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響亮的一巴掌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響亮的一巴掌

    聽到梁正武冰冷的聲音,羅孝勇稍稍遲疑了下,但還是不得不推門走進辦公室。

    梁正武正在接電話,看到羅孝勇進來,他匆匆說了兩句后,將電話掛斷,然后一臉冰冷地望向她,帶著命令的口吻道:“把門關上!”

    “是。”羅孝勇看著梁正武那“不善”的臉色,心里有些忐忑,好像自己做錯了什么事,即將受到老師批評一般。

    關好門,她很小心地轉過身,面朝梁正武:“老師,您找我?”

    梁正武盯著他,臉色逐漸陰沉:“穿成這樣,你這是要去和誰約會嗎?”

    羅孝勇俏臉尷尬地一紅,低低的聲音道:“沒,沒有。”

    “你過來。”梁正武也懶得去管她的穿著,直接命令道。

    “是。”羅孝勇硬著頭皮走到梁正武辦公桌前。

    待她走近時,原本坐著的梁正武轟然站起,二話不說,一巴掌招呼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響亮的打臉聲在辦公室里回響著。

    “啊!”羅孝勇發出一聲慘叫,雪白的俏臉上立即浮現出五道鮮紅的指印。

    她趕緊捂住自己火辣的臉,難以置信和震驚的目光瞪著梁正武,眼淚不受控制地冒了出來。

    如果是別人打她一巴掌,作為一名曾經的軍人,她流血不流淚,但自己的老師打自己,她可就控制不住眼淚了。

    曾經,她是梁正武最優秀的學生之一,梁正武對她只有欣賞和關愛,從來沒有打過她,哪怕是說一句重話也沒有,幾乎是把自己當成了他的女兒。

    可是今天他卻第一次打了自己,下手還這么重,這到底是為什么?

    “老師,你,你……打我?”她的聲音在顫抖,心在發抖:“為,為什么?”

    “砰”的一聲,梁正武怒發沖冠,狠狠一拍桌子,指著她咆哮道:“我打你是輕的,如果換做是另外一個人,我立馬關你禁閉,甚至讓你滾蛋走人也不為過。”

    “為什么,我不明白?”美麗的女子,眼里淚水終于滑出來。

    “為什么,你難道不知道為什么嗎?”梁正武怒火未減:“余飛的事,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說!”

    梁正武一拍桌子,狠狠地坐回去,冰冷地目光盯著她,等待她的回答。

    羅孝勇心頭一震,原來是因為余飛的事。

    “老師,余飛他涉嫌故意傷人罪,違法持槍罪……。”她硬著頭皮,數落出余飛的罪行,但還沒說完,就被梁正武拍桌子的聲音打斷。

    “羅孝勇,我看你不是一名警嚓,倒像是敵人派來的臥底,如果不是因為你曾是我的學生,對你知根知底,我會毫不懷疑將你當成敵人的臥底,將你扣起來。”梁正武怒喝:“余飛什么身份,你不知道嗎?呵呵,故意傷人罪,違法持槍罪,你本事不見漲,這陷害人的說辭倒是漲了不少,我是不是該嘉獎你一下。”

    “我……。”羅孝勇訝然。

    “我什么我。”梁正武指著她:“你來云州不是一兩天了吧,楚浩文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嗎?那是一群社會渣滓,敗類,余飛對付他們,是為民除害。你倒是有本事啊,反過來,余飛一個救人的英雄倒成為罪犯了,楚浩文倒是成為受害者了,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我……。”羅孝勇低下頭,面對梁正武的憤怒質問,無言語對。

    “你不是不知道,地網行動馬上就要展開,這是京城里的老將軍親自盯著的計劃,余飛就是這個計劃最關鍵的人物,別說他沒犯事,就是犯了事,你也得保護好他,結果呢,你做了什么?”

    梁正武越說越氣,再次將桌子拍得山響。

    “這件事如果老將軍知道了,以他老人家的脾氣,你認為他會怎么處罰你,扒掉你這身衣服都是輕的,隔離審查你逃不了,我打你那是輕了。”

    聽著梁正武說到老將軍,羅孝勇心底冒出了惶恐和不安。

    “老師,我,我只是想,想查清事實而已。”她還想解釋一下。

    “事實,查清什么事實?”梁正武怒瞪雙眼:“剛才你們審訊余飛的錄像我看了,你那是查清事實的態度嗎,你那是故意針對余飛,不,應該是陷害,公報私仇,誰給你這樣的權利?”

    “我知道,你對余飛有成見,但是,作為一名軍人,一名警嚓,公是公,私是私,決不能以公報私,這些我都教過你,難道還要我再教你一次嗎?”

    “孝勇啊,你曾是我最看重的學生之一,可是現在你太讓我失望了。”梁正武說到最后,一聲嘆息,充滿了失望。

    “你今天的行為很危險,甚至危及到了地網行動的有效實施,所以我決定,你退出地網行動計劃。”梁正武冷冷地下達了讓羅孝勇近乎絕望的指令。

    “不,老師,你不能讓我退出,我要為獨鷹報仇,我要殺了他們!”羅孝勇撲上來,大聲道:“老師,我求你了。”

    “閉嘴!”梁正武一聲大喝,聲若雷鳴,震得羅孝勇渾身一顫,乖乖地停止了喊叫。

    “瞧瞧你現在的樣子,有一點軍人和警嚓的樣子嗎?你這樣的狀態,我怎能讓你參加地網行動。”梁正武失望之極,對羅孝勇可以說是恨鐵不成鋼。

    “你應該知道,任何一點疏忽,任何一點錯誤,任何一點任性,都會導致我們的同志犧牲,我不能拿同志們的生命開玩笑。從明天起,你的副局長也不用做了,楚浩文和余飛的案子我會交給其他人負責,你下去做一個派出所的所長吧。”

    羅孝勇發出絕望的嘶喊:“老師,這怎么可以?”

    “沒什么不可以,如果你連所長還做不好的話,從哪里來滾回哪里去吧,或者,可以考慮辭職。”梁正武這話已經是毫不留情面了,可見此時他心底對這個學生的失望程度,心如死灰啊。

    “嘩啦”一聲,羅孝勇絕望地坐在旁邊的沙發上,面如死灰,心情沮喪到了極點。

    她在問自己,為什么事情會發展成這樣,難道自己真錯了嗎?

    看到她那樣子,羅孝勇有些于心不忍,嘆了口氣,緩和了下語氣道:“妞妞,我知道獨鷹的犧牲對你刺激很大,但做咱們這一行的,免不了犧牲,我希望你能正確面對這個事實。”

    “我也知道你很想為獨鷹報仇,可是你現在的所作所為,不是為他報仇,而是干著親者痛仇者快的事,獨鷹在九泉之下知道你這么干,也不會同意的。咱們是要向敵人報仇,而不是陷害自己的同志。”

    梁正武這句話剛說完,羅孝勇突然一咬牙,豁然站起:“老師,你口口聲聲說余飛是我們的同志,可余飛真是我們的同志嗎?我不認為他有資格成為我們的同志,更不認為他有能力參加地網行動。”

    “你……。”梁正武瞪著羅孝勇,眼里寒光閃過,這女人腦子真的進水了嗎,非要不撞南山不回頭?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