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121章 她就是一個禍精
    罵幾個女生廢物,梁正武怕她們受不了,最后還是忍了。

    “唉……。”最后,老梁只能一聲哀嘆:“行了,你們下去吧。記住了,隊長不在,副隊長夏涼負責帶好隊伍,務必盡心盡力地站好你們的崗位。”

    “是!”幾人一個標準敬禮,領命而去。

    幾個人走了,梁正武望向高安良:“老高,這事你怎么看,我覺得不簡單啊。”

    “我就擔心出事。”高安良無奈地嘆氣道:“我說老梁啊,你不覺得你這個學生很能出事嗎?”

    “啊?”梁正武黑著臉問:“我說老高,你這話什么意思。我這個學生,那可是我的得意門生,年紀輕輕能混到這個位置,那可都是她能力的證明。”

    “額……,不是……。”高安良想說什么,但又怕說出來讓老梁生氣,只好把到了嘴邊難聽的話吞了回去,最后化作一聲嘆息:“老梁啊,咱們先別爭這個了,現在的關鍵是趕緊找到人。還有,為了以防萬一,我是說萬一啊,沒有懷疑你那個學生的意思,咱們之前的布防和口令都很有必要重新修改一下。”

    “我沒意見,改吧。”梁正武雖然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學生出問題,但這種事不能有半點僥幸的心理,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行,我這就去安排。”高安良說了一聲后,迅速離去。

    看著高安良離去,梁正武望向窗外,一雙老眼閃爍著復雜的毫光,心理在問:“妞妞啊,你在哪呢?可千萬別出什么事啊?”

    ……

    “嘩”一聲,冰冷的水從頭頂澆下,將整個人濕透。

    “啊,阿嚏!”羅孝勇狠狠打了一個噴嚏,從昏迷中醒過來。

    艱難地睜開眼皮,模糊的視線里,發現幾個猙獰的人影。隨著眼皮全部睜開,視線進一步清晰,終于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這里是一個四周都封閉的房間,應該是一個地下室。

    她被捆綁在一個鐵十字架上,前面一張椅子,一個身穿名牌西服的年輕男子坐在椅子上,正翹著二郎腿欣賞著自己淋濕了的身體。

    對,那眼里射出的目光就是欣賞,好像在他眼前的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在年輕人身后,站著幾個猙獰的打手。

    這些打手盯著被淋濕的她,那一雙雙貪婪的目光就好像餓狼看到了肥羊,恨不得撲上去,一口將肥羊給吃了。

    那樣子,猥瑣,猥瑣得近乎猙獰。

    “嘖嘖,不愧是云州四大美女之首的羅警花。”魏遠玟贊嘆道:“老四啊,這事辦得不錯。”

    身后一個右半邊臉發紅的男子急忙回應:“少爺夸獎了,應該的。有她在我們手里,我就不信余飛不上鉤。”

    “余飛?你們說什么?”羅孝勇聽到這個敏感的名字,顧不上現在狼狽的樣子,美目盯著前面的人:“你們要對余飛干什么?”

    “嚯。”魏遠玟有些驚奇了:“美女同志,你現在應該擔心我們要對你干什么,而不是我們要對余飛干什么。”

    “你,你們?”羅孝勇低頭一看自己濕身的樣子,當即杏目圓睜,厲聲怒喝:“混蛋,放了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廢話,當然知道了,不知道會抓你來嗎?”陽四鄙夷地道:“羅警花,想不到吧,今天會落在我們的手里。”

    “你們又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們。”羅孝勇怒道,說完,她突然醒悟過來:“對了,白堂呢,那個混蛋,我要宰了他!”

    “哈哈……。”陽四大笑:“愚蠢的女人啊,你現在想宰他,遲了。告訴你吧,白堂是我們的人,是我們派進警察的臥底。哦,有必要說明一下,他能成為臥底還得多感謝你的幫忙啊,否則的話,他連考試協警的資格都沒有。”

    “你們……。”羅孝勇徹底僵住,一張俏臉跟傻了似的,硬是呆了好半響才有反應:“你們說什么?白堂是你們的臥底,他是臥底?不,不,怎么會這樣啊,我又做錯了什么啊!”

    羅孝勇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悔恨和痛恨交織在心頭,她想自殺,找根繩子自己吊死算了,免得留在這個世上害人。

    這一刻她才發覺,原來她并不是什么赫赫大名,人人贊譽的鐵女警花,她就是一個禍精啊。

    白堂原來竟是一只披著人皮的狼,這條狼完美地偽裝成一個單純的男生接近她,接著在她的幫助下成功打入警察臥底。

    為什么自己就這么好利用呢?

    是自己倒霉,還是自己愚蠢?

    “警花同志,不要這么悲傷,其實呢,這次請你來我們并沒有惡意。”魏遠玟皮笑肉不笑地道:“我們可是向白堂保證過的,絕不會傷害你,用完你后,我們會完璧歸趙地還給他。”

    “你們這群人渣,有本事放開我!”羅孝勇掙扎著怒喝:“讓白堂來見我,讓他來啊,我饒不了他。”

    “別激動,美女同志。”魏遠玟貌似好心勸道:“你放心,白堂會來見你的,只不過他現在還有任務,還得繼續臥底在警察隊伍里幫我們做事,所以暫時沒辦法見你。”

    “混蛋,混蛋……,我要殺了他,殺了他,啊……!都是我蠢啊,為什么,為什么啊?”羅孝勇心如刀絞,她恨啊,恨白堂的欺騙,更恨自己的愚蠢啊。

    “少爺,這女人有些不對勁啊。”陽四皺眉道:“感覺要發瘋了的樣子。”

    看著羅孝勇那聲嘶力竭,痛不欲生的樣子,魏遠玟也覺得這女人有些不太正常。

    “唉,今晚就按計劃行事吧,反正我們請的高手也到齊了。”魏遠玟臉色豁然一沉,殺意迸射:“今晚,就讓余飛徹底從這個世上消失吧。”

    “沒問題少爺,我這就去安排。”陽四獰笑著道。

    魏遠玟還要說什么,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要說的話。

    拿出手機一看,他急忙接聽:“喂,歐里先生……,什么,大姐的命令?……。,好吧,我服從,就這樣,再見。”

    “麻的。”魏遠玟掛掉電話后,很不爽的罵了一句粗口。

    “少爺,怎么了?出,出什么事了嗎?”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