了曲拳!”

    “稟大人,孫權是昨夜匆忙逃走的,城外營地哄亂一片,軍械糧食大都沒有帶走。”報信的如實回道:

    “不過他們沒有退向曲拳,而是往無錫城去了。”

    “嗯!不對呀!”孫邵有些詫異,以為自己聽錯了。

    孫權不跑向曲拳,不回援會稽,他跑無錫干什么。

    南轅北轍不對勁呀。

    “你沒有打聽錯?”孫邵有些懷疑,又問了一句。

    “末將不敢胡言,孫權確實是向無錫城去了。”來人信誓旦旦的回道。

    孫邵一下子都沒有啥興致,然后去了大廳。

    很快顧雍與向宇等人也收到孫權跑了的消息,匆忙趕來,臉上還都帶著笑意。

    等這一天等了許久,孫權的后路被包抄了,這小黃口小兒該受死了。

    “大人,這一回我們可以出兵追擊了吧!”向宇一副激動的神色,其它各將也是翹首以盼,這回孫邵可以下令出戰了。

    豈料孫邵微微搖頭,露出一絲苦笑道:“孫權是退兵了,不過他不是往曲拳,沒有回援會稽,而是跑向了無錫城。”

    “什么?孫權去無錫城了?”

    向宇等人都意外,露出一絲郁悶之色。

    這跟設計的不一樣呀。

    顧雍道:“這個龐統果然有把唰子,竟然猜到我們封堵了他的后路,提前開溜了,著實難纏。”

    向宇道:“行不管龐統不龐統了,既然孫權跑了,他肯定行軍匆忙,軍心以亂,我們追擊總可以吧,能殺多少殺多少,能咬多少咬多少。”

    眾將看向孫邵,孫邵道:“可行,子楚你帶精銳立即去追,捉到孫權給你記大功。”

    “喏!”向宇大喜,然后點齊兵馬追向了無錫。

    等向宇等人走了,孫邵問顧雍道:“元嘆你說子楚能留下孫權嗎?”

    顧雍道:“能不能留下我不敢下定斷,因為這個要看天意,不過我覺得龐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所以我覺得還應該在派一隊人馬追去,萬一,我是說有萬一,子楚他們不至于被動。”

    “你的意思是,龐統還敢反伏擊。”孫邵這才恍然大悟,忙對手下道:“傳令,撥付三千人馬給我立即出發,一定要追上子楚他們。”

    當下有將領領命,然后帶隊又出了吳縣。

    放太差向宇一路急追,很快探子發現了前面的孫權部。

    向宇大喜,然后一頭追了上去,準備撕咬孫權大軍。

    不過這時孫權大軍突然停了下來,然后后隊變前隊,立即組建了防御體系。

    向宇身先士卒沖殺,被孫權諸將給攔下。

    這時突然他的身后殺出一支吳軍。

    頭尾夾擊,向宇部驚慌,一時有些危險。

    眼看著部隊要被圍困吃掉,這時官道上又殺上來一支部隊。

    這正是顧雍建議追來的三千部將。

    局勢一下子又逆轉,原本封鎖向宇屁.股的吳軍被夾擊,只好潰散向兩邊。

    向宇也知中計沒敢在往孫權那里沖殺,而是轉身回來打另一支吳軍,等與追來的自家援軍匯合后,只見來將喊道:“子楚顧大人與別駕讓我們不要戀戰,速退!”

    向宇不甘,只好領軍一起撤出戰斗,消失在了官道上。

    “吳郡果真是駐守有能人,孫邵還沒有這份機警,可惜了!”龐統輕搖著鵝毛扇子,看著向宇等部果斷的退了,不由輕嘆一聲。

    ……………………

    鄴城!

    許定自壺關而下,然后徑直來到了魏郡鄴城。

    一路東下,所經所過,到也太平無事,冀州戰事帶來的影響也在消退。

    “公與!冀州的情形如何?

    沮授回道:“主公現在,各郡戰事皆以平息,我東萊兵馬入駐各郡,基本上掌控了各郡,這些日子我也簡單的梳理了一下冀州的政務,提拔任用了一些本地人才,安撫了世家跟百姓,雖然還沒有執行我東萊方面的各項政策與措施,不過總的情況來說是較為安定,應該是不會出亂子的。”

    “如此便好,有你在冀州我就放心多了。”許定微微點頭,沮授是冀州人士,對冀州的風土人情跟事務也熟悉,有他坐鎮冀州,冀州得以較快的安定下來。

    沮授接著又道:“不過主公,此事還是消耗了冀州不少的財力與民力,經過我的梳理,冀州可能會缺糧缺布匹,這個冬天百姓們的日子恐怕也不會好過,需要調配些煤過來,否則寒冬加劇,老人小孩會有不少熬不過來。”

    別看冀州是大州,是富州,坐擁華北平原之上。

    但是經過這么多年的戰亂,從黃巾起義,到袁韓爭主,在到劉、袁、公孫三分。

    最后到現在的這場逐鹿之爭。

    以經將冀州的元氣耗得差不多了。

    民疲業廢,百事凋零,物資消耗過度,也是匱乏無比。

    “那你打一份報告出來吧,缺什么就讓志才、孝先他們補,雖然幽州也需要極大的支持,布匹我想我們還是不缺的。”許定摸了摸下巴說道:

    “糧食方面應該也能應付,興霸他們應該返回了,估計帶了不少糧食,今年戰事就打到這里吧,我也不會有其它方面的支出了,照拂建設好冀幽二州還是可行的。”

    接下來沮授又向許定介紹了蔣奇為首的降將,并讓眾將前來覲見許定。

    許定挨個安撫鼓勵然后說道:“大家可以放心,以前各為旗主,你們即使是做過一些與我軍不利跟我東萊為敵之事,也是軍命難違,我許定還不至于這么小氣給你們穿小鞋。”

    蔣奇微微一笑,威海侯果真是幽默風趣。

    接著許定道:“我軍的規矩很簡單,能者上,不能者下,不搞虛的,你們努力就會有回報,敢闖就會有收獲,好好做事,認真做人,你們會擁有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在未來會有屬于你們的位置的。”

    “是主公!”眾將轟然領命。

    有許定這番話,他們就安心多了。

    誰也不會從心底里承認自己比另人差的。

    只要許定不刻意打壓他們,他們就不信還比不過許定的老班底。

    眾將散去,許定獨留了蔣奇。

    “主公,你留奇可是有其它要事吩咐!”將奇不笨,許定突然讓他留下肯定是有重要的事。

    許定指了指椅子道:“坐下說話,不用這么拘謹。”

    “喏!”蔣奇本想拒絕,不過見許定確實是平易近人,只好按命令坐下。

    這時許定才道:“公與跟曼成都私下里跟我贊過你,說你懂兵法,知軍事,治軍也嚴整,是有大才之人!”

    “末將慚愧,都是刺史大人跟李將軍厚愛。”蔣奇有些受寵若驚,沒想到沮授跟李典這樣夸他,忙起身謙遜起來。

    這一回許定沒讓他坐回去,然后是站起來走向了墻上的地圖:“不用謙虛,有本事就是有本事,這是誰也否認不了,遮掩不住的,以前你沒有散發出光芒,以后好好展示自己,你的成就不會慶低。”

    “謝主公指點。”蔣奇抱拳躬身。

    許定沒有回頭,而是用手指了指地圖道:“聽說陶升、眭固逃進了太行山,這二人本是太行山匪的重要頭目,如今逃進山里,來年必是禍患,對百姓會造成極大的危害。

    本來我想調第十軍來對付他們的,不過第十軍有他們的任務,你要不要拭一拭!”

    第十軍正都尉是張燕,張燕等將就出身于太行山黑山軍,對這一片更熟悉,本來讓他來會更容易解決陶升、眭固的。

    不過現在許定想換蔣奇拭拭。

    有沒有才干,只有展現了才知道。

    “末將愿為主公掃滅二賊,絕對不讓他們禍害冀州,更不讓他們逃進并州投降劉備。”蔣奇眸中一閃精光,抱拳領命道:

    “現在奇就帶兵入太行,不除此二賊,不出山,不回冀州。”

    許定愿意給機會,蔣奇就是在傻也知道要捉住這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而且他很明白,許定為什么對這二匪感興趣,要提這二人。

    區區陶升、眭固不算什么,他要的是太行山,他不希望還有太行山的匪徒投奔劉備,壯大劉備。

    冀州拿下,未來第一等大事就是吃并州,干掉劉備,徹底一統北方,君臨眾諸侯,氣吞萬里山河。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