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861章 一日虎狼人,終身虎狼的兵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二,你冷靜些。”刀戩上前喝道:“小不忍則亂大謀,她是撒旦先生對付余飛的一張底牌,你這樣做,會毀了先生的計劃。”

    “放心,我不會弄死她,不會毀了先生的計劃。”朱二不以為然地獰笑道:“我只是讓她知道老子有沒有種而已,哈哈……。干余飛的女人,我特么干定了,你今天就是用槍頂著我的腦袋,我特么也干定了。”

    說完這句,他一聲怒吼:“都特么愣著干什么,動手啊,老子干完了,也有你們的份,我要給余飛戴上N只綠帽子,哈哈……。”

    朱二已經瘋狂,無人能夠阻止。

    “是,哈哈……。”牲口們聽到朱二說的“有他們的份”,一個個當即跟打了雞血似的,哪還管什么刀戩,立馬如狼似虎地撲上去,有的扒褲子,有的叉腿。

    “畜生,畜生,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幫混蛋,人渣,你們不得好死的,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羅孝勇聲嘶力竭地嘶喊著,奮力掙扎。

    然而,她雙手被吊著,又怎能掙扎得脫幾個惡漢的魔爪,不一會,她便被剝筍子似的衣服褲子一件件剝下來。

    “不,不要……,余飛,余飛救我啊,嗚嗚哇……!”

    這一刻,曾經彪悍威猛的羅大警官,赫赫有名的鐵女警花,終于哭了,無助的時候,絕望的時候,她幾乎是本能地呼喊那個熟悉的名字。

    “余飛?哈哈……。”朱二獰笑:“余飛來了正好,就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的女人被老子干了!”

    “啊……!”突然響起的慘叫聲嚇了里面的人一跳,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羅孝勇抓住機會,已經褪掉外褲的白花花大長腿一個狠狠地高劈腿,劈在一個惡漢的臉上,鼻梁骨瞬間被劈斷,鼻血飚射。

    “啊……!”匪徒捂著臉,慘叫著瘋狂后退。

    “草,臭婊子,你還敢踢人!”朱二咬牙怒罵,左手握拳,狠狠一拳轟在羅孝勇的肚子上。

    “唔……!”羅孝勇發出痛苦的慘叫,這慘叫仿佛是從鼻孔里噴出來的,非人的劇痛讓她一陣禁臠,整個人差點昏死過去。

    接著,她嘴一張,“哇”的一聲大叫,一口剛才喝進去的啤酒噴出來,直射朱二的臉。

    朱二一聲怪叫,準備躲閃,但他褲子褪了一半,情急間躲閃沒注意,被褲子一絆,“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砰砰……。”

    “噠噠噠……。”

    外面,槍聲大作,有人在交火,而且殺進來了。

    刀戩在慘叫聲第一次響起的時候,就閃出去了,但很快他又退了回來,手里握著的狗腿刀在發抖,臉色慘白地一步步后退。

    一個挺拔的男子冷著臉,殺氣在身周滾滾咆哮,正在一步步地朝里面逼進了。

    “刀哥,怎么了?”里面的惡漢急忙沖上去問。

    朱二也迅速爬起來,一只手最快的速度穿上褲子。

    當他穿好褲子,看見門口走進來的余飛時,猛然一愣,眼皮跟著狠狠跳了一下。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余飛,這些日子他做夢都想殺的人來了,就出現在他眼前。

    沒有任何廢話,“刷”的一聲,他左手拔出手槍,黑洞洞的槍口瞄準門口進來的人,果斷開火。

    “砰砰砰……!”

    復仇的子彈狂暴射出,打在鐵門上,火星四濺,然而門口的人卻不見了。

    “混蛋!余飛,你特么別跑!”朱二大喝著就要追出去,一個人影一閃,余飛又出現在了門口,速度之快讓人匪夷所思,仿佛他從沒離開過。

    “給我打死他!”朱二朝手下大吼。

    “砰砰……。”

    “噠噠噠……。”

    外面,密集的子彈暴雨般傾瀉進來,幾個匪徒還沒來得及開槍,就已經變成了篩子,倒在血泊中。

    刀戩和朱二躲閃得快,要不然,也是被打成篩子的下場。

    “老大,我們來了。”

    猛子和張銳等人如一只只敏捷的獵豹,幾下沖到余飛后面,堵死了門口,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里面的還活著的兩人。

    “羅警官?”當他們看到吊在上面的羅孝勇時,一個個先是一愣,下一刻,便是滿腔的怒火。

    “草,我殺了你們!”憤怒的戰士們正要開槍,一聲大喝阻止了他們。

    “都別動,否則我殺了他!”刀戩手中的狗腿刀架在羅孝勇的脖子上,朱二也反應過來,手中的槍口指向羅孝勇。

    “獨狼?”猛子這才注意到刀戩,口里發出難以置信的聲音。

    獨狼,曾經虎狼大隊的一員,猛子見過幾面。

    可他怎么也不會想到,會在這里看見曾經的戰友,更不會想到,甚至不敢相信,堂堂虎狼大隊的精英,國家的守護者,犯罪分子們的噩夢,如今卻變成了犯罪分子。

    看到獨狼的這一刻,他內心是震驚的,也是憤怒的。

    虎狼大隊出來的人,無論是在役的軍人,還是退役了的人,終身使命不會變,那就是永遠都是國家的守護者,人民的守護者。

    國之利器,一日虎狼人,終身虎狼的兵,致死不變。

    這是他們的信仰,也是他們存在的意義啊。

    可是,獨狼竟然變成了刀戩,變成了罪犯,他無法接受,無法相信。

    刀戩聽到有人叫出“獨狼”兩個字,心頭一顫,驚愕的目光望向猛子。

    猛子此時穿著沒有標志的黑色多功能作戰服,帶著面罩,看不清臉,但那聲音,那氣質不會變。

    “你,黑狼?”

    黑狼是猛子在虎狼大隊的代號。

    “刀戩,你們認識?”朱二緊了緊手里的槍,驚愕地問道。

    刀戩默然點頭:“虎狼大隊,黑狼。”

    “這么說,你們都是虎狼大隊的了。”朱二大笑:“哈哈……,好好,來得好,這么多虎狼大隊的人,真是我的榮幸啊。一個天狼,一個黑狼,那么后面的是什么狼?”

    “錯了,其他人不是虎狼大隊。”刀戩低喝道。

    “管他是不是,瑪的,有種你們開槍啊,看誰的槍快!”朱二瞪向余飛,怒目圓睜:“余飛,看到了吧,你的女人在老子的手里,乖乖叫他們滾出去,否則,我打死他!”

    “王八蛋。”張銳怒罵,就要沖上去,被余飛攔住:“你們都出去吧,將其他匪徒全部清剿干凈。”余飛殺意森然,每一個字都帶著死氣,那是從死神口里發出的聲音。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