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1649章 突遇沈母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余飛離開雨巷時,外面霧氣早已散去。

    夏天的太陽光斜射下來,雖然還是上午,但光線依然毒辣。

    余飛迅速到街邊攔了一輛出租車,鉆進開了空調的車里,朝司機道:“師傅,去大瓊集團。”

    他是想著該去會會沈雨霏的時候了。

    “好。”司機答應一聲,打著方向盤朝大瓊集團的方向疾駛而去。

    不一會后,車子在大瓊集團門口停下,余飛付錢后下車,站在了大瓊集團門口不遠處。

    從這里望去,曾經熟悉的大瓊集團,讓他有一種物是人非之感。

    以前那道锃亮的大鐵門如今看上去都有些生銹了,曾經熱鬧的集團總部大樓也顯得冷清了許多,給人一種繁華過后的落寞之感。

    如此看來,新的主子真的是無心經營大瓊集團,之所以讓其茍延殘喘地活著,也許背后有著其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云州四大集團,天源集團垮了,大瓊集團日暮西山,現在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這以后云州的商場,估計將是美星集團和后起之秀的飛騰集團角逐的戰場了。

    余飛實在不想美星集團和飛騰集團展開廝殺,然而,商場如戰場,有些事發展到了某種程度,可不是由他控制得了的。

    正在他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陣吵嚷聲打擾了他的思緒。

    “滾滾滾,別再來了,我們沈總說了不認識你,不想見你,快走吧!”

    集團大門的側門,兩個保安將一個身穿橘紅色長裙的中年父女轟了出來。

    “兩位保安兄弟,我真是你們沈總的母親,求你們讓我再見她一次好嗎,就一次,你們行行好。”中年婦女苦苦哀求。

    這話聽在余飛耳朵里,讓他心里猛地一震,沈雨霏的母親?

    下一刻,余飛疾走兩步上前,鋒銳的目光望向那個中年婦人,從身材輪廓上看,還真有沈雨霏的幾分影子。

    當婦女被轟出來,帶著淚轉過身來時,余飛看清了她的面容,還真和沈雨霏有幾分相似,活脫脫一個中年版的沈雨霏。

    沈母被轟出來后,傷心地含著淚走到街邊,攔了一輛的士離去。

    余飛趕緊也攔了一輛的士車追在后面,緊緊跟隨。

    大概十分鐘后,車子在附近一家賓館前停下。

    沈母下車進了賓館,余飛也趕緊下車,悄然跟上。

    沈母住賓館三樓302房間。

    她的心情很受傷,不遠萬里從國外回來見女兒,可誰知道卻吃了閉門羹,女兒竟然不認自己了。

    人生在世,對一個母親來說,最傷心的事莫過于自己的親生骨肉不認自己。

    她進屋后,包包放在床頭柜上,然后頹然坐在床頭,想起幾次見沈雨霏的結果,不由得傷心欲絕,控制不住地捂臉嗚咽起來。

    “篤篤篤……。”

    突然而來的敲門聲讓沈母急忙止住哭聲,她趕緊抽出紙巾擦干眼淚,一雙風韻猶存的美目望向門口:“誰啊?”

    外面的人沒有回答,只是敲門聲繼續。

    沈母只好站起來走到門口開門,門打開,一個挺拔的身影站在門口,是一個陌生的年輕小伙子。

    “你是……?”沈母帶著疑惑的目光盯著門口站著的余飛。

    “阿姨你好。”余飛微微一笑:“我叫余飛,雨霏的朋友。”

    “雨霏的朋友余飛?你就是余飛?”沈母臉上露出喜悅和激動之色:“快快,進來坐。”

    余飛愣了愣,感情她知道自己啊,這就好辦事了。

    “謝謝阿姨。”余飛謝了一聲,也不多客氣,立馬進屋。

    “余飛,坐坐,我給你倒茶。”沈母激動的忙著招呼。

    “不用了阿姨,我不渴。”余飛勸住沈母:“您坐,您坐。”

    “好。”沈母也不勉強。

    兩人坐好后,余飛道:“阿姨,剛才我去大瓊集團的時候,看見您被趕出來,于是就跟過來了,您不介意吧。”

    “不不,我不介意。”沈母急忙擺手:“余飛啊,以前我和雨霏打電話的時候,那孩子就經常提到你,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這話讓余飛明白了,難怪沈母知道自己,原來是以前沈雨霏打電話跟她說過自己。

    “余飛,我正想找個人問問呢,雨霏這孩子是怎么了?跟換了一個人似的,連我這個當媽的人都不認了,我……,我……。”說著說著,沈母悲從心頭起,眼淚又來了。

    “阿姨,您別急,咱們慢慢說。”余飛急忙勸說,并送上紙巾。

    沈母接過紙巾擦干眼淚,無奈的哀嘆一聲:“余飛啊,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怎么回事嗎?”

    余飛苦笑了下:“阿姨,不滿您說,我也正想說這事,她連我也不認識了。”

    “啊?”沈母面露驚愕之色:“怎么回事?”

    “阿姨,事情是這樣的……。”隨即,余飛便將沈雨霏帶千人商團在迷霧森林遇難,然后又死里逃生回來的情況說了一遍。

    聽完事情經過,沈母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謝天謝地,感謝上天保佑我女兒能平安回來啊!”沈母雙手合十,朝上天感謝著。

    看著沈母的樣子,余飛心里感嘆一句: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阿姨,我懷疑雨霏可能是失憶了才不認識您,她不是故意的,所以請您不要傷心。”余飛安慰道。“是是,我不傷心了,我就說嘛,雨霏那孩子以前一向孝順懂事,怎么會不認我這個媽呢,原來是情有可原的啊。”沈母知道事情緣由后,原來沮喪的表情立馬消失,臉上

    出現了喜極而泣的淡淡笑容。

    “余飛啊,會不會雨霏腦部受了什么傷導致的失憶?”沈母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緒,朝余飛問。

    “這個……。”余飛想了一下:“這個說不準,必須得去專門的醫院進行檢查才行,可問題是現在我們沒辦法送她去檢查。”

    沈母眉頭皺起來,余飛這話說得沒錯,現在沈雨霏都不認他們了,就像陌生人一樣,脾氣性格也變了,都直接派人轟自己的母親了。這種情況下誰能送她去醫院?沈母和余飛貌似都不行。關鍵是沈雨霏會心甘情愿地跟著去嗎?顯然不大可能,怎么辦?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