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952章 讓余飛成長成將軍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趙得知利劍小隊覆滅真相后,要求老爹帶他去看利劍小隊當年的隊長。

    隨后,幾個人便跟著老爹花了近兩天的時間,來到了這處靠近邊界的山林,找到了當年利劍小隊隊長的墳墓。

    這個小墳包,便是當年老爹親手掩埋利劍小隊隊長的地方。

    趙老將軍犀利的目光望著那個墳包,耳朵里聽著老爹的哭聲,心底一陣翻江倒海。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尸還。”

    一聲嘆息,他走到墳墓前,微微一鞠躬。

    “永杰啊,我來看你了啊!二十年,二十年了啊,你整整在這里睡了二十年,我趙任功來晚了啊!”

    “撲通”一聲巨響,老將軍跪在墳前,渾濁的淚水從眼眶滑出。

    “首長。”后面的警衛員小吳嚇了一跳,哪有首長跪下屬的道理,他想上去攙扶,被老將軍阻止。

    “小吳,你在一邊站著。”老將軍揮揮手。

    “是!”小吳身為老將軍的警衛員,堅決執行首長命令。

    “老首長,你……,這不可啊……!”老爹惶恐地苦勸道。

    然而,老將軍不為所動。

    金虎上前攙扶住老爹,安慰道:“老爹,您身體不好,不要太傷心了。”

    老爹搖頭嘆息:“金虎啊,你知道這墳包里的人是誰嗎?”

    金虎早就被老爹和趙任功的表現搞得一臉懵逼了,他哪里知道墳包里的人是誰,滿心的疑惑和不解想問,卻又不好問,只好先安慰老人家再說。

    “他就是余飛,你們飛哥的親生父親啊。”老爹哭著道。

    金虎渾身一顫,一雙虎目盯著墳包,表情驚愕,眼里震驚之色閃過:“老爹,這,真是飛哥父親的墳墓?”

    “是的。”老爹點頭:“二十年了,既然老首長找到這里,這個秘密也沒必要隱藏下去了。隊長,你不會怪我吧。”

    “李朝勝啊,李朝勝,你隱瞞了這么多年,這才是真正的該怪你啊。”趙任功指著老爹,又氣又恨。

    老爹實際姓李,而不姓周,他的真名應該叫李朝勝,二十年前,他到云州后,為了隱藏身份,把“李”姓改成了“周”姓。

    “你知不知道,當年我們找到了利劍小隊所有犧牲的成員,就少了余永杰和你李朝勝。經過幾年的尋找無果后,你們被列入失蹤名單。”

    “后來,我們破獲了一個驚天秘密,永杰的妻子竟是某組織打入我方內部的高級間諜虎刺梅。于是,便有人懷疑永杰和你可能被虎刺梅策反,做了叛徒。利劍小隊全軍覆滅,就是被你們所害……。”

    “你覺得,你隱瞞了這個秘密,讓這個叛徒之名背上一輩子,甚至背進墳墓里,很光榮嗎?啊?永杰躺在這個墳墓里,背著叛徒之名,他會瞑目嗎?”

    趙任功惱火不已,指著老爹嚴厲喝問。

    老爹被喝住,心如刀絞,淚水再次涌出。

    身為一名保家衛國的軍人,他們可以犧牲,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可是絕沒有誰愿意背負“叛徒”的罵名。

    他李朝勝不愿意,躺在墳包里的余飛的父親更不愿意。

    “首長,我錯了,可是我,我必須執行隊長的命令啊!”

    老將軍抬手指著老爹,恨鐵不成鋼:“李朝勝啊,身為軍人執行命令是不錯,但是,你怎么就那么迂腐,那么死板。你就不會想一下執行這個命令的不良后果嗎?你啊,就是一個榆木腦袋。”

    “唉……。”最后,趙任功一聲無奈的嘆息:“算了,事情已經過去,多說也沒有什么意義,如今真相大白,能證明你們不是叛徒就好,我就擔心你們真是叛徒,影響了余飛那孩子啊。”

    提到影響到余飛,老爹急忙道:“老首長,這事和余飛那孩子無關,就算有錯,也是老一輩的錯啊,他當時還是一個孩子,是無辜的啊。”

    “我當然知道他是無辜的。”趙任功接話道:“可是別人……。”

    話說到這,老將軍突然打住話頭,鋒銳的目光掃了一眼旁邊攙扶著老爹的金虎,不得不開口道:“金虎,你和小吳去那邊看看吧,我和你們老爹有話要說。”

    這話金虎和小吳都明白,那就是接下來的談話不方便兩人知道,尤其是不方便讓金虎聽到。

    “是。”小吳自然沒二話,堅決執行命令。

    金虎卻猶豫了,擔心地道:“可是老爹這里……。”

    “放心,我扶著他。”老將軍起身走過去,親手扶住老爹。

    老爹誠惶誠恐:“老首長,這可使不得,你們放開我,我自己能行。”

    “有什么使不得的,這里沒有首長。”趙任功一邊扶著老爹,一邊命令的表情示意金虎離開。

    金虎也沒辦法,只好放開老爹,和警衛員小吳站得遠遠的,默默地守護著兩位老人。

    ……

    時間在兩個老人的交談中一點點過去。

    半個小時后,老爹嘆道:“老首長,謝謝您對余飛這孩子的關心,當初讓這孩子去當兵,我也有讓他繼承他父親遺志的意思。可這孩子和別人不一樣,他有自己的主見,恐怕要枉費您的一片苦心了。”

    “正因為如此,朝勝啊,我希望你能勸勸他啊。你身為他的養父,他多少應該聽你的。”趙任功請求的語氣道:“這孩子,天生就是當兵的料,如果退役了那就太可惜了,也是國家的損失啊。”

    老爹輕輕搖頭:“老首長,我不想干涉余飛這孩子的人生選擇,我也干涉不了,我現在也沒資格干涉啊,唉……。”

    老人一聲哀嘆:“我自己的兒子都教不好,還有什么資格去教隊長的兒子呢。”

    想起自己親生兒子周強,那個大逆不道的畜生現在還在監獄里,那是赤果果的教育失敗的產物。

    而反觀余飛,不用人教,靠著自己的能力和主見混得風生水起,他真沒資格去教余飛什么。

    老爹兒子的事,趙任功也有所了解,也理解老爹的心情。

    他拍了拍老爹的肩膀:“盡力而為吧,我想,你們隊長在九泉之下,也希望他的兒子能夠像他一樣,成為一名真正的軍人。”

    “老首長,他難道現在還不算一名真正的軍人嗎?”老爹反問。

    “額……。”趙任功一頓,尷尬一笑:“是,他已經是一名真正的軍人了,但據我所知,他一直想退役。”

    “以前沒搞清楚他父親是否叛變,我也不好多說什么,現在既然搞清楚了,我就必須為國家挽留住他,讓他以后成長為一名功勛赫赫的將軍。”

    這話讓老爹猛地一震,心跟著激動起來。讓余飛成長為一名將軍,多么耀眼的存在,這是真的嗎,余飛能做到那一步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