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880章 火爆的沙場生意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飛哥。”阿發的電話一接通,阿發的聲音拌著汽車的轟鳴聲一起傳過來。

    現在阿發負責汽車城,這位愛車族玩車玩得不亦樂乎。

    “阿發,汽車城那邊情況如何?”余飛隨口問了一句。

    “嘿,那肯定差不了,我這兩天可是賣出去上百萬的車哦。”阿發興奮地道。

    車子這玩意,別看賣出去這么多,但利潤可沒多少。

    汽車行業如今競爭激烈,利潤已經不如以前那么火爆了。

    “嗯,干得不錯,繼續努力。”余飛鼓勵了一句。

    “飛哥,就是這些天黑皮挺不正常的,經常出錯,搞得客戶都投訴好幾回了,害得我一個勁給人賠禮道歉才搞定。”阿發突然苦起臉道:“飛哥,大家都是兄弟,我也不好怎么說他,您有空說說他吧。”

    余飛眉頭微皺:“他怎么了?”

    “還不是因為那個女朋友的事鬧的,聽說訂婚那天晚上,大軍都和他吵起來了,說什么大家不再是兄弟,唉……。”阿發無奈地嘆道。

    “這事怎么沒人跟我說?”余飛眉頭皺得更深一分。

    按理說,黑皮訂婚是大事啊,他這個當大哥的必須去道賀一番才是。

    更搞不懂的是,人家黑皮的大喜事,怎能在那天吵架,還吵得兄弟都做不成了,大軍那小子也太不懂事了。

    “飛哥,您那天不是外出了嘛,估計是太忙了,都沒來得及跟你說。”阿發解釋道。

    “好,我知道了,等下我去問問怎么回事。”余飛沉著臉道,大軍那小子該收拾收拾了。

    “現在你先放下手里的活,幫我去做件事。”余飛轉到正題。

    “飛哥你說。”阿發迅速將車子熄火。

    “還記得當初我們去快活林監控室里,拿到的那個硬盤里的視頻嗎?”余飛問。

    阿發一愣,想起那個硬盤里的視頻,當即奸笑道:“飛哥,那肯定記得啊,咋了,是不是派上用場的時候到了。”

    “嗯。”余飛點頭。接著便吩咐阿發如何如何做。

    吩咐完這事后,他掛了阿發電話,立即撥打王大軍的號碼。

    王大軍幾人已經回到玉仙宮酒店,接到飛哥的電話,不敢怠慢,立即接通。

    “飛哥,我們回來了,有……有啥事嗎?呼,呼……。”王大軍一邊呼氣,一邊回電話。

    這會,他正好金虎張小胖還有幾個保安在室內訓練室里訓練。

    余飛的要求,作為玉仙宮的保安,一定要是精銳,所以搞了一個室內訓練室,除了特殊情況和假期外,每天都讓金虎監督大家進行一定時間的鍛煉。

    “你小子怎么回事?”余飛劈頭就問,聲音頗為嚴厲,嚇得王大軍一愣,不知道自己做錯啥事了。

    “飛,飛哥……,我,我沒啥事啊?”王大軍支支吾吾地道。“還說沒事,黑皮的事怎么回事?”余飛聲音更冷一分:“你小子,聽說在人家訂婚宴上吵起來了。你腦子進水了,黑皮是咱們兄弟,他的大喜之日,就算有天大的事,你也得忍著不懂嗎?不但不能吵,還得

    給他撐場面,幫著招呼好客人。”

    “呃,這事啊。”王大軍立馬哭喪起來:“唉,飛哥,這事本來早該告訴你的,可景躍南的事這么一鬧,還給忘了。您些先別忙發火,聽我解釋。”

    隨即,王大軍便將黑皮訂婚宴的情況詳細地說了一遍。

    聽王大軍說完,余飛覺得不可思議,有些不相信這話的真實性。

    “飛哥,您說那種情況下,我能不發火嗎,能不生氣嗎?”王大軍反問道:“就黑皮做的那混賬事,他對得起父母嗎,對得起兄弟嗎?咱們是看錯人了。”

    “嘶……。”余飛皺起眉:“你說的是真是假?”

    “哎喲我的飛哥,我啥時候敢跟您說假話啊。”王大軍郁悶地道:“您要不信,可以問虎哥,還有小胖。”

    “大軍,咋了?”說到虎哥,金虎立馬走過來。

    “虎哥,關于黑皮的事,您跟飛哥說說,飛哥還不相信我說的呢。”王大軍當即便將手機轉到金虎手上。

    “飛哥,黑皮訂婚那晚上的事,大軍說的都是真的。”金虎保證道:“說真的,我認為大軍做得沒錯,黑皮做的真不是人事,為了一個女人,我覺得不值得。”

    余飛沉默了一會,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這事我來處理。”

    余飛放下電話,臉色有些陰沉。

    想了一下后,他撥通侯立杰的電話:“立杰,現在在哪?”

    “飛哥,在沙場這邊呢。”侯立杰的聲音混合著沙場機器的轟鳴聲傳來。

    “飛哥,我跟您說啊,現在沙場生意太火爆了,昨天一天的進賬就是一百萬,去除成本,咱們凈賺六十萬,賺翻了啊,哈哈……。”

    侯立杰興奮得不要不要的,這沙場太賺錢了,簡直是暴利啊。

    這利潤也讓余飛感到吃驚,一天六十萬,十天就是六百萬,一個月一千多萬啊。

    當然,這是理想化的狀態,不可能每天都賺六十萬,真要這么賺法,那很快大家就可以成為千萬富翁了。

    “朱葛先生都忙不過來了,這不,我現在得四處找人幫忙不說,有時候還得自己上陣。”侯立杰激動地說著。

    余飛欣慰一笑:“立杰,辛苦你們了。”

    說來他還蠻慚愧的,自己這個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竟讓兄弟們辛苦。

    “嘿嘿,飛哥啊,這不辛苦啊,有錢賺,我倒希望天天這樣辛苦啊,哈哈……。”侯立杰大笑。

    “額……。”余飛一頓。這話說的也是,有錢賺,還怕這點辛苦嗎,比那些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玩命賺黑錢的匪徒強多了啊。

    “對了飛哥,你找我有事嗎,沒事我去忙了哈。”現在侯立杰是真忙。

    “有件事需要你去辦下。”余飛也不再浪費時間,直接道:“黑皮的事你知道吧。”

    侯立杰和阿發是好“基友”,黑皮的事那肯定知道。

    “飛哥,我看黑皮那小子是欠抽了,好像這輩子找不到女人似的,都懶得說他。”侯立杰鄙夷地道:“就他那女友,不是我吹,只要我動動手指頭,能招來一大票。”

    “飛哥啊,我們說不了他,還是您出馬管管吧,那種女人就是給男人玩弄的爛貨,真不能娶回家做媳婦。”

    余飛嘆了口氣:“愛情使人盲目啊。”

    “飛哥,他那什么破的愛情,跟那種女人談愛情,就是個煞筆。”侯立杰有些火氣道:“黑皮就特么一煞筆!”

    “行了,都是兄弟,什么煞筆不煞筆的。”余飛打斷他的話:“你認識的人多,叫人調查一下那個馬彤,盡快找到有用的證據交給我,我來處理。”“這事簡單,我馬上去辦。”侯大少身為曾經的四大惡少之一,道上朋友多著呢,要查一個在KTV混的小姐,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