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673章 果決狠辣的手段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余飛一跳下車,看到衣衫不整,可憐兮兮的沈雨霏蜷縮在墻角瑟瑟發抖,那驚恐無助的可憐樣子,那滿臉的指印傷痕,哪還有曾經堂堂沈副總的一點樣子。

    余飛怒火中燒,看到那牲口砸過來的啤酒瓶,憤怒的一拳直接砸過去,將啤酒瓶砸爆,嚇了那牲口一跳,當場就傻眼了,手里拿著半截瓶子石化當場。

    憤怒的余飛可不會給他時間反應,一把奪過牲口手里的半截瓶子,尖銳的那一頭猛地斜插入牲口的小腹,這樣既可以給牲口造成巨大的痛苦卻又不至于出人命。

    接著握著瓶口一攪再拔出來,殘留在里面的啤酒泡沫和血水嘩啦的一下跟著啤酒瓶一起噴出來。

    廠房里發出了非人類的驚悚慘叫,勝過驚悚的午夜兇鈴。

    第一個牲口還沒倒下,帶血的尖銳瓶子扎進了第二個牲口的小腹,又是驚悚到極致的慘叫聲響起,第二個人捂著肚子倒下。

    最后那個綠毛被接連而起的凄厲慘叫嚇得渾身劇顫,哪還有心思去玩他的小白臉,放開曹俊偉撒腿就跑。

    然而,慌亂中一不小心踩到一個瓶子,“撲通”一聲當場就摔了一個狗啃屎。

    “啊……。”他驚恐地嘶喊,想爬起來,然而,一只大腳突然踩在他的手腕上,還在滴血的半截瓶子對準他的手背狠狠扎了下去。

    “噗!”一聲怪響,那只手被尖銳的半截瓶子釘在了地上。

    “啊……!”凄厲的慘叫聲震耳欲聾。

    整個廠房內,此刻全是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聲。

    余飛果決狠辣的手段收拾掉三個牲口,這才轉身朝沈雨霏走去。

    “余飛!”沈雨霏看到那個挺拔的身影走來,再也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爆發,猛然站起,不顧一切地朝余飛撲過去,然后狠狠地撲在男人溫暖而安全的懷抱里,放聲痛哭。

    “嗚嗚……,哇……。”

    這一場哭泣,昏天暗地,日月無光,風云為之變色,天地為之同悲。

    余飛的衣服盡數被淚水染濕,他幾次想將沈雨霏扶起來,但每次都被沈雨霏死死抱住不肯放棄,似乎這一刻,她抱住的不僅僅只是一個男人,而是她的全部。

    而且,兩人早已有過肌膚之親,現在摟摟抱抱已沒什么心里隔閡,自然是想怎么抱就怎么抱,反正不怕害羞。

    余飛沒有辦法,只好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肩膀,不停地安慰:“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這一場安撫,起碼耗費了余飛半個小時,早超過羅警花約定的時間了。

    這種情況下,余飛也沒辦法,超時也只能超時了。

    沈雨霏情緒稍微緩和下來后,余飛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將她抱上副駕駛座上坐好,之后撥打報警電話,讓警察來處理這個三個牲口。

    離去時,他注意到了曹俊偉,這位前任重案組的組長。

    曹俊偉捂著被刀捅得盡是血的后面,沖余飛慘嚎:“救我,送……送我去醫院,去醫院……。”

    余飛直皺眉,有些惡寒,實在沒勇氣把他抱進自己車里:“我已經報警了,警察會來救你的。”

    丟下這句話后,他坐進駕駛座關上門,掛上倒檔轟鳴著離去。

    “別走,不要走啊……,雨霏,雨霏救我!”曹俊偉急得不顧一切地向沈雨霏求救。

    然而,沈雨霏只是看了他一眼后,什么也沒說,眼里盡是淡漠和失望。

    ……

    余飛開著那輛破捷達一路將沈雨霏送到大瓊集團宿舍的樓下。

    這破車現在是真的破了,車頭被撞得凹凹凸凸,保險杠都耷拉下來,快拖地上去了,一只大燈的玻璃也變成了碎片,另一邊雖然沒碎,但也全是蜘蛛網一樣密密麻麻的裂紋。

    但破歸破,這車還是蠻扎實的,燈還亮。

    “到了,以后別喝那么多酒。”余飛停下車,朝沈雨霏柔聲道:“就算要喝酒,也要找靠譜的酒伴。”

    沈雨霏低下頭去,咬了咬鮮潤的紅唇,默默地點了點頭,嘴里發出呢喃般的聲音:“謝謝你!”

    余飛笑了笑:“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我送你上樓吧。”

    “嗯。”沈雨霏依然是默默點頭,嘴里發出一聲呢喃般的低語。

    余飛熄了車燈,熄火下車,繞過車頭,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輕聲問:“還能走嗎?”

    沈雨霏本想點頭,但鬼使神差地,她的點頭竟然變成了搖頭。

    她其實是可以自己走的。

    “我抱你上去吧。”余飛也不扭捏,俯下身上前一步,將沈雨霏柔軟的嬌軀從副駕駛座上抱出來,然后用腳將車門踢上,朝沈雨霏住宿的樓上走去。

    他來過這里,自然是輕車熟路了。

    沈雨霏幾乎本能地雙手環抱住余飛的腦袋,整個人靠在那溫暖結實的懷抱里,再也不害怕了,一顆心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只要有這個男人在身邊,她什么也不用怕了,哪怕是天塌下來,這個男人也會替自己擋著。

    余飛剛上樓梯,從上面下來一個魁梧高大的男子。

    “雨霏?”高大男子借著樓道的燈光,看到余飛懷里抱著的女生很熟悉,不由得驚訝地脫口呼叫出聲。

    聽到這聲音,本來整個人縮在余飛懷里的沈雨霏一顫,急忙抬起頭朝上面望去,不由得俏臉一愣:“譚宏?”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新任的保安部長譚宏。

    譚宏從上面下來時,手里拿著一大束鮮紅的玫瑰花。

    為了安撫虎威保安,他忙了一晚上,總算有空了這才匆匆地來找他的雨霏妹妹,打算請雨霏妹妹出去吃夜宵,然后兩人花前月下,回憶往昔兩人兒童時的快樂時光,再然后就是順理成章地深入談心……。

    可沈雨霏的房門緊閉,敲門也沒回應,打手機同樣也沒回應,于是等了一會后,他只能訕訕地打道回府,沒想到下樓時卻遇到了久等的雨霏妹妹。

    開始他有些不敢確定,他圣潔的雨霏妹妹怎么會在一個男人的懷里,摟摟抱抱的,如此的親昵。

    但是,當沈雨霏抬起頭,看清楚那張熟悉的俏臉時,譚宏愣住了,手里的玫瑰花脫手掉在地上,眼里盡是驚愕和難以接受的表情。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