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611章 為你設置的墳場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了這層樓,終于正常了,感覺到了人氣,沒有下面那種陰森森的感覺。

    暗淡的燈光下,弧形的玻璃窗前,一個老男人,一桌好菜,一壺好酒,兩個酒杯。

    老男人自然是龍父,他淡淡的目光掃了站在入口的三人一眼,目光落在前面的余飛身上:“你就是余飛吧。”

    兩人雖是第一次見面,但他已經早認識余飛。

    “飛哥,他是龍洋的父親。”侯立杰上前一步,在余飛耳旁小聲介紹道。

    余飛點點頭:“你們站這里等著。”

    吩咐了這句,他走過去,在龍父對面坐下,望著面前的那只空酒杯,用手捏起來:“這是留給我的吧。”

    “當然。”龍父一笑,拿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將酒壺遞了過去,好像兩人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余飛也不羅嗦,接過酒壺自己倒了一杯。

    “來,為咱們的見面干一杯!”龍父舉起酒杯。

    余飛淡笑著舉杯凌空一碰,抬頭一飲而盡。

    “喂……。”阿發急得臉都變了。

    “咋了?”侯立杰壓低聲音問。

    “飛哥怎么能隨便喝那酒呢,萬一酒里有問題呢。”阿發急道。

    侯立杰扯了一下嘴角:“飛哥既然敢喝,肯定沒事,用不著你操心。”

    “我……。”阿發噎住,只能恨恨瞪了侯立杰一眼。

    聽兩個人在這里嘀咕,龍父抬起眼皮望向兩人:“侯立杰,阿發,呵呵,兩位賢侄都是熟人了,沒想到今天會以這種方式見面。”

    “對了阿發,聽說你是我女兒龍英的男朋友,都和她同居了,這么算起來,我也是你的未來岳丈,你就這樣來見我這個岳丈的?”

    這話讓阿發一張臉都黑了,什么破岳丈,他們只是玩玩而已好吧。

    “咳咳……。”阿發尷尬地咳了兩聲:“那個,龍叔叔,我和龍英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是嗎?普通朋友會同居嗎?”龍父嘲諷的語氣問。

    “我們那也只是玩玩而已。”阿發不想再糾纏這個尷尬的問題,急忙轉移話題道:“龍叔叔,其實我們今天來也沒惡意,只要你告訴我們龍洋在什么地方,飛哥不會為難你的。”

    “哼,哼哼。”龍父笑,陰冷地笑:“飛哥?叫得多么的尊敬,難道,龍英一個跟你上過床的女人,還比不過一個所謂的‘飛哥’嗎?”

    又扯到龍英身上,阿發郁悶得滿臉憋紅,不知道怎么說這事的好。余飛冷冷一笑,替他解圍道:“龍先生,聽說你女兒龍英隨便跟一個男人都能上床,你是他的父親,不會不知道這點吧。阿發跟她有那種關系,頂多也就只是玩玩而已,你認為他們會有什么感情嗎?如果這

    樣算的話,那你到底是多少人的岳丈啊?”

    話里不無挖苦和嘲諷。

    “你……。”龍父老臉一陣紅一陣青,不過畢竟是老成持重的人,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冷著臉朝余飛道:“余飛先生,今天咱們不談這些。”

    “那好,我也很想知道龍先生想談什么?”余飛自尊自飲,又喝了一杯:“好酒。”

    “你就不怕酒里有毒?”龍父盯著他問。

    “哈。”余飛笑:“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已經過時了。”

    “是嗎?”龍父詭異一笑:“有時候,過時的手段往往最有效。”

    “草,老家伙,你真做了手腳?”侯立杰開山刀一指龍父,厲聲喝問。

    龍父不屑冷笑:“小子,當初我和你爹一起混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不錯啊,很有長進,現在都敢在老子面前動刀了。”

    “少特么廢話。”侯立杰怒了:“飛哥,這家伙老奸巨猾,別跟他廢話了,直接滅了他!”

    侯立杰號稱四大惡少之一,可不是什么善良的“好東西”。

    “哈,滅了我嗎?”龍父大笑:“從你們踏進這座別墅那一刻開始,你們就已經輸了。”

    “嗯?”侯立杰和阿發都是一愣。

    突然,“砰”的一聲響,龍父將酒杯用力摔在地上,酒杯當場粉碎。

    隨著這一聲響起,樓梯口的位置,“稀里嘩啦”聲大作,十幾個身穿黑西裝的青年男子沖了出來,人手一槍,黑洞洞的槍口全部面準了侯立杰和阿發。

    十幾把槍,如果一起開火,不用懷疑,兩人都會被打成篩子。

    這場面,這陣勢,阿發可沒見過,嚇得手一哆嗦,雙節棍差點掉地上去。被十幾把槍瞄準著,侯立杰也是渾身不自在,背脊忍不住冒出冷汗,但他發覺余飛依然一副淡定的不像話的養子,這才穩了穩心神,手中的開山刀指著龍父,吼道:“有種你讓他們開槍?老子外面的兄弟沖

    進來,分分鐘把你們全滅了。”

    “好啊,只要你夠膽,盡管讓你的兄弟進來。”龍父一副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神情。

    阿發急忙上前拉了侯立杰的衣袖一下,咬牙低聲道:“我說侯大少,別沖動,那可是槍啊。”

    “槍有什么了不起,怕毛啊,這玩意老子見多了。”侯立杰牛逼哄哄地道,其實心里很緊張,也怕這些家伙開槍,那他堂堂侯少就報銷在這里了。

    余飛那里卻是淡淡一笑:“龍先生,場面搞得很大啊,你這屋子里,不止這幾個人吧。”龍父一愣:“余先生好眼力,難怪能在這么短時間內崛起,一人掀起了一場接一場的腥風血雨。不過,你現在看出來已經遲了。我可以如實地告訴你,這樓上樓下,我全埋伏了人,今晚這里就是專為你設置

    的墳場。”

    “呵呵……。”余飛笑:“這么說,今晚上,這里就是我們的葬身之地了。”

    “這要看你會不會做人了?”龍父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牛肉塞進嘴里,慢慢品味了一會后,吞了下去,接著道:“兩個選擇,一個是死,一個是咱們合作,共享這頓豐盛的晚餐。”

    “合作?”余飛笑,笑得很開心的樣子:“說說,也許我感興趣。”

    “余飛,我承認,你是一條漢子,是一個人才。就這么死了,很是可惜。”龍父盯著余飛,一副惋惜的樣子:“現在社會,是人才的社會,聰明人的社會,也是講究雙贏的社會,打打殺殺的時代早過去了。”“我承認,我兒子龍洋是惹了你,但是,他也是為了自己的干爹報仇,情有可原。而如今,你找他,又是為了自己的兄弟們報仇。如此這般,冤冤相報何時了,只有合作,咱們雙方才能互贏,才是彼此最佳

    的選擇。”

    余飛沉默,沒有插話,他在聽。

    看余飛聽得這么認真,龍父繼續:“如今的云州你也知道,迎來了千載難逢的大發展時代,城市建設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你我這個時候放著錢不賺,而在這里拼死拼活,你不覺得很傻嗎?”余飛嘴角一彎,彎得像一個月牙,露出淡淡的笑容:“聽著好像很有道理。”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