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2526章 王子島上的殺戮(下)
    在巨大的撞擊力之下,夢妮娜嬌小的身軀朝后面密林迅猛地倒飛出去。

    在飛出去的瞬間,她手里的匕首猛然朝下,鋒利的刀尖借助倒飛之力,猶如鐵犁一般,在那人的長腿上犁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皮肉翻卷,可見白骨。

    “啊——!”

    凄厲的慘叫將密林里的寂靜擊碎,引來了尋找獵物的“獵人”們的子彈。

    “砰”一聲槍聲響起,子彈拖著長長的火尾鉆進那人的頭顱,紅色和白色的液體混合物猛然炸開,那一刻大好的頭顱變成了爛西瓜,人隨即轟然倒下。

    在那人倒下的一刻,夢妮娜后背剛好狠狠撞擊在后面一棵巨大的擎天樹的樹桿上,一聲悶響,痛苦的悶哼聲從她口里發出。

    沒等她緩和過來,人便被樹桿反彈回去,朝下面墜落。

    她的人尚在半空中,猶如死神召喚的槍聲響起。

    “砰!”

    一條火線從正面迷霧中穿射出來,穿透她的身體,一條血線在她身后飛濺而起。

    ……“不——,夢妮娜!”

    睡夢中,余飛一聲大吼從床上一躍而起。

    “夢妮娜……,呼……呼哧……。”

    余飛大口喘著氣茫然四顧,這里是他的臥室,他正坐在一張大床上,身上已經全被汗水濕透。

    “呼……,原來是做了一個噩夢。”

    余飛抬手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不由得苦笑一聲。

    可能是太擔心夢妮娜了,以致做夢都是關于她的噩夢。

    夢里,他看見夢妮娜抱著一個孩子,正在被一伙兇殘的武裝歹徒追擊。

    夢妮娜跑啊跑啊,最后終于跑不動了,和孩子一起摔在地上。

    兇殘的歹徒沖上去,幾把槍口對準她和孩子一起開火。

    狂暴的子彈打在夢妮娜和孩子身上,兩人全是血肉模糊……。

    然后余飛就被嚇醒了。

    “呼……。”

    深深地做了一個呼吸,余飛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望向窗外。

    外面,天色已經蒙蒙亮了,嶄新的一天來臨。

    是該去救夢妮娜了,要不然,每天做噩夢都讓人夠嗆啊。

    這么想著,余飛起身下床開始洗漱換衣服。

    出去時,阿諾等人都沒有起床,默里克這位親衛隊頭子卻已經早早起床在值崗了。

    看到余飛出來,默里克急忙迎上去,一個標準的軍禮問候:“余先生,早!”

    “早。”

    余飛點點頭,將默里克叫到一邊:“默里克,我得走了,這里就交給你了,務必將阿諾保護好。”

    默里克一愣,反應過來時急道:“余先生,這個時候你還不能走啊,這里太需要您了。”

    “我知道這里需要我,但有的人更需要我。”

    余飛沉聲道。

    他這樣的人,似乎永遠都為別人的需要而活啊。

    也許,這就是他這種人的命吧。

    “余先生,您有更重要的事嗎?”

    默里克好像看出余飛有更重要的事了。

    余飛沒有回答,而是望了一眼阿諾住的地方,反問一句:“知道霍拉斯會盟嗎?”

    默里克臉色一變,好像隱隱猜測到了什么:“知道,那個會盟……,難道你……?

    余先生,這……。”

    默里克的聲音都變了,作為國際殺手中的一員,對霍拉斯會盟他自然是聽說的。

    每五年舉行一次,世界頂級的大佬們齊聚一堂,用一場殺人比賽來分配他們的勢力范圍和利益。

    那種比賽,世界上最兇殘,也是世界上最頂尖高手的比賽,沒有之一。

    能參加比賽且活下來的選手,無不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強者。

    像默里克這樣的人去那里,連做炮火的資格都沒有。

    那種比賽也是很多人的噩夢,那是死亡的深淵,一場死神舉辦的盛宴。

    即使一些活著出來的人,有些人因為承受不住那種精神壓力,整日在噩夢中度過,最終精神崩潰。

    有人患上抑郁證自殺,有人變成精神病人永久地住進精神病院了此殘生。

    也就是說,參加比賽的人,即使九死一生活下來了,也不一定能逃得過死神的魔爪,在某一天照樣得隨著死神的召喚而去。

    那種比賽,除了要有頂尖的實力外,還得有頂尖的心里素質,還有就是一絲絲運氣。

    這三者齊備的人,才能成為這場比賽的真正存活著。

    然而,能齊備這三者的人,世上有幾人?

    可以說,這一場比賽,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十死無生,即使對余飛這樣的高手來說,也是九死一生。

    默里克隱隱感覺出,余飛可能是要去參加這場比賽,可是太危險了啊,就算他敬佩余飛的實力,甚至是崇拜,可霍拉斯會盟的殺人比賽,老實說,別說余飛,再厲害的人也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啊。

    搞不好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了,成為那些巨佬們手里的一個炮灰。

    “默里克,這事我只跟你說,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包括阿諾在內,懂了嗎?”

    余飛正色道。

    默里克心里一跳,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聽這語氣,余飛是真要去了。

    “余先生,恕我直言,這場比賽太兇殘,我覺得您沒必要去冒那個險啊。”

    默里克好心勸道。

    余飛淡然一笑:“說真的默里克,我也不想去,但身不由己。

    其中,也是為了阿諾。”

    默里克不解:“余先生,這跟阿諾有什么關系嗎?”

    “我早就得到情報,巴利尼亞已經成為這次霍拉斯會盟的一個籌碼。”

    余飛這話讓默里克內心猛地揪起來,眉頭都皺成了一團,眼里閃過一絲不安,甚至是驚恐。

    霍拉斯盟會當做籌碼的地方,那是注定得不到安寧的。

    除了世界上的頂級強國外,那些貧窮落后的小國根本不敢和這個盟會抗衡,也沒那個能力抗衡。

    人家隨便搞出一支雇傭兵,就可以輕松地控制一小國的局勢。

    巴利尼亞就是這種小國。

    “默里克,對霍拉斯會盟我就不多做介紹了,我想你應該知道一些。”

    余飛繼續:“別看現在我們掌控了大局,但那只是表面而已。

    我們最大最危險的敵人不是納爾德,更不是戈迪,是這個霍拉斯盟會。”

    “一直以來,這個國家的動亂就是這個盟會在背后操控的,納爾德背后的支持者——王子組織,以及戈迪背后的支持者——魔影組織,他們現在都是霍拉斯會盟的會員,而且還是最頂尖的七大巨頭之一。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余飛一臉肅然地盯著默里克,默里克在余飛的目光中,一張黑臉漸漸地發白。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