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1205章 還賬的時候到了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景董,就算這信是真的,可鐵牛不一定是你兒子啊?也許,此鐵牛非彼鐵牛啊。”

    戰神苦勸著,一把奪過旁邊手下的手電筒,光柱落在對面破船上的鐵牛身上,兩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父子好吧,差距太大了。

    就算基因突變,也沒變得這么離譜吧。

    “景董,你仔細看看,他像您的兒子嗎,一點都不像您啊。”戰神繼續苦勸。

    “戰神啊,我這位虎兒從小就不隨我,生出來的時候我都懷疑不是自己的兒子,為此偷偷地去做了醫學鑒定,這才確認是我兒子啊。”

    景國浩說起往事:“我景家幾代人都生長得矮小,好不容易有了這么一個兒子改變基因,你知道我對他寄以多大的厚望啊,可惜蒼天弄人,兒子在我身邊這么多年竟然沒認出來,唉……。”

    他這兒子長成這樣,完全沒他本人的半點影子,沒認出來倒也正常,能認出來那就怪了。

    “這個鐵牛,就是當年我去西北老家尋找他們母子時,從顧家帶出來的,是顧家的養子,他的身世我很清楚,和信上說的都吻合啊。”

    說著說著,景國浩激動得淚水差點溢出眼眶:“兒子,我的兒子,我們終于相認了。”

    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他竟情不自禁地朝前走去,戰神急忙將他攔住:“景董,在沒有確定之前,你一定要三思。”

    他知道景國浩此時心已經亂了,喪失了判斷力,必須阻止。

    正在這時,剛才神不知鬼不覺地閃進黑暗中的侏儒回來了,看到景國浩的情況,不解地問:“景董,發生什么事了?”

    看到侏儒回來,戰神趕緊道:“朱老大,勸勸景董吧,千萬別上了余飛的當。”說著,他便將剛才的情況簡短地說了一遍。

    了解情況后,侏儒也是瞳孔瞬間擴大,望向破船上的鐵牛滿臉的震驚和難以置信。

    就景國浩這種五短身材的人,能生出鐵牛這種高大強壯如一頭牛的兒子嗎?

    “不可能。”侏儒狠狠一甩頭:“景董,這事一定有詐,你先別激動,先冷靜。待我把他抓到,送醫院和您做了親自鑒定再說。”

    這話提醒了景國浩,讓景國粗糙的浩臉上浮現一絲猶豫。

    侏儒說得有道理,要進一步確認,必須去做親自鑒定,

    景國浩怎么說也是歷經風雨的大佬,很快冷靜下來。

    “呼……。”他做了一個深呼吸,平復下心中的激動,朝侏儒道:“朱老大,周邊有埋伏嗎?”

    侏儒輕輕搖頭:“景董放心,周圍我都探查過了,沒有埋伏,如果真有埋伏的話估計也是藏在那破船的船艙了,船艙就那么大,就算埋伏也埋伏不了多少人。”

    剛才侏儒閃進黑暗中,就是去查探周圍的埋伏了,可惜的是,他查遍了周圍,卻忽略了水上。

    “咱們這里這么多人,岸上和水上還有谷大瓊的人,這一戰打起來幾乎沒有什么懸念,唯一的麻煩是他們手中有鐵牛做人質,打起來我們可能有些束手束腳。”

    這倒是一個問題,景大董事長的兒子在余飛手里,打起來放不開啊。

    “堅決不能傷了我兒子。”景國浩咬牙道,語氣是不容置疑的堅決。

    接著,他抬頭望向余飛,喝道:“余飛,你今天既然把鐵牛帶來了,肯定還有其他條件,說你的條件吧,怎樣才能把人給我?”

    余飛笑了笑,望著景國浩嘆了口氣:“景國浩,你覺得你現在還能拿得出什么條件呢?”

    “這……。”景國浩噎住,開始后悔了,剛才就不該那么爽快地簽字畫押啊,現在可真是什么都拿不出來了。

    “麻的,又上當了。”景國浩心里暗罵,氣得咬牙切齒。

    “余飛,有種你下來跟老子單挑,大戰三百回合。”侏儒朗聲道:“聽說你余飛很牛逼,我很想試試。”

    “媽個比,一個侏儒小屁孩,囂張個毛啊,飛哥,我去宰了他!”李光牛逼轟轟地上前請戰。

    侏儒一聽別人說他“侏儒小屁孩”,這是他最忌諱的稱呼,當即炸了:“光頭,你下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下就下,我特么一棍子將你敲回你媽肚子里去!”李光更囂張。

    “我草。”侏儒氣得一蹦老高,“嗖”的一聲就竄了出去,戰神想攔都攔不住。

    “李光,退后。”余飛卻將李光喝住:“沒我命令,你敢亂動,看我怎么收拾你。”

    冰冷刺骨的聲音讓李光心頭一顫,沒辦法,只好郁悶地收住沖出去的腳步,手里揚起的鐵棍無奈地放了下去。

    侏儒沖到破船下,朝上面的李光大吼:“光頭,下來啊,你特么是有卵的男人嗎?下來!”

    “我,我……。”李光也是禁不起激將的人,氣得腦門冒煙,但又不敢違背飛哥的命令,只好憋著,都憋出了內傷。

    余飛冷冷一笑,手從懷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家伙,冰冷的槍口頂在鐵牛的腦袋上,嚇得鐵牛大叫:“不要殺我,別殺我,別殺我飛哥……。”

    “虎兒!”看到自己兒子被槍頂著,嚇得景國浩失聲大叫,就要沖過去,被戰神緊急攔住。

    “景董,冷靜。”戰神低喝。

    “你讓我怎么冷靜,那是我兒子,我兒子啊。”景國浩大吼。

    雖然說要做親子鑒定,其實心里他已經多半認定這個兒子了。

    戰神臉色不爽了:“景董,我是來幫你的,如果你不聽勸的話,那么很抱歉,我這就走。”

    “這……。”景國浩臉色一愣,狠狠喘了一口氣,再次將激動的心緒平復下來:“戰神,不好意思,我太激動了。”

    這個時候,他可還得依仗戰神,戰神一走,他就真沒法跟余飛斗了。

    “朱老大,別激動。”沒辦法,景國浩只要讓侏儒先回來再說。

    侏儒投鼠忌器,景國浩兒子在余飛的槍口下,他只好壓著滿腔怒火退了回去。

    “余飛,你到底想怎樣?”景國浩瞪著眼怒問。

    “哼。”余飛冷哼:“景國浩,還記得當初你廢了侯立杰一根手指的情景嗎?”

    “這……。”景國浩臉色瞬間一僵,好像意識到了什么,臉色一點點地慘白下去。

    “立杰,你來說吧。”余飛朝后面的侯立杰指示道。

    “是。”侯立杰站出來,手里的開山刀交到左手,右手高高豎起,在手電筒光柱的照射下,最后那根手指光禿禿的。“景國浩,記得我這根沒了的手指嗎?”侯立杰想起當時的情景,眼里燃燒起憤怒的烈火,咬牙切齒地道:“當初我說過,你斷我一指,他日我斷你十指,今天你還賬的時候到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