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040章 玩起了“耍賴”這一招
    余飛讓地煞幾人無法開口,無法寫字,算是徹底讓他們閉上嘴巴,別人想從他們嘴里掏出些什么也不大可能。

    這樣做的目的當然是想隱瞞一些事情,就是那批數量驚人的武器。

    為了幫助破耳處理那堆危險東西,余飛正好拿地煞幾個倒霉鬼來背鍋,這怪不著他,誰讓他們自己找上門來,不但劫持綁架王大軍,還敢劫持囚車,傷害押解員,這樣禍害,不讓他們背鍋讓誰背啊。

    那些東西都留下了他們的指紋,這一招也是從他們那里學來的,他們知道讓王大軍留指紋,余飛也不笨,也同樣會使這一招。

    如今劫囚案告破,劫犯都沒辦法張嘴了,能張嘴說話的就王大軍一人。

    王大軍肯定一口咬定那些東西是地煞幾人的,里面大量的指紋就是赤果果的證據啊,反正地煞幾人就是想反駁也開不了口,寫不了字,就算不相信王大軍的話也沒轍不是。

    何況,一堆破爛的武器中,那把最牛逼的L115A3狙擊步槍確定是地煞的,這可是鐵證,按照人們的慣性思維,既然狙擊槍是地煞的,其他槍想跟他沒有關系都難。那些槍總不能是王大軍的吧。

    所以,在地煞幾人無法開口的情況下,這個鍋他們就是冤也背定了,重判是跑不了的。

    當然,這其中隱瞞的目的,余飛肯定不能告訴常連。

    可是,常連既然問出這個問題,他總得做出回應。

    “老常啊,你是老警察了,這一行可以說是經驗豐富,依照你的判斷,那你覺得我這樣做的目的為何?我要隱瞞的是什么?”余飛帶著淡淡的微笑,把問題反問了回去。

    “哎,不是……。”常連郁悶了:“余飛啊,現在是我問你呢,你怎么反問我了呢?”

    “呵。”余飛一笑:“老常,考驗你這個老警察的時候到了。”

    “額,你……。”常連苦笑搖頭:“余飛兄弟,我的猜測都沒有任何意義,我只想知道實情,將這起案子圓滿解決掉。”

    “難道現在還不夠圓滿嗎?”余飛臉色嚴肅起來:“案犯抓捕歸案,還繳獲了數量驚人的武器,你們立了大功,這不是很好嗎,你還想鬧哪樣呢?”

    “不是我要鬧哪樣,而是我警察的職責告訴我,這件事不簡單。”常連鄭重地道:“至少,我不認為這么龐大數量的武器是那幾個案犯所為,后面肯定還有更大的勢力或人物。”

    余飛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還想挖出上面的人物,破獲更大的案子?”

    “對,這是我身為一名人民警察的神圣職責!”老常正氣凜然地道:“這么多武器,絕不是一般人能搞出來的,不挖出后面的真正主犯,我夜不能寢,食不知味。”

    “額……。”余飛額頭冒出一條黑線,認識常連這么久了,還沒看出來這家伙也有一根筋的時候。

    “老常,聽我一句勸,這件事到此為止吧,對你好,對你們的下屬們更好。”余飛好心勸道。

    常連死死盯著余飛沒有回應,搞得余飛都有些不自在了。

    “余飛,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些什么?”常連一字一句地道:“我希望你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否則,我就每天盯著你,直到你說了為止。”

    “哎,老常,你這不是耍無賴嗎。”余飛揉著額頭道。

    “對,我就賴上你了。”常連一拍茶幾,斬釘截鐵地道。

    “……。”余飛額頭直冒冷汗,一陣無語。

    堂堂常老大,云州警局第二號人物,竟然玩起了“耍賴”這一招。

    “老常,相信我,我不告訴你是對你們好,真的。”余飛的表情誠懇無比:“就算這件事你們知道背后的人物,以你的資格,你不能也不敢拿他怎么樣,反而還會招惹麻煩上身。現在結案對你們是最好的結果,何樂不為呢?”

    常連做了一個呼吸:“余飛,是不是這背后的勢力來頭很大?”

    “你知道還問?”余飛翻了一下白眼:“老常,我再說一遍,就此結案吧。案子結了,你們立功受獎,兩全其美,還有比這更好的結局嗎?”

    然而,常連依舊不為所動:“余飛啊,你說的這些我都懂,也考慮過,但考慮了許久,最終我還是來這里找你了,既然我來了,就必須得跟你要一個說法,必須弄一個明白。就算要結案,我也必須搞清楚這件事,否則,我睡覺都不安心。”

    余飛苦笑,無奈搖頭苦笑,看來這家伙是鐵了心了,還真讓人頭疼。

    “呼……。”輕輕地呼出一口氣:“好吧,既然你非要知道,我告訴你也無妨。那三個案犯的領頭代號地煞,覃家養的高手。”

    “覃家?”常連眼睛一閃:“哪個覃家?”

    “燕京覃家,國內排名可以進入前十的豪門大族。”余飛一臉肅然地吐出這句話。

    “嘶……。”常連直抽冷氣,眉頭深深皺成一團,眼里閃過一道震驚之色。

    燕京的覃家,他再無知也知道那是一個什么樣的勢力存在啊。

    人家動一動手指,或者一句話的事,都可以直接將他這個副局的帽子給擼了,就是這么簡單。

    “余飛,你,你沒騙我?”常連抽著冷氣道:“不,不可能吧,覃家搞這么多武器干什么,他們敢販賣軍火?還是想搞其他的破壞活動?”

    “這你問我,我問誰去?”余飛瞪了一眼道:“我只知道,地煞是覃家的人。覃家派地煞帶人劫持押送王大軍的囚車,目的是為了要我的命。那幾個犧牲的你們的同志,是被牽連的無辜者。”

    “你的意思是,他們的目標其實是你?”常連怔住了一下,好奇心更加強烈了:“為什么?這跟你有什么關系?”

    一時間,余飛也不知道怎么說的好,這事說來話太長了。

    “老常,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說,簡單的說下吧。”余飛也無奈,既然常連非要知道,他也只好說了:“上次咱們談過,我曾告訴過你,景家正在打壓飛騰集團,搞出了汽車爆炸案,還一手策劃了來陽新區的塌樓事件……。”

    “對,你是說過,但那是另外一件事,跟我們現在說的這件事有什么關系?”常連不解。

    余飛只好繼續解釋:“我當時隱瞞了另一個勢力,對付飛騰集團的除了景家外,還有這個覃家。之前飛騰集團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景家和覃家聯手搞出來的。”

    聽了這話,常連頓住,聲音豁然提高:“你當時怎么不說,為什么隱瞞?”

    “我要是說了,怕嚇著你。”余飛平靜地道:“確切地說,這是我和景覃兩家的戰爭。”

    “你……。”常連臉色都變了:“你瘋了嗎,對付一個景家就已經夠吃力了,你還對付起覃景兩家來了,不要命了。”

    “我也不想,但別人要置我于死地,我也沒辦法。”余飛做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嘶……,這不太科學啊。”常連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有些難以置信:“余飛啊,覃家和你八竿子打不著關系,他們干嘛要和景家一起對付你?再說,區區一個飛騰集團,在他們眼里就是個小作坊,他們應該根本沒興趣的啊。”

    “景躍南的母親方眉,和覃家覃氏三杰的老三覃義的老婆方晴是堂姐妹。”余飛再爆出一個關鍵信息。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