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349章 消息靈通的惡少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349章 消息靈通的惡少

    端掉西城白爺毒窩的事,外面現在傳的都是梁正武的功勞,余飛等人參與進去的事外人根本不知道,警方通報的時候也避開了幾人,目的是為了不給余飛增添不必要的麻煩,他們這種人,本來做的都是背后的英雄。

    能夠知道這件事是余飛做的人,也只有當天參與行動的警方的人,另外就是那天漏網的白老虎和陽坤等人。

    這個侯立杰是怎么知道的?而且還知道得這么快?昨晚上發生的事,現在就知道了。

    “嘿嘿。”侯立杰得意一笑:“飛哥,不瞞你說,小弟在社會上有不少朋友,知道的事也就多些。我可是聽說,昨晚上您就帶了幾位弟兄直接殺進白果寨了,警察可是后面才到的。”

    “誰告訴你這些的?”余飛冷著臉追問。

    侯立杰臉露難色:“飛哥,這個我可不好說,還請您見諒,有些規矩和原則咱們還是要遵守的,要不然,以后誰還敢給我消息啊。”

    這話說得也有道理,余飛也不勉強。

    “這么說,侯少是個消息靈通的人了,正好,我需要你幫個忙,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余飛轉入正題。

    侯立杰一拍胸脯:“飛哥,你現在是我偶像,偶像的事那還用說嗎,給您辦事是我的榮幸,別的事我不敢保證,打聽消息不是我自吹,小菜一碟。”

    “那好,既然你消息靈通,應該都知道我的事了,那也應該知道,我最近幾天要找什么人了。”余飛沉聲道。

    侯立杰頓了頓,醒悟過來時興奮地道:“飛哥,我沒猜錯的話,您是要展開一場大報復吧,哈,這事您找我就對了,放心,有消息我立馬通知你。”

    “那就多謝了。”余飛舉起茶杯:“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以示謝意。”

    “哎呀呀,飛哥客氣了,以后您就是我大哥,幫大哥做事理所當然,哪還用謝啊,這杯酒就當是我認您這位大哥的認親酒了,我先干為敬。”侯立杰不等余飛推辭,自己一口先喝干了,這個大哥就這么被他強行認下來了。

    半小時候,侯立杰客客氣氣地將余飛等人送出酒店,一路上,一口一個飛哥叫得那個親熱,比親哥還要親啊。

    余飛離開酒店后打算回猛哥燒烤店去收拾一下,那個店不能就這么廢了。

    回去的路上,李光砸著嘴巴道:“飛哥,連侯立杰這樣的人都爭著認您當大哥,以后咱們可就牛逼大了,誰還敢輕易來惹咱們啊,哈哈……。”

    “以后我就可以天天來這里免費吃大盤雞了。”張小胖開口就是吃。

    “真沒出息,就知道吃。”李光沒好氣地罵了一句。

    “嘿嘿。”胖子撓頭傻笑。

    金虎和兩人相反,沒半點高興的樣子,反倒皺著眉道:“飛哥,我感覺這個侯立杰不簡單,以他的江湖地位,這么主動來討好您,說真的,這里面肯定有事。”

    余飛淡淡一笑:“天下沒白吃的午餐,他這么對我們,肯定是有事相求,只是現在還沒有說出來而已,等我們欠了他的人情了,真面目自然也就暴露出來了。”

    “啊,那小子還特么有后手啊,想陰咱們?草!”李光大罵:“他敢玩我們,我砸了他那酒店。”

    “李光,稍安勿躁。”余飛喝住他:“是不是要陰我們,現在下定論還為時尚早。”

    “就算不陰我們,但聽虎哥剛才說的,反正那家伙就是沒安好心,那咱們以后不理他得了。”李光強烈建議。

    余飛搖頭:“現在我們需要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如果他真敢陰咱們,那也要他掂量一下他自己的能耐。”

    “嘿嘿,飛哥說得對,西城的白老虎老子們都敢端,區區一個四大惡少,怕個毛!”

    李光那樣子,牛氣得不要不要的。

    “他真要敢陰咱們,閻羅公子和楚浩文就是他的榜樣和下場,喋喋……。”最后是這小子嘚瑟的怪笑。

    ……

    還別說,侯立杰這家伙的本事還真不是吹的,晚上他就給了余飛電話,他們要找的人有消息了。

    吃過晚飯,余飛帶著李光、金虎和張小胖三人到了侯立杰約定的地點。

    這是城市邊緣的一個村子,村子建設得不錯,整齊的磚瓦房,干凈的水泥路,一排排的路燈,村口還有一塊顯眼的石碑,上寫幾個鮮紅的打字:“新農村建設示范村興隆村。”

    路燈的燈柱上也標有鮮紅的大字。

    “一事一議,美麗鄉村,小康寨建設等等。”

    走進村子,給人一種安靜祥和的舒服感覺,余飛忍不住贊道:“這個村子建設得不錯啊。”

    “示范村嘛,那肯定是不錯的。”侯立杰應道。

    “喂,侯少爺,我們要找的人藏在這里?”李光插問一句。

    “你們跟我來就知道了。”到這里了,這家伙還賣關子,立即引來李光的鄙視和不滿。

    看在有求于這家伙的份上,不滿也只能忍了。

    就這樣,幾個人跟著侯立杰走街串巷,七彎八拐,終于到了一棟磚瓦房前停下。

    這棟磚瓦房在門口做了一個圍墻,圍住里面一個院壩。

    圍墻出口搞了一個大鐵門,鐵門旁,栓著一條兇狠的黃毛狼狗,一聽有人靠近,狼狗立馬從地上跳起來,發出兇狠的“汪汪”聲,在鐵門里面沖幾個靠近的人露出鋒利的獠牙,一雙狗眼全是兇光。

    “麻痹,狗畜生,你特么再叫,老子拔掉你滿嘴的牙!”李光沖著兇狠的狼狗吼了一聲,引得狼狗發出更加兇狠的叫聲。

    “什么人?”一聲大喝響起,一個農民伯伯模樣的中年男人出現在鐵門前。

    中年男子叼著旱煙袋,穿著粗布衣,腳下和余飛一樣,也是一雙老土的解放鞋,十足十的農民模樣,但是,那眼神閃出的鋒銳光芒被余飛看在眼里,出賣了他的偽裝。

    “牛老伯,是我。”侯立杰走上前,沖里面喊了一聲。

    叫牛老伯的中年人走過來,借著路燈光一看:“哦,是侯少爺啊。大黃,別叫了,一邊去,熟人。”

    “你們家大黃真是,我都來了多少回了,還把我當生人。”侯立杰對那畜生很是不滿。

    牛老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這又出賣了他。

    哪個農民伯伯會有這么白的牙啊,而且他還吸旱煙呢,就更不可能有這么白的牙了。

    “那是因為你帶生人來了。”牛老伯望著侯立杰身后的余飛等人,眼里一道鋒銳的光芒閃過。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