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如你所愿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harxqu.tw』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如你所愿

    “余飛,在想什么呢,快把卡收好。”林可婷見余飛沒反應,伸手碰了他一下。

    “嗯,好。”余飛將卡接過來,先收好再說,至于為什么二十萬變成了四十萬,以后再說,有可能秦無煙拿錯卡了,原本給的二十萬卡,結果拿了四十萬的卡給自己。

    收好卡,余飛掃了一圈周圍傻傻地看著自己的人,嘴角勾出一絲微笑,看來,四十萬還真把這幫人給震住了,就連富家大少宗哲都呆立當場,一臉的吃驚和難以置信之色。

    “宗少,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余飛吐出一道冰冷的聲音,讓宗哲一顫,這才從震驚中反應過來,臉色很是難看。

    “呼。”他噴出一口氣,黑著臉道:“這次算你贏,不過,區區四十萬而已,在本少面前沒什么可得瑟的。我宗氏集團上億的資產,四十萬算什么?”

    “哼。”余飛鄙夷冷笑:“你知道林醫生為什么不喜歡你嗎?因為你這樣的人,只不過仗著良好的出身,仗著家里的權勢而活著而已,沒有家里的權勢,你就是一坨屎,一個廢人。”

    “閉嘴!”宗哲大怒:“你才是一坨屎,一個廢人!”

    他堂堂宗家大少,竟然被當眾罵廢人,豈有此理。

    “怎么,不服氣嗎?”余飛跨步上前,鋒銳的眼神逼視著他,嚇得他情不自禁地后退。

    “請問,你家里的錢,包括你自己的錢,有你自己賺的一分嗎?”余飛咄咄逼人地質問。

    “我……。”宗哲回答不了。

    “而我的錢,每一分都是靠自己本事賺來的,你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炫耀,有什么資格說我窮逼?”

    “瞧瞧你,快三十的人了吧,早過了父母養你的年紀,可是你現在呢?……。”

    “呵呵,真正窮逼的是你,如果沒有家族,你一無所有,甚至在社會上都無法活下去。你這種人,只不過是靠吸附家族血液而活著的可憐蟲,一條寄生蟲!”

    “寄生蟲?”周圍人聽到這個詞,臉皮抽搐,這形容真夠毒的。

    宗哲猛然攥緊拳頭,氣得咬牙切齒,眼里迸射出兩道兇光。

    寄生蟲,竟敢罵自己是寄生蟲,找死嗎?

    “余飛,你狠,這次老子認栽,咱們走著瞧。”他一甩衣袖,轉身就要離去。

    “站住!”余飛一聲斷喝:“就想這么走嗎,你似乎忘了我們的承諾。”

    “承諾?”宗哲心里冷笑:“承諾就是個狗屁,等老子找人收拾了你再說。”當然,心里是這么想,但表面上他假惺惺地應承道:“放心,從今以后,我不會再來煩林可婷。”

    “還有呢?”余飛繼續問。

    “還有什么?”宗哲裝傻充愣。

    余飛冷笑:“宗少,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剛才誰說要直播吃翔的。你就算要走,吃了再說。”

    “這……。”宗哲臉色一變,白凈的臉上更白了幾分,周圍一些看不慣他的人興奮起來,很想看看宗大少爺吃翔的畫面。

    宗哲看到周圍人看好戲的樣子,如果他今天真吃了,還有臉在社會上混下去嗎。

    這事要傳到那些富家公子哥的耳朵里,他將成為整個上流社會的笑話。

    “吃你妹,要吃你吃,本少反正不吃,你又能如何!草尼瑪!”宗哲囂張地大吼。

    余飛臉色豁然一沉,身上寒氣釋放。

    不兌現承諾也就算了,還敢這么囂張,最不能容忍地他還罵人,更不該的是罵“草尼瑪”,余飛豈能容忍。

    “我不能如何,只是讓你去吃屎而已。”余飛冷著臉,一閃身,下一刻,人已經站在了宗哲的面前,嚇了他一跳。

    “你要干什么?”宗哲驚叫著想跑,可惜一只鐵手揪住他的衣領,讓他動彈不得。

    “放開我,你敢動老子一根毫毛,我保證會讓你死得很難看!”宗哲吼叫著發出他的警告和威脅。

    圍觀眾人越來越多,有的甚至拿出手機拍起了視頻,這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節奏。

    看到事情要鬧大,林可婷趕緊沖上前,勸道:“余飛,別沖動……。”

    “林醫生,放心,我不會亂來的,我只是讓他兌現的承諾而已。”說完,他一聲大喝:“走。”

    林可婷包括周圍很多人腦門直冒黑線,這還叫不亂來啊。

    “放開我,你要干什么……,王八蛋,我要殺了你!”宗哲怒吼連連,奮力掙扎,但沒有任何意義,被余飛跟老鷹拎小雞似的拖出去,拖進了一間廁所。

    “我靠,真要讓宗少吃屎啊,搞大了,這家伙夠牛啊!”

    圍觀的人追在后面,有人驚嘆,有人卻叫道:“快去通知宗副院長,宗少出事了。”

    宗副院長,正是宗哲的那個叔叔。

    “余飛,不要亂來,別沖動。”林可婷急得直冒汗,余飛如果真讓宗哲吃屎,那可就徹底將宗哲得罪透了,以后宗家報復起來,他勢單力孤,怎么辦?

    余飛停下腳步,將宗哲推到廁所的墻壁上:“看在林醫生的份上,給她一個面子,也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來,為你剛才的罵人行為道歉。”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在廁所里下跪道歉?

    宗哲做不到,也不可能去做,他可是堂堂宗大少,外面有人拿著手機在拍呢,他真要這么做了,視頻發到網上,他顏面何存。

    所以他不但不能跪,反倒還要表現出很硬氣的樣子。

    “道歉你妹,識相的馬上放了老子,否則的話,我保證你會后悔的!”宗哲咬牙低吼,表現得那是真的很硬氣。

    余飛笑了:“很好,很有種,不過有種是要付出代價的,跟我玩硬骨頭,很好!”

    說完,他猛一用力,在外面圍觀眾人的驚呼聲中,他抓起宗哲的頭發來到便槽位置。

    那熏人的刺激性氣味立即撲面而來,讓人不忍直視。

    宗哲一陣陣惡寒和作嘔,臉色蒼白,但他始終不相信,余飛真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敢讓他吃屎。

    “宗少,味道如何?”余飛笑著問:“你還有最后一次機會。”

    “我……,我……。”宗哲陣陣作嘔,額頭直冒冷汗,那刺激性氣味刺得他眼睛都無法睜開。

    有那么一瞬間,他動搖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怎么回事?宗哲出什么事了?”

    這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正是他叔叔宗副院長的聲音。

    果然是宗副院長來了,外面的人紛紛客氣問候:“宗副院長,宗副院長。”

    叔叔來了,他還怕個鳥,余飛死定了。

    這一刻,他剛才的動搖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更強大的硬氣,甚至是囂張和狂妄。

    “余飛,你他么真有種的話,就動手!”宗哲大聲吼道,牛氣得不行:“來啊,動手啊,別讓老子看不起你,孬種!”

    “如你所愿!”余飛揪著他頭發的手,猛地往下一按。

    “啊!不?——!”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