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192章 不一樣的蛇毒
    第2192章  不一樣的蛇毒

    第二天,天亮了。

    今天是個大晴天,天空萬里無云,天剛一亮,一輪火紅的太陽便從東方升起,萬丈光芒普照大地。

    泛米亞,迷霧森林。

    如果是往常,霧氣散去起碼得十點到十一點,中午短暫的霧氣淡去后,下午兩點開始便又會有霧氣集聚,從而成就迷霧森林里“迷霧”的特色。

    而今天這個好天氣,霧氣在上午九點就漸漸消散,雖然森林里依然霧氣朦朧,但對視線的影響不是很大了。

    “大姐,真是天助我們啊!”

    森林里,淡淡的霧氣中,此時有一支全副武裝,大約五十多人的武裝隊伍在前進。

    這伙人正是虎刺梅和歐里等人。

    他們昨晚上到了迷霧森林后并不敢立即進山,而是待霧氣淡薄后才進的迷霧森林。

    任務進行到這里,順利得近乎完美,就連老天都幫他們的忙,想不順利也難啊。

    “是啊,老天都幫咱們啊。”走在隊伍中間的虎刺梅笑道:“既然老天都幫我們,咱們還怕什么,兄弟們加把勁,走出迷霧森林后你們都是功臣,每人賞金最低一百萬美元。”

    此話一出,兄弟們沸騰了。

    一百萬美元,換算成華幣差不多七百萬啊,如此一筆巨款,夠他們逍遙快活好一陣子了。

    他們這些當小弟賣命的人,提著腦袋過活,為的就是一個字:錢。

    他們是一群真正的“人為財死”的人。

    一百萬美金的酬勞,絕對是他們賣命的職業生涯以來最大的一筆酬勞,沒有之一。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些為錢賣命的匪徒們更是跟打了雞血似的,紛紛感謝大姐的同時,走起路來更有力了,一個個腳步虎虎生風。

    “啊。”

    突然而起的慘叫聲響起,給這支打了雞血的隊伍潑了一瓢冷水。

    “出什么事了?”隊伍赫然停下,虎刺梅大聲喝問。

    “大姐,我去看看。”跟在身邊的歐里急沖上前去查看。

    原來是一個人被蛇咬了。

    “快上藥。”有人大喊著幫忙上藥。

    他們這種常年在叢林里穿梭的人,遭遇毒蛇很平常的事,所以身上都帶有治蛇毒的特效藥,用了一般都會沒事。

    被咬的匪徒開始也沒當回事,按平常的辦法用了藥。

    但他很快驚慌起來,因為這藥并沒有像往常那樣立即見效果,相反,他被咬的腿正在飛快的速度變黑,腿也迅速麻木,整條腿在迅速腫脹起來。

    “快放血。”有人拿出刀子,熟練地一刀子下去,便在中毒匪徒腫脹的腿上劃出一個血口,血滴流出來,有幾滴濺落在拿刀匪徒的手上。

    帶著劇毒的黑色血滴落在拿刀匪徒的手上,那里便迅速紅腫起來,奇癢難忍。

    “麻的,癢死老子了。”拿刀匪徒丟掉刀子,用力狠狠抓了幾下。

    “別抓。”歐里恰好沖過來,緊急呼叫阻止,可惜已經遲了。

    拿刀匪徒這一抓之下,毒血迅速侵入皮膚,迅速蔓延,那只手飛快的速度發黑,腫脹起來。

    “快上藥!”有人叫著上藥。

    “來不及了。”旁邊一高手眼疾手快,“刷”地抽出一把開山刀,朝那匪徒喝道:“快,手伸出來!”

    匪徒趕緊按照吩咐,最快的速度把手伸出去。

    “刷”的一聲,手起刀落,開山刀齊整地將那只中毒的手臂斬落。

    “啊……。”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在迷霧森林里回蕩著,讓人心底發寒。

    “啊……,啊……。”緊接著,更加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第一個腿上中毒的匪徒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不一會后便是七竅流黑血,躺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后,便再沒了動靜,死了。

    他們常用的治毒蛇的特效藥毫無作用,這里的蛇毒和別的地方不一樣。

    迷霧森林,果然不愧是死亡之地。

    一時間,剛才還打滿雞血的匪徒們,心底不禁蒙上了一層陰霾。

    這才剛進迷霧森林啊,前面的路還長著呢,如果他們連區區蛇毒都抵擋不了,那前面的路他們還能走嗎,就算真走通這條路,活著的還有幾個人?

    那個被斬斷手的匪徒看到地上同伴尸體的慘狀,既后悔,又慶幸。

    后悔的是剛才不應該幫忙去放血,結果是自己招來橫禍。

    慶幸的是及時有人幫他斷了一條手臂,否則,接下來死的人就是他。

    丟一條手臂換一條命,倒是非常值得的。

    “這里很危險,大家小心一點。”歐里看著地上的尸體,臉上浮現出凝重之色,趕緊吩咐一句后,跑到隊伍中間的虎刺梅身旁介紹了情況。

    “大姐,迷霧森林里處處透著詭異,就連蛇毒都不一樣,咱們可真要小心了。”歐里很鄭重地道。

    虎刺梅看了看身邊的匪徒們一個個臉帶凝重之色,可見剛才的事對士氣產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這些匪徒都是亡命徒,面對人類敵人他們可以悍不畏死,但面對這些非人類敵人,他們的表現可就不一樣了,也出現了驚慌,心里也會害怕。

    跟人類敵人廝殺,至少可以憑借血性去拼去殺,死也死得轟轟烈烈。

    可面對這些非人類的敵人,你想去拼殺,想死得轟轟烈烈都不可能,甚至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死得莫名其妙,死得太特么憋屈,而且還死得很慘。

    任何一個人,都不想這么個憋屈的死法。

    就像一大疊錢丟水里不起一個泡泡一樣,浪費錢。

    他們現在可就不是浪費錢了,而是浪費生命。

    為了鼓舞士氣,虎刺梅朝后面喝道:“來人,把我的箱子拿來。”

    “是。”有一個負責提箱子的手下走過來,將一個精致的密碼手提箱交到虎刺梅的手上。

    虎刺梅將箱子接過來放在地上,用密碼將箱子打開,從箱子里拿出兩個大約二十厘米長,看著像蠟燭的東西。

    “歐里,將這東西點燃,隊伍前面一支,隊伍中間一支。”虎刺梅吩咐。

    “是。”歐里按照吩咐,將手里像蠟燭的東西點燃。

    這東西點燃后,冒出巨大的濃煙,濃煙異常刺鼻,被煙熏到的人立即咳聲一大片。

    “咳咳……,阿嚏,阿嚏……。”

    很快,森林里回蕩得全是人的咳嗽聲,有人甚至咳得鼻涕眼淚都出來了。

    “歐里大叔,這什么玩意啊。”有人捏著鼻子,臉色痛苦地問。

    歐里同樣捏著鼻子,咳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心里在大罵:我特么也想知道這什么破玩意。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