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904章 間諜之花:虎刺梅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虎狼谷外面,趙劉兩位大佬望著外面深邃的夜空,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夜間清涼的空氣。

    冷風吹過來,吹在二人身上,讓趙老頭冷靜了不少。

    “老趙啊,其實小羅說得對,余飛有權利知道自己親身父母的事,咱們這么做,的確有些不近人情了。”劉政委嘆道。

    “唉……。”趙老將軍一聲長嘆:“老劉,你說,我是不是錯了?可是,這事要告訴他,他能接受嘛?他的父親是叛徒,他的母親是我們的敵人,是他守護的這個國家的敵人,這……。”

    劉政委一時也不知說什么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半響后,他一聲嘆息:“是啊,實在讓人難以接受啊,但他總要面對的,我們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

    “我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趙老帶著憂慮的目光望著遠方:“其實,我還有更深一層的憂慮啊,這件事會影響他的前途。”

    “雖然這個年代,咱們不講出身,但是,背負著父親是叛徒之名,母親是危害我們國家的間諜頭子,他要說不受影響那是不可能的。”

    “這個秘密一旦揭露,那些對余飛早就有成見的人會怎么做,我們無法預料。要知道,余飛這小子,能辦事也能惹事啊,他的桀驁不馴和我行我素,得罪了不少人啊。”說到這些,劉政委也只能苦笑一聲:“老趙,你這么一說,還有一件事咱們可能忽略了,當年利劍小隊全軍覆沒,那些犧牲的成員家屬,如果知道他們是被余飛的父母害死的,會不會將這筆賬算在余飛的頭

    上?”

    這話讓趙老將軍愣住,半響后,他揉了揉額頭:“老劉,余飛的父親是我的兵,我了解他,你真相信他會背叛嗎?”

    老將軍沒有回答劉政委的話,反而問了另外一句。

    劉政委呼出一口悶氣,他知道,這位老搭檔至今也不愿意相信余飛父親背叛的事實。“老陳,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事實咱們必須面對。”他表情鄭重地道:“余飛的母親是赫赫有名的間諜之花——虎刺梅,這已經是確定了的事。這些年,咱們因為她而導致的損失,也是慘重的,利劍小隊的全

    軍覆滅,就是其中之一啊。”“可是老劉,虎刺梅是虎刺梅,余飛的父親是余飛的父親,兩者是不同的兩個人,再說,虎刺梅的事咱們也有責任,別忘了,當初還是你我做的牽線人呢,這能全部怪余飛的父親嗎?”老趙提起當年做紅娘

    牽線的事,心里一陣絞痛。

    “這……。”劉政委也很內傷。當年他這位政委可是最積極的,誰讓他管的是生活方面的事嘛,要說責任,他責任更大。

    兩個老家伙一時尷尬了,誰都不好意思再說什么,于是現場再次陷入沉默,只有夜風吹起時發出的“呼呼”聲。

    “呵呵……。”許久后,老趙發出一聲自嘲的笑:“說起來,是我們害了余飛的父親,害了利劍小隊,我們才是真正的罪人啊。”

    “老趙,你也別太自責了。”劉政委安慰道:“事已至此,你就不要……。”

    “不。”老趙將劉政委的話打斷:“老劉,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弄清楚,我準備去云州一趟。”

    這話讓劉政委一頓,急道:“老趙,以你的身份去恐怕不合適啊,至少現在不能去,如今的云州就是一個火藥桶,太敏感了。”

    “放心,我不會大張旗鼓地去,秘密去一趟就行了。”老趙堅定的語氣道:“要搞清楚這件事,余飛的養父是關鍵,我必須親自去見這個人一面。”

    “可是……。”劉政委還想勸說。

    “別說了老劉,咱們搭檔這么多年,你知道我脾氣。”老趙語氣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劉政委苦笑:“好吧,我多派幾個人陪你去。”

    “不用,人多了反倒不方便,還容易暴露。”老將軍拒絕道:“我帶一個警衛去就行了。”

    “這怎么行?”劉政委不同意了:“云州那個地方,現在各方匪徒云集,你帶一個警衛是絕對不行的,我得對你的安全負責。”

    “要不這樣,我讓老陳那邊跟云州打一下招呼,他最器重的梁正武在云州身居高位,保護你的安全應該沒有什么問題,而且梁正武一直和余飛合作得不錯,讓他保護你的安全,我也放心。”

    趙老擺手:“這么一來,那不是等于告訴大家,我去云州了嘛,還秘密個屁啊。行了,就這樣決定吧,回去,馬上出發。”

    老將軍大手一揮,豪氣干云地道:“當年槍林彈雨都不怕,區區一個云州咱們怕什么。”

    說完,他大步朝黑暗中的停車場奔去。

    劉政委急得一邊追一邊苦勸:“老趙,你聽我說,好漢不提當年勇,咱們現在不比當年,你不要逞強啊,三思啊……。”

    ……

    阿爾艾斯醫院附近,余飛和羅妞妞入住的賓館。

    羅妞妞自己先上樓進了房間,但她可沒真的安心休息,而是拉開窗簾,望著下面停在賓館前的那輛邪惡軍用越野車,心里一個勁地在嘀咕:“兩人到底在談什么呢,這么久了還沒有談完?”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終于看見余飛從車里出來了,那輛邪惡的軍用越野車轟鳴著呼嘯離去,消失在遠處黑茫茫的夜色中。

    車子走了,余飛該上來了吧?

    可讓羅MM奇怪的是,余飛卻站在夜風里,一動不動,就這樣站了許久,然后才緩緩轉身,一步一步朝賓館大門走來。

    他走得很緩慢,走得很沉重,好像步子有千斤重一般,那表現,和以往相比簡直跟換了一個人似的。

    羅妞妞心里一沉,難道出什么事了嗎?剛才他們到底談了些什么?

    帶著好奇和對余飛的關心,她迅速拉上窗簾,轉身打開房門走出去,跑到電梯門口等著余飛上來。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

    上一個電梯而已,她足足等了五分鐘,仿佛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夜晚,才終于等到電梯發出“叮”的一聲響,電梯門緩緩打開。余飛站在里面,電梯停下來了,竟好像不知道一般,依然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電梯燈光照耀下,那張剛毅的臉,羅妞妞第一次看到了一抹哀傷之色,讓她女人的心莫名地不由得一痛,心情也跟著哀傷起來

    。這就是愛一個人的感覺嗎,他的痛苦,也是自己的痛苦。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