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冷酷邪王:狡猾醫妃 > 第119章 只想做王爺的妾
    四王府。

    “麻煩這位小哥通傳一下,我家小姐相見四王爺!”

    一個穿著藏青色衣服的丫鬟對著門口站崗的守衛,說道,說話的同時還在手里往守衛的手里塞了一錠金子。

    守衛臉色還是一如開始的冷硬,說道:“王爺不見客,你給我說也沒有用!”

    丫鬟回頭看了一下,站在那里的蕭穎,沒有得到任何的表示,只得回頭繼續游說著。

    張青從府內走了出來,看著蕭穎站在府門外,神色冷淡,說道:“不用讓他去通傳了,王爺無暇見你。蕭小姐還是請回去吧!”

    蕭穎聽了,抿唇,臉色少了當初在大街之上的勇敢與自信,說道:“我可以等,等到王爺有空見我為止。”

    張青聽了,面無表情,眸子更是毫無波動地說道:“蕭小姐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說,我會向王爺稟告。”

    蕭穎聽了,無動于衷更是不言語,站在哪里一動不動,分明就是不給見四王爺就不會走的模樣。

    看蕭穎如此,張青心中不由得冷笑,抱著不該有的念想從來都不實際,看不清現實的人更是讓人厭惡又覺得可悲。

    真是把自己當回事了!弄不清楚事情的本質就以為四王爺是看上了她,有恃無恐,做著自以為是的事情,這樣的女人根本就是不值得可憐。

    都是以為穆青嫣是因為大膽才被主子看上,是因為新鮮感才誘惑到了主子成為四王妃?

    蕭穎是以為她就能夠比穆青嫣更加特別,然后擠掉穆青嫣成為主子身邊的那個女人?

    真是想太多了!先不說,穆青嫣自身的能力如何強悍了,再說,主子可是被穆青嫣給忽悠,但,每次都是心驚肉跳到一笑而過。

    這些都是因為,穆青嫣懂分寸,她知道主子的度在哪里,她從來不會越界。

    穆青嫣也很清楚,自身的能力沒有主子的強,所以,一直都在裝瘋賣傻,撒潑耍賴,從來不會在某些對自身不利的事情上一條路走到底。

    “蕭小姐,你已經是三皇子的妾,應該避嫌實在不應該出現在四王府外。”

    三皇子的妾,連側妃都不是!

    聽了這話,蕭穎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原本還算正常的臉色此刻更是青白交替,一雙美麗的眸子看著張青,狠狠地咬了一口唇瓣,開口說道:“張護衛,事到如今,我還是想不明白,為什么王爺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錯了什么?”

    四王爺明明是青睞她的,如若不是在她攔截馬車的時候,在她請求放過父親的時候,四王爺就不會理會,也不會把父親給從刑部放了出來。

    當時,她看的可是非常真切,四王爺對她的請求沒有一絲不耐。

    如果四王爺沒有對她有意,又如何會幫著她,順著她的意思?

    所以,她可以肯定,突然被指婚給三皇子為妾,肯定是因為穆青嫣在四王爺面前說了她什么,因為,穆青嫣害怕她奪走四王爺的寵愛。所以,千方百計讓四王爺把她指婚給三皇子,讓她身陷如此惡毒的事情之中無法撥起。

    還有當中被打耳刮子的事情,也一定是穆青嫣想出來的,穆青嫣是在嫉妒她,嫉妒她被四王爺看重。如此,惡毒的穆青嫣,四王爺怎么會看上?一定是穆青嫣對四王爺施展了什么妖術,所以,四王爺才那么聽穆青嫣的話。

    一定是!

    這是為什么會這樣的解釋!

    蕭穎實在想不明白,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問題,究竟,是哪一個環節讓穆青嫣如此大費周章地害她。

    她明明每一步都走的非常謹慎了,也沒有做出什么特別不規矩的事情,為何還是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張青冷冷的看著神色變幻莫測的蕭穎,嘴角揚起了一抹嘲弄,主子對穆青嫣的縱容不代表對女人也縱容。

    蕭穎真以為,四王爺對女色有了改觀,不再是那個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主宰了?

    白長了一副好看的皮囊和腦袋,不知死活地想要跟穆青嫣比。

    蕭平是精明的人,他對蕭穎的寵愛更是讓蕭穎經常跟在身邊學習,所以,蕭穎本質就是精明的人,更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知道觀察別人喜歡的從而成為那樣的人,潛行漸進地得到想要得到的東西。

    這個蕭穎也不知道從暗中觀察了四王爺和穆青嫣的事情多久,才會有大街之上為父求情那么的一出。

    真以為表現得比穆青嫣大方得體,端莊有禮,又呈現出某些特別就能夠得到四王爺的寵愛?

    真是想太多了!

    蕭穎是沒有看到穆青嫣殺人的時候,那熟練的手法,那冰冷的眼神……真真是他們這些暗衛都被嚇個半死。

    還有那出神入化的醫術,要是那個得罪她,她可以記恨很久,例如安逸,拉肚子拉到腳軟,不知道的還以為安逸放縱太多。

    再近點的,又例如他,也被穆青嫣打的灰頭土臉。

    再有者,主子也是被穆青嫣用利器指過的人,雖然,每次都被主子給制服了,穆青嫣也似乎安份了。

    大概因為這樣,所以平時看著也是各種討好巴結主子,只要事情不是惹到她在意的人或者事,穆青嫣都是很隨和絕對跟狠厲拉上關系。

    也因為穆青嫣知道打不過主子,平常的日子里,沒事絕對不會往四王府湊,有事也不往四王府走,就算往四王府去也是被迫的。因而,造成了一個別人看著四王爺很寵愛穆青嫣的印象,每每他們都往穆青嫣那處走去。

    都以為是穆青嫣的美貌才吸引的四王爺,其實,他覺得更多的是,強者對強者的青睞和賞析。

    可是,穆青嫣實在太過能夠折騰人了,往后,成了四王妃,他們在府里的日子也是夠難的……

    畢竟,主子每次被氣得跳腳,低氣壓,渾身煞氣,承受的人多是他們這些做護衛的!

    張青想著想著,不由得為主子未來的生活感到緊張,有個這樣強大的主母,也是蠻有壓力的。

    眼前這個蕭穎,充其量就是個裝模作樣的女人罷了!

    “蕭小姐,你最好還是離開……”

    “王爺!”

    張青話還沒有說完,蕭穎聽到身后有馬車的聲音,回頭一看竟然是四王爺的馬車,驚喜地叫著。

    張青這個時候,抬眸也看到了馬車的出現。

    然而,接下來的那一幕,讓蕭穎驚喜的神色從眼中褪去,剩下濃濃的不甘與憤恨。

    “主子!”張青看著君臨懷里抱著一個人,只要那么一眼,他就可以確定那個人絕對是穆青嫣。

    “王爺……”蕭穎見君臨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趕緊沖了上前,攔著去路。

    張恒看到蕭穎這樣,快速地走了上前,攔住了蕭穎。

    “王爺,臣女蕭穎……”蕭穎話還沒有說完,君臨抱著穆青嫣就越過了她往府里走去。

    看到這樣,蕭穎臉色更是一白,請安的規矩都忘了,抬手就要去抓君臨的衣服,喊道:“王爺,我有話要跟你說!”

    聞言,君臨真的停住了腳步,回頭眸色淡淡地看著她,非常冷淡地開口:“有什么想說?”

    蕭穎看著君臨那一張絕世的俊顏,深呼吸了一口氣,非常認真地說道:“臣女不想嫁給三皇子,臣女說過只為王爺做牛做馬的。”

    君臨聽了,嘴角揚起了一個淡淡的弧度,緩緩地輕啟薄唇,“本王不缺這東西!”

    在四王爺眼里,她只是跟東西沒有什么區別?

    蕭穎聽了,臉色都變得慘白了,嘴唇慘淡地開口:“王爺,我……”

    “快說什么事?”君臨聲音更加的冷了,垂眸看了一下懷中睡死了的人,眉頭皺的更加緊。

    聽到這么一句冷冽的話,蕭穎不由得一顫,臉色發白,開口發出發顫的聲音:“我想入四王府為妾,我想報答王爺!”

    這話一出,君臨神色越發的冷冽,緩緩地開口:“張青!”

    “主子!”張青出列。

    “把她送到三皇子府去!”

    “是!”

    蕭穎聽到這話,眼睛瞪的大大的,臉色白的不能再白,她明明已經做到那么卑微了,為什么……為什么,還是落得如此下場?

    “不,我不要去三皇子府做妾,我只想在王爺身邊,我……”

    蕭穎徹底沒有了那氣定神閑,掙扎著要往四王爺的身邊去。

    君臨看也沒有看,抬腳往府里走,走了才那么一步,懷里的人卻睜開了眼睛。

    “本王以為你要睡到天昏地暗呢!”言語中透著淡淡的譏諷,淡淡的寵溺,淡淡的惱怒。

    穆青嫣無辜地眨眨眼,這個男人一點兒事情都能夠腦補出一場大戲,真是……變態!

    “這樣驚天動地的場面,我要是還能夠睡的像頭豬一樣,那一定是上天的眷顧和寵幸。”

    聽到這樣形容自身是豬一樣的比喻,君臨眸子里閃過一絲笑意,這個女人就是沒有什么形象包袱可言。

    “說起來還真像頭豬,比任何人都能吃,能睡!”君臨想到穆青嫣似乎沒有什么事情能夠讓她舍棄這些愛好,心底就一陣咬牙切齒。

    穆青嫣眸子一轉,聲音變了有些奇怪地說道:“王爺,美人找你,真的不要?”

    聽了這話,君臨挑眉,懷里的這個女人絕對不會那么無緣無故開口,蹙眉淡淡地問:“你又想怎樣?”

    :。: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