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北宋大表哥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故友重逢
    鄭關看著前方黑乎乎的地平線,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感慨,在海上漂了這么多天,總算是看到陸地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話,自己的好兄弟李植應該會在碼頭迎接他們,多年不見,也不知道李植怎么樣了?

    想到李植,鄭關就不由得想到那位差點嫁給李植的曹皇后,聽說這位皇后在宮里的生活也不怎么好,而李植也更因為她被發配到高麗做了個什么使節,平時只能在高麗這種窮鄉僻壤呆著,這也使得他們兄弟多年難以相見。

    “唉,真不知道那個女人圖什么?”最終鄭關長嘆一聲自語道,他與曹皇后也算是舊識,兩家是世交,兩人也從小一起長大,甚至兩家的大人曾經還想撮合兩人,只不過他對那位曹皇后的性格卻是敬謝不敏,結果最后就坑了李植和當今的皇帝陛下趙禎。

    不過說起來李植雖然在高麗回不去,但卻給鄭關這些永城貴族富商帶來一門新的生意,那就是大宋與高麗之間的生意,特別是高麗與大宋恢復了朝貢后,雙方之間的貿易往來十分頻繁,李植身為坐鎮高麗的大宋使節,自然要照顧一下自己的鄉里鄉親,結果一來二去,許多永城人就搭上了這輛便車。

    鄭關是李植的好友,他們鄭家同樣也是永城當的富豪,所以自然不會錯過這么好的生意,事實上在幾年前,鄭家就借著李植的關系,與高麗人做起了絲綢上的生意,現在大宋運往高麗近乎一半的絲綢都來自鄭家,當然李植家中在絲綢生意上也占有不少的份子。

    鄭關是鄭家未來的家主,而且他無心仕途,整天就呆在家里參禪悟道,不過這兩年他父親的身體不好,做為家里的長子,他也必須扛起家中的重任,無奈之下只能慢慢的接手家里的生意。

    本來像出海這么危險的事,是不用鄭關親自出面的,但是鄭關想念多年未見的好友李植,索性就隨自家的船隊出海,并且事先也通知了李植,而李植也十分的高興,甚至從高麗首都開京跑到港口準備迎接這位好友的到來。

    說起來這次也是鄭關第一次出海,前幾天也是暈船的厲害,幸好船上有大夫,喝了幾天治療暈船的藥也很快恢復了,只是一連數天的海上航行也實在無聊,剛開始的那點新鮮感早就被消磨光了,今天總算是到達高麗了。

    沁港,也就是后世的江華島,古時稱沁,而且與其說它是島,但其實與大陸之間只有一條約一里的海峽,因為水是咸的,所以被高麗人稱之為鹽河,而沁港也正是高麗設在這里的港口,因為這里距離高麗的首都開京極近,雖然這里的水紋情況差一些,但還是設立了一座港口,以方便貨物的進出。

    鄭關站在船頭打量著越來越近的沁港,只見這座港口并不大,事實上沁港設立的時間很短,只是前幾年高麗與大宋恢復朝貢時,才設立了這座小港口,而且因為這里距離開京太近,所以也不是什么船都能在這里停靠的,鄭家的生意做的很大,再加上李植的影響,所以鄭家的船隊才能這里停靠。

    而在沁港東南的樹州,那里才是高麗的第一大港,絕大部分與高麗交易的船隊都會在那里停靠,而樹州其實就是后世的仁川,當然了,樹州港也僅僅只是高麗的第一大港,與大宋的廣州、泉州根本沒辦法比,甚至連大宋北方沿海的幾個港口都能完爆它。

    鄭關的船隊還沒有在碼頭停靠好,他就一眼看到了站在碼頭上的李植,這讓他也不由得興奮的一邊揮手一邊大叫道:“李兄,在這里!”

    李植聽到鄭關的聲音也立刻看到了他,當即也興奮的快步上前,而當看到這位多年未見的故友時,他也不禁激動的熱淚盈眶,當即大聲道:“多年不見,鄭兄你可安好?”

    “哈哈~,李兄不必擔心,家中一切安好,另外李伯父也讓我幫他帶了書信!”鄭關這時再次大笑道,這時船也在泊位上停好,于是鄭關立刻下船,而李植也興奮的迎上前,兩個多年不見的故友也都是激動的說個不停。

    “鄭兄,這里不是說話之地,我已經讓人在港口設下了酒宴,咱們邊吃邊聊!”不過李植很快想到了什么,當下也立刻開口道。

    鄭關自然也不會拒絕,于是只見李植一招手,立刻有兩頂人抬的小轎抬了過來,這讓鄭關也是一愣,雖然大宋那邊也曾經出現過人抬的轎子,但讀書人對這種交通工具頗有爭議,許多人都認為把人當成牲口用顯得不仁,所以許多讀書人都不愿意乘坐,再加上最近大宋不再缺馬,于是轎子也就更少了,只是在一些山地才會出現。

    “高麗這邊馬匹更少,而且這邊的貴族出行都坐這個,咱們也只能入鄉隨俗了!”李植當下也無奈的解釋道。

    鄭關也不是古板的人,于是也沒說什么,當下兩人乘著轎子來到港口處的一處莊園,這里早就擺好了酒宴,而且李植也沒有請其它人,兩人就這么相對而座,先是聊了一下分別這幾年的各自狀況,而鄭關也把李植父親的書信交給他,結果李植看完后也流了幾滴眼淚,畢竟父親的年紀大了,但他卻無法回鄉奉養。

    “對了,有一件事我得告訴你,可能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去了!”正在這時,李植忽然想到一件事,當下振作起來開口道。

    “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什么時候回去,到時我給你接風!”鄭關聽到這里也興奮的道,雖然李植離開高麗可能會影響到他們鄭家的生意,但相比好友能回家這件事,些許生意上的事根本不足掛齒。

    “這個還說不準,不過你們的生意也要注意一下,最近高麗可能會有些不太平!”李植說到最后卻忽然有些嚴肅的道,高麗人最近有些膨脹了,竟然對大宋提出一些過分的要求,這也使得大宋對高麗的態度也發生一些變化,而身為使節,李植也最敏銳的感覺到自己也許不用再呆在高麗了。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