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八百五十二章葉苒!
    幾年之后。

    陳然走在天壺紀元一座古城。

    這里是葉家古老的族城,名字就叫葉水城。

    這里的修士大多為葉家血脈。

    有嫡系,也有旁系。

    陳然走在其中,聽著四周修士的交流,有些悠然自得。

    其實他很喜歡這般紛鬧的地方,這會讓他感覺孤獨遠離了他一些。

    世間善惡皆入他耳,本心滄桑已不變。

    陳然享受著這份鬧市中的安寧。

    驀地。

    他聽到了一些事。

    “葉家老祖宗紀元大壽過幾日就是開始,很多人都是前來拜壽。”

    “可惜葉老祖宗大道衰退,否則必然繁盛!”

    “也不知道此次會有多少人來拜壽。”

    “估計不會多。

    葉家在我天壺紀元是大族,但相比紅塵大界還是太弱。

    以前葉老祖宗強勢自然不用說,可惜如今落魄了。”

    四周竊竊私語不少。

    陳然怔了怔。

    葉家老祖宗是葉木兮這事,陳然是知道的。

    但沒想到,葉木兮大道會衰敗……陳然有些沉默。

    他很慶幸自己過來了。

    若沒有在中央紀元的明悟,陳然估計會很久之后再想起這女子。

    到時,顯然就是再無相見了。

    此事,讓陳然越發堅定的想要去見見這里的故人。

    不管往后如何,現在要讓他們知道他陳然還活的好好著。

    不過陳然也沒急著去見。

    既然葉木兮大壽要至,陳然便那時候去送上一份大禮。

    這般想著。

    陳然走上一座繁華的酒樓,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看古城繁華。

    “陽光太烈,下點細雨吧。”

    陳然自語,原本艷陽高照的天空頓時開始灰蒙,有細雨開始落下,讓這座古城染上了一絲朦朧。

    很多人都是有些驚訝。

    要知道。

    葉水城是極少下雨的,而且每次下雨也是狂風暴雨。

    像這般充滿詩意的細雨朦朧,說實話很多人都是沒見到過。

    “這怪天氣……”不少人嘀咕。

    “莫非紀元規則漏洞的影響都到了這里?”

    很多人忍不住擔憂。

    陳然握著酒杯的手頓了頓。

    此次回紀元十界,明顯有了些許變化。

    這變化不是來自紀元十界的生靈,而是來自紀元規則的反擊。

    也不知道是強者觸動了規則,還是漏洞開始彌補。

    總而言之,陳然能感覺到了規則的躁動。

    陳然對此并不驚訝,知道遲早會發生,只是沒想到這么早。

    “紀元規則不容許漏洞一直存在,注定會動手。”

    “而做法,自然是壓制眾生,強化規則……”陳然望著遠方,眼眸悠遠。

    紅塵大界…似乎受到規則的壓制很大。

    陳然想著是否和之前紅塵界主動過手有關……當然,這也是陳然來紅塵大界的原因之一。

    “希望我多想。”

    陳然自語。

    ……時間流逝。

    轉眼便是到了葉木兮的大壽之日。

    整個葉水城明顯熱鬧了很多,張燈結彩。

    對于葉水城的修士來說,這就像一個盛大的節日。

    葉苒是葉家最年輕的一輩修士,都是沒達到永恒。

    葉苒是葉家嫡系修士,地位多多少少有些高。

    可惜她資質似乎不如何,似乎很難修得永恒。

    過些年她便是要去一個小紀元渡劫,不過葉苒覺得有些懸。

    像葉家這般稍大一些的家族,都是喜歡讓族內子弟去其他紀元生孩子,免得等到紀元破碎的時候,家族修士自相殘殺,爭奪永恒名額。

    葉苒也是如此。

    本來她已經早早前往那小紀元,但此次因葉木兮大壽,這才趕了回來。

    “呦,這不是葉大小姐嘛,怎么有空回來?”

    走在大街上,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葉苒扭頭,發現一個青年。

    青年叫葉吳,與她同是嫡系,不過因為父輩有糾紛的緣故,兩人關系也不是很好。

    但不同的是,葉吳資質極強,已然成為永恒修士。

    葉苒自然不愿與他產生糾紛,但奈何葉吳老是與她作對。

    葉苒懶得理會,拿著一個木匣子像葉家大院走去。

    “不理我?

    呵呵,這就是你對待一個永恒修士的態度?”

    葉吳冷笑,帶著譏諷。

    葉苒清秀的臉上有些憤怒,知道葉吳是沒事找事。

    她深吸口氣:“葉吳,我沒得罪你,你何必如此?”

    “呵呵,你是沒得罪。

    可你爹得罪了啊。”

    葉吳冷笑。

    葉苒沒再說話,只是站在一旁。

    讓葉吳先走!她選擇了退讓。

    不過。

    “你拿了什么禮物?”

    葉吳一下搶過葉苒盒子。

    “你……”葉苒大急,想要搶回,但葉吳已是率先打開,其中有一把精致,布滿紋路的短劍。

    “哼。”

    “老祖宗大壽,你卻送兵器,是何居心?”

    葉吳冷喝,眼中卻是流露戲謔。

    他手微微一震,這短劍便是有了裂紋。

    葉苒眼眸都紅了。

    “葉吳,你太過分了!”

    她死死咬著嘴唇。

    “過分?”

    葉吳冷笑,將木匣子丟回葉苒,不屑道:“我是在救你,免得你被老祖宗責罰。”

    說著。

    他便是離去。

    盡管動手了,但葉吳絲毫不擔心。

    因為葉木兮這等存在根本不會在意他們!況且葉苒就算說了,他也可狡辯!他一個永恒修士,根本不懼葉苒。

    而且他篤定,葉苒會忍氣吞聲,不會說出此事!因為葉苒一旦說了,他最多受些責罵,而之后葉苒就要承受他的報復。

    葉苒死死捏著木匣子,眼眶微紅。

    四周修士走過,看都沒看她一眼。

    她呆立許久,揉了揉眼睛,將木匣子收了起來。

    老祖宗大壽。

    底下弟子自然要送些賀禮。

    當然。

    此事沒有限制,就算不送也行。

    不過葉苒身為嫡系,自然要表示自己的心意。

    每個紀元大壽,嫡系修士都是要呈上賀禮給葉木兮。

    那時候,也是葉家子弟唯一的一次接觸葉木兮的機會。

    若是送的賀禮讓葉木兮歡喜,指不定就會指點一番。

    此事對于葉家子弟,向來是一等一的大事。

    葉苒自然也精心準備了,可惜被葉吳毀了。

    她抿著嘴,強忍著眼淚落下。

    這份欺辱,她只能咽下。

    因為都沒有成為永恒的她,是沒有什么話語權的。

    她捏著拳頭,匆匆離去。

    她沒看到,街道邊酒樓上,一個男子靜靜注視著她走遠。

    而后。

    男子悄然消失。

    ……葉家大院。

    車水馬龍。

    一個個不凡之修滿臉笑容的走來,或卑微,或恭敬……陳然突兀出現。

    他并沒有急著進去。

    驀地。

    一個青年走過。

    陳然輕輕拉住他,正是葉吳。

    “小兄弟,可否帶我進去?”

    陳然笑著問。

    “你是誰?”

    葉吳挑眉,打量陳然,結果是一個氣息平平的普通修士,這讓他有些不悅。

    “我慕名而來,想見見你家老祖。”

    陳然道。

    “我問你是誰!”

    葉吳語氣加重。

    “散修而已。”

    陳然拱拱手。

    葉吳頓時惱了,直接甩開陳然。

    “哼,什么玩意兒。

    若不是今日是老祖大壽,我鐵定打斷你狗腿。”

    他冷笑一聲,直接越過陳然。

    陳然失笑著搖頭,只是安靜的站著。

    不久。

    葉苒走來。

    陳然同樣拉住了她。

    “小姑娘……”陳然開口。

    葉苒一驚,低著頭的她本能抬起,卻因與陳然靠的太近,又止不住的倒退兩步。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以為自己撞了陳然。

    陳然嘴角扯了扯,覺得這姑娘似乎有些迷糊。

    而下一刻,他笑問:“無妨,不過能否帶我進去?”

    “可以啊。”

    葉苒很順溜的道。

    “這么爽快就答應了?”

    陳然一怔。

    “今天來拜訪老祖宗的人很多,進去其實很容易的,隨便葉家子弟都能帶人進去。

    我知道你慕名而來,正好我也是一人過來,帶你只是順手的事情。”

    葉苒笑道,倒是頗為溫和。

    陳然笑了下,微微點頭。

    “咱們進去吧,里面估計有不少人了。”

    葉苒催促了聲。

    兩人…隨波逐流般的走入葉家大院。

    里面人山人海。

    葉苒與陳然說了幾句便是離去。

    身為葉家嫡系,自然是進了內院。

    而陳然則是被留在外院,與大多數修士一般。

    “有趣的小姑娘。”

    陳然笑了笑,悄然消失。

    內院。

    葉木兮坐在一處大堂。

    前方有不少葉家修士,皆是嫡系。

    葉吳,葉苒等年輕一輩都是站在最后。

    此刻葉家修士正在送禮。

    “恭祝老祖宗大壽……”一聲聲充滿恭敬的聲音響起。

    葉木兮看著,眼角有笑容。

    這是葉家的習俗。

    每個老祖宗都要經歷此事。

    葉木兮依稀記得自己也是如此過來。

    盡管覺得賀禮沒必要,但看著下方葉家修士昌盛,還是頗為開心。

    時間流逝。

    很快就是輪到了年輕一輩。

    “葉苒,不知你送什么禮物?”

    葉吳在一旁小聲道。

    葉苒抿抿嘴,不理葉吳。

    “要不我給你一件,只要你愿意當我幾日侍從。”

    葉吳笑道。

    葉苒瞪了他一眼,還是不說。

    葉吳頗為不屑的笑了聲:“看你等會兒怎么丟臉。”

    說著。

    葉吳已是向葉木兮走去。

    “葉家子弟葉吳恭賀老祖宗大壽,愿老祖宗壽與天齊……”他說了,呈上一個玉盒。

    其中有一座小山。

    齊天山。

    這是頗為珍貴,且罕見的先天之山,寓意極好。

    此山一出,頓時引來陣陣喧嘩。

    一個年輕子弟能拿出如此寶物,顯然有些不可思議。

    葉木兮也有些訝然,含笑點頭:“有心了。”

    葉吳一聽,頓時大喜,深深一拜,隨后走回自己的位置。

    葉苒嬌軀微顫。

    葉吳的耀眼,讓她越顯黯淡。

    而接下來,就是她葉苒了。

    “到你了,還不上去?”

    葉吳小聲道。

    葉苒一怔,回過神。

    她發現不少人都盯著她,眼神有些不悅。

    葉苒急急向前走去,腦袋卻是低下。

    寶貝她自然還有,但都是太普通。

    她走到葉木兮前,微微跪下。

    可……遲遲不知該拿出什么禮物。

    很多人都是不解看向她。

    葉吳譏笑,頗為得意。

    而被這么多人盯著的葉苒慌亂極了,都忘了拿出寶貝,局促的站著。

    她這般,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滿。

    葉木兮愣了下,隨即揮揮手,輕聲道:“下去吧。

    此事不得任何人追究。”

    眾人一滯,但還是微微一拜。

    他們很清楚,葉木兮是讓他們原諒葉苒這般無禮。

    但顯然。

    葉苒這般舉動,已是極為的不敬。

    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臉色煞白,是葉苒的父親。

    葉苒也臉色煞白,失魂落魄的走下。

    “呵呵,叫你不聽我言。”

    葉吳低聲道。

    葉苒抬頭,眼眶紅紅的,有些忍不住內心的憤怒。

    “怎么,想動手?”

    葉吳不屑出聲。

    葉苒一顫,眼淚落下,卻是深深低頭,不再言語。

    葉木兮倒是關注了下,但卻是沒理會。

    她很清楚這世間便是如此,她沒道理去幫葉苒。

    作為一家老祖,最需要做到的便是公平。

    此事,她分得清。

    “今日,便這樣吧。”

    她低語。

    “是,老祖宗。”

    很多人恭敬一拜。

    葉木兮神色有些乏了,準備離去。

    不過。

    “等等。”

    一道溫和的聲音響起。

    陳然…突兀的出現。

    “禮還沒送完呢。”

    他輕笑看著前面的老人。

    “誰!”

    “大膽!”

    葉家修士一驚,隨即紛紛大喝。

    對于突兀出現,又陌生的陳然,他們滿是警惕。

    不過下一刻。

    在眾人目瞪口呆下。

    陳然緩步走到葉木兮前。

    他緩緩抓住有些發愣的葉木兮那枯老的手,輕聲道:“我來見你了。”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