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2740章劫持一家人
    余飛想從這個人身上問出背后的主子,可惜,那家伙嘴里突然涌出一大口鮮血后,一頭栽倒在地,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

    余飛遺憾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接著便是大步朝里面走去。

    剛才雖然開了兩槍,但這些家伙用的槍安裝了消聲器,聲音不大,并沒有驚動周圍的人。

    一樓大廳里,老將軍索庫一家人,包括索庫在內全被一伙白人大兵劫持。

    此刻,索庫被迫坐在一張沙發上不敢動彈,一把手槍直接頂在他的腦袋上,除此外還有兩把大槍瞄準了他。

    另外,他的老婆和四個孩子,一共五口人全被押在一邊,抱著頭蹲在地上,兩個大兵持槍看守著他們。

    孩子們嚇壞了,兩個女孩子正在不停地哭,她們不敢哭大聲,只能小聲地哭泣。

    索庫的老婆則一個勁地哭著祈求饒過他們,饒了他們的孩子。

    自然,她的祈求毫無意義。

    “尊敬的夫人,我也很可憐你的孩子和你們這一家人,可是你不應該祈求我們,而是應該祈求你的男人。”

    一個臉上長滿白胡渣,五十多歲的男子陰惻惻地湊過來,帶著玩味的笑容俯視著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幾人。

    “索庫,親愛的,答應他們吧,否則,我們都要死了。”

    黑人婦女望向索庫:“你就算不為你自己和我考慮,但你需要為孩子們考慮啊,他們都還年輕啊。

    上帝啊,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這么懲罰我們。”

    “哈哈……。”

    胡渣男轉頭望向索庫,走到索庫跟前,陰陰的聲音道:“索庫將軍,該說的我們都已經說了,最后說一句,答應我們你們一家人不但可以活命,而且這個國家都是你的,兩全其美的事你為何要如此執迷不悟呢。”

    “不,你這是讓我出賣國家,然后做你們的傀儡,我說得對嗎?”

    索庫望著自己的一家人表情痛苦,但是,他不想做出賣國家的人。

    當初跟著納爾德的時候,納爾德為了自己出賣自己的祖國,他無力阻止,只能默默跟隨。

    好不容易納爾德被摧毀,出賣祖國的計劃破產,納爾德本人也沒好下場,而且將遺臭萬年,成為祖國永遠的歷史罪人。

    他不想步納爾德的后塵。

    還有一個人,他更加忌憚,就是那個可怕的天狼。

    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反叛阿諾,他絕對不會有什么好下場,天狼當初一人狂暴扭轉乾坤的手段,他親眼所見,他不想成為下一個。

    當然,現在他不答應也是死,但至少死得壯烈,可以成為國家的勇士和英雄,名垂青史。

    聽到索庫說出的話,白胡渣男人哈哈大笑:“索庫將軍,你以為做我們的傀儡很羞恥是嗎,告訴你,很多人想做都沒那個資格。

    你加入我們后,當真正知道我們的強大后,你會深感榮幸的。”

    “很抱歉先生,我不需要這個榮幸。”

    索庫一臉決然:“我曾經差點走錯過一次路,我不想走錯第二次。”

    “這么說,你是真的要執迷不悟了。”

    胡渣男子眼里已經閃出森冷的殺意:“你是真不在乎你的孩子們是嗎?”

    說了這句,胡渣男大吼:“把最小的女兒揪出來。”

    “是。”

    一個強壯的大兵立即揪著一個黑人少女頭發拽了出來,然后狠狠摔在地上。

    “不,不要,上帝啊!”

    婦人和其他孩子們驚恐地哭喊。

    “索庫,你不能這樣,求你了索庫!”

    婦人趴在地上,聲淚俱下地面朝索庫懇求。

    索庫表情痛苦:“對不起親愛的,對不起我的孩子們。

    我們為了這個國家而死,是光榮的,巴利尼亞人民會記住我們的。”

    “該死!”

    胡渣男子怒不可遏,突然,他轟然暴起,一腳踹在索庫身上,當場將索庫踹翻在沙發上。

    “給我打!”

    憤怒的咆哮聲響徹整個大廳。

    三個粗魯的大兵立即撲上去,用槍托和腳做武器,對著索庫就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暴打,從沙發上打到地上,沙發和地上都沾滿了血跡。

    整個過程很殘暴,但索庫硬是撐著沒有發出慘叫。

    “停!”

    眼看差不多了,胡渣男叫停。

    婦人和孩子們看到索庫被打成一個血人,悲痛的哭聲響成一片。

    “不,求你們了,不要這樣。

    我仁慈的上帝啊,救救我們吧!”

    婦人哭得癱在了地上。

    “夫人,在這里我們就是上帝,哈哈……。”

    胡渣男狂妄大笑。

    笑畢,他走到鼻青臉腫,不成人形的索庫跟前。

    “索庫將軍,滋味如何?”

    陰冷中帶著狡詐的聲音問。

    “呼,哈呼,哈呼……。”

    索庫忍著劇痛,喘著氣息,嘴里不斷有鮮血流出。

    “這是你最后的機會,否則,我的士兵們會當著你的面,強了你最小的女兒,然后再將他們一個個殺死,你忍心看到這一幕嗎?

    嘿嘿。”

    胡渣男笑得很陰森驚悚。

    “呼哧,呼哧……,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上帝是不會饒恕你們的……。”

    索庫咬著牙,吐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上帝,我說了,這里我就是上帝!”

    胡渣男冷笑:“看來,你真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隨即,胡渣男站起來,走到索庫最小的女兒面前。

    一個大兵將少女粗魯地提起來,面對胡渣男這個可怕的魔鬼。

    少女雖然很黑,但按照黑人的審美標準,這是一個青春氣息十足,非常漂亮可人的黑美人。

    胡渣男捏住少女的下巴,嘆道:“嘖嘖,多么年輕的年紀,多么美麗的人兒,可惜因為你父親的愚蠢,這么一朵即將綻放的黑玫瑰只能就此凋落了。”

    “不,不要,求你,不要。”

    少女眼淚滂沱,滾滾淚珠從那張標致的黑臉上滑落,倒也是楚楚可憐。

    “可憐的美麗小姐,連我看著都不忍心啊。”

    胡渣男故作一副可憐的樣子,而臉上卻近是陰毒的笑意:“不過,你不應該求我,而是求你的父親!”

    說著,胡渣男望向地上滿臉是血的索庫。

    “爸爸,救我啊爸爸!嗚嗚……,我怕,我不想那樣,也不想死啊,嗚嗚……。”

    少女哭著朝自己的父親苦苦哀求。

    索庫心如刀絞,血糊糊的臉上因為悲痛而痛苦地扭曲成一團。

    看到索庫的表情,胡渣男一伙臉上的快意卻是更濃。

    這群畜生,典型的將別人的痛苦當成了自己的快樂,在他們眼里,索庫一家本就是他們手里的玩物。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