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第2404章 羅妞妞混娛樂圈了
    第2404章  羅妞妞混娛樂圈了

    一番法式長吻后,林可婷和余飛吻別。

    離去時,林可婷鄭重警告:“飛,這一別也不知道多久見面,聽著,你是我的人了,不許再招惹其他女孩子。”

    她可是知道這家伙特能招惹女孩子喜歡,一個不慎啊,等她回來,自己的男朋友搞不好就成別人的了。

    余飛一笑:“放心,我保證是你的人了,但你也記住了,你是我的人了,誰要敢搶走,我把他吊起來抽打。”

    “噗嗤”一聲,女孩笑,笑得那么的美麗動人。

    “好了,該回去了。”笑畢,林可婷朝余飛擺擺小手,揮手告別。

    “嗯,早點休息,一路順風。”余飛揮手告別。

    兩人告別后,直到看著林可婷進了總醫院大門,余飛才轉身返回。

    “哎喲,我說兄弟啊。”老瞿伸了一個懶腰:“我都快要睡著了啊。”

    余飛開門鉆進車子坐好,回道:“行了,回去睡覺吧。”

    “開車。”老瞿立馬命令。

    “是。”司機發動車子,將車子開出黑,朝老瞿的山莊飛馳而去。

    車上,老瞿忍不住好奇:“我說老弟啊,既然這么的依依不舍,你干嘛不帶著可婷直接去開房呢,去我那里也行啊,房間多的是。”

    余飛一瞪眼:“你以為我是你啊,下半身動物。”

    “額……。”老瞿一番好心這是被當驢肝肺了。

    “咳咳……,老弟啊,你這人哪都好,就是這方面不開竅。”老瞿痛心疾首地嘆息一聲:“算了,不說可婷姑娘了,我說另外一個人。”

    “另外一個人,誰?”余飛好奇地問。

    “羅孝勇,你應該不陌生吧。”老瞿回道。

    余飛一愣:“你提她干什么?”

    “她現在叫落月羞了。”老瞿沒回答余飛的問題,直接說了羅孝勇新的名字,也就是她的藝名。

    “啊?”余飛再次一愣:“落月羞?”

    很是讓余飛驚奇啊,羅孝勇這么男性化的名字,突然改成如此女性化的名字,讓余飛一時間有些不太適應。

    “老瞿,你亂說什么?”余飛不相信:“以她的性格,就算改名也不會改這么女性化的名字。不對啊,你跟她貌似不熟悉吧,她改名你怎么知道?”

    這才是余飛最好奇的事。

    “嘿嘿。”老瞿得意一笑:“很意外是吧,告訴你一個更意外的消息,羅孝勇,哦,不落月羞現在是我旗下影視公司的藝人了,將出演《天狼》電影的女主之一。”

    “啊。”余飛額頭直冒黑線:“老瞿,你確定?”

    “老弟啊,不確定的事我能跟你說嗎。”老瞿很是不滿地道,怎么老是懷疑他的話呢,這不是不相信他的人品嗎:“羅孝勇這個人我雖不熟悉,但和老弟你走得很近的幾個女人我都是知道的。早知道我剛才應該拍一張現場照片給你看看,免得你死不相信。”

    “不是,她怎么可能去當藝人,進了娛樂圈?”余飛想不通啊,太意外了啊。

    羅孝勇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去娛樂圈混啊。

    “很意外是嗎,老實說當時我見到她也很意外。”老瞿無奈地一聳肩:“可這就是事實,不信的話明天我帶你去劇組親眼見證一下。”

    聽老瞿著信誓旦旦的話,估摸著肯定是真的了。

    羅孝勇改名落月羞去混娛樂圈,不當她的鐵女警花和女子特戰隊的女老大了。

    這轉變太夸張了些,余飛始終想不通。

    “老弟啊,你和羅孝勇以前不是很那啥的嗎,她突然跑來混娛樂圈,你應該知道原因吧。”老瞿提這事,是想從余飛嘴里得知羅孝勇轉變的原因,滿足一下他的好奇心。

    余飛搖頭:“這事我真不知道,你不說我根本沒想到,就是你說了我都還不敢相信呢。我已經很久沒跟她有交流了。”

    老瞿眉頭皺了皺,很快眉頭一展,好像明白什么似的:“我明白了,肯定是她知道你和林可婷好了后,因愛生恨不理會你了。然后一氣之下就轉行,跑來混娛樂圈了。”

    余飛一瞪眼:“你這想象力還真夠豐富的,告訴你吧,我和林可婷的事她目前估計都還不知道。”

    其實這事羅孝勇已經知道了,歐凱光那個老特務已經告訴羅妞妞同志了。

    “那就奇怪了,她干嘛好好的警花不干,跑來混娛樂圈呢?”老瞿擰著眉頭苦想了一會,還是想不通:“算了,既然跟兄弟你沒關系了,說了也沒意義。”

    “誰說跟我沒關系。”余飛突然聲音一沉,嚴肅且鄭重地語氣道:“老瞿,你給我聽好了啊,我和她始終都是朋友,也許其中有什么過節,但怎么說也是一起戰斗過的同志,娛樂圈那些骯臟的破事我不說你比我更清楚,誰要敢對她動潛規則的心思,別怪我翻臉不認人啊。”

    這是提醒,也是警告。

    老瞿臉色一黑:“我說老弟,你這是懷疑我呢,我喜歡女人也不敢喜歡你看上的不是。”

    “哎哎,說話注意點啊,什么我看上的,我現在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關系。”余飛糾正道。

    “好好,那就普通朋友。”老瞿沒辦法,只好讓余飛一把:“我跟你說,剛才我還警告過導演,讓他們別打落月羞的主意,否則我特么廢了他。”

    余飛一頓,有些不好意思地干咳幾聲:“老瞿啊,那什么,不好意思啊,我錯怪你了,你做得對,不虧是我兄弟。”

    “那不廢話嗎,就因為是你兄弟,我才特意囑咐那幫牲口啊,要不然,就她那閉月羞花的美貌,哪個男人對她沒有那么點歪心思啊。”老瞿這話一出,急忙改口:“我是說別的男人啊,不包括我在內。”

    余飛翻了一個白眼:“別狡辯了,我知道你那點心思,不過我也清楚你不敢動她,反正你給我盯好就是,別委屈她,更被欺負她。她既然混娛樂圈,如果有機會的話,捧她一把吧,算是我幫她做的一點事吧,唉……。”

    對于羅孝勇的轉變,余飛也只能是深表遺憾。

    也許,她真不適合當警察之類的職業,以她的容貌和姿色,當明星也許更適合吧。

    在余飛的嘆息聲中,車子已經開進老瞿的山莊,消失在山莊大門內。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