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1150章 又有大事發生了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個叫虎兒的兒子……。”斷刀的目光望向余飛手里拿著的那封信:”估計,答案應該在這封遺書里。”

    “飛哥,如今景國浩唯一的兒子景躍南已經變成白癡,這個兒子就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咱們只要把他這個兒子抓在手里,就等于是抓住了他的一個死穴。”

    斷刀狠狠建議道,心思還真夠狠的。余飛沒有說話,將信拆開,里面取出一封信打開,果然是一封遺書,確切地說這是一封給景國浩的遺書,遺書里很大的篇幅都是勸說景國浩要放下屠刀一心向善,接著便是她出家以來的懺悔心得,最后那

    個兒子的秘密才終于揭曉。

    “飛哥,上面說了什么?”斷刀看到余飛看完后,好奇地問。

    余飛沒有回答,直接將遺書遞給他,讓他自己看。

    斷刀將遺書看完后,嘴里吐出一句難以置信的話:“我靠,不是吧。”

    看到斷刀那表情,侯立杰和李光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咋了,上面說什么?”

    斷刀抬起頭,臉上的難以置信的表情更甚:“太巧合了。”

    “哎呀,你特么倒是說啊,巧合你妹啊。”李光不耐煩了,一把將遺書搶過來,自己看。

    雖然他文化水平不怎么高,遺書上密密麻麻的字讓他頭疼,有些字還不認識,但大致意思他能看懂。

    “我靠,這么巧合!”這家伙看完也發出怪叫聲。

    侯立杰的好奇心被勾引得跟貓抓癢似的:“李光,快給我看看。”

    李光將遺書遞過去,侯立杰迫不及待地接過去,看完后,也是一聲怪叫:“靠。”

    開車的阿發受不了了,尼瑪,能不能別“靠”這么多,勾得他的好奇心也大起。

    “侯少,給我看下。”

    “看什么看,你在開車呢。”侯立杰沒甩他,趕緊朝余飛道:“飛哥,接下來咱們怎辦?”

    “連夜回云州。”余飛沉著臉吩咐。

    “OK。”一幫人轟然領命。

    “阿發,車開快些。”侯立杰催促道。

    “那你可坐好了。”阿發嘴角一抽,一踩油門,“轟”一聲巨響,車子猛然沖出去,嚇得侯立杰趕緊抓好安全帶,嘴里大罵阿發缺德。

    車子快速朝山下疾馳而去,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就在這時,余飛手機“滴滴”的警報聲響起。

    聽到這警報聲,他心里一震,因為這個警報代表了有緊急情況聯系。

    這種警報電話,即使關機也能自動啟動。

    “飛哥,你手機還會報警啊?”侯立杰從副駕駛座上轉過頭來,新奇地道。

    余飛不予理會,拿出手機開機,先是彈出N個未接電話,大部分都是梁正武的。

    這個時候,余飛沒空去理會那些未接電話,他急忙按下那個警報器,讓手機停止警報,接著用密碼解鎖打開一條全是奇怪代碼,別人看不懂的短信。

    上面代碼翻譯過來的意思是:今晚雨巷,黑魔王分部見。

    是黑魔頭發來的緊急通報,余飛心里隱隱感覺出,可能又有大事發生了。

    這個時候發生大事可真不是時候,他自己一大堆事還沒搞定呢。

    ……

    云州,國浩大酒店,今晚景國浩請谷大瓊出面,盛情宴請警局的領導——新任局長陳斌和政委林永全等人。

    一個豪華包廂內,景國浩和谷大瓊親自作陪,親自招呼陳斌和林永全,至于其他的人就在其他包廂,讓其他人去招呼了。酒過三杯,一番客套后,谷大瓊在旁邊旁敲側擊地朝陳斌詢問:“陳局啊,景董早就想請你們吃頓便飯,大家認識認識,可惜一直沒有機會,今天總算是請到了。那個,景兄,有什么誤會盡可以當面和陳局

    說清楚嘛,大家現在都是朋友,自己人不是,有什么話盡管說。”

    “對對,谷總這話說得對,大家自己人,有什么誤會直接說清楚就是。”陳斌三杯高度茅臺下肚,臉有些紅,說話的嗓門也比平時大起來。

    不過,說出這句話后,他猛然一頓:“誤會?等等谷總,我們和景董沒什么誤會啊,何來說清楚一說?”

    “啊,沒誤會?”谷大瓊和景國浩都是一副驚訝的表情,不知道是真的很驚訝,還是故意的。

    “是沒誤會啊。”陳斌看到兩位云州商界大佬的反應,一臉懵逼地望向政委林永全:“政委,咱們和景董有什么誤會嗎?我怎么不知道。”

    林永全也很懵逼,使勁想了一下,搖頭道:“沒有吧,我也不知道啊。”“不是吧,刑警隊的行動你們兩位大領導都不知道,這么說是他們擅自行動咯。”谷大瓊故意夸張叫起來:“陳局,林政委,刑警隊這樣的做法是瞞上欺下啊,連我這個警察系統外的人都覺得太過分了,這完

    全沒把你們當領導的放在眼里啊。這么大的事,怎么說也得跟你們匯報一下吧。”

    這話就更讓陳斌和林永全懵逼了,說了半天,他們也沒明白怎么回事啊。

    “谷總,刑警隊到底干什么了?”陳斌皺眉問。

    “這個……,事情是這樣的,最近刑警隊的人頻頻對景董的人下手,連景董下屬的一個助理,叫穆少靖的人,都被刑警隊的人給秘密抓捕了。”這事景國浩不好說,谷大瓊幫忙了。

    “等等。”陳斌臉色一變:“谷總你說什么,刑警隊抓了景董事長手下的助理?”

    老實說,陳斌不敢相信。如果抓一般的人他不知道情有可原,可動景國浩身邊的人,而且還是助理這樣的重要人物,刑警隊竟敢不打報告就擅自行動,簡直是目無王法,哦,不,應該是目無領導,無法無天了,誰給他們的權利和

    膽子。

    “政委,真有這事?”陳斌望向林政委,他有些懷疑是林永全瞞著他下的命令。

    當然,也不怪他這個懷疑。

    云州警察系統就他兩人最大,動景國浩身邊的人這種行動,沒有得到他們兩人中任何一位同意,估計下面的人也沒那膽子敢這么做。

    而他本人沒有下這個命令,那就有可能是政委林永全了。

    如果真是林永全瞞著他下的命令,這個事情他就不樂意了,政委這是要將他架空的節奏嗎,他才是一把手好吧。陳斌這種人資質平庸的普通之輩,涵養和城府都有所欠缺,心里的不滿很容易直接表露出來,尤其是在幾杯酒的作用下,臉上那不滿的情緒更是赤果果。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