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023章 恬不知恥
    第2023章  恬不知恥

    天黑了,來陽市郊外,一座廢棄的燒磚廠里。

    因為廢棄的時間有些長,使得這里到處是蜘蛛網和灰塵,廠房的很多地方都坍塌了,只有部分地方還算完好。

    余飛幾人將地煞等三個俘虜帶到這里,直接粗魯地扔在滿是灰塵的地上。

    “余飛,落在你手里,要殺要刮悉聽尊便,帶我們到這來算什么意思?”地煞倒是表現得挺硬氣的。

    另外兩個牲口,那個絡腮胡和橫肉男可就沒這么硬氣了,一路上被王大軍收拾,現在已經是面目全非,早沒了之前的牛逼之氣。

    “啰嗦個什么勁,做俘虜了還有資格廢話嗎?”岳精忠冷哼道。

    “忠哥說得對,你特么就一俘虜,有資格說毛線啊。”王大軍附和著吼了一嗓子。

    地煞鄙夷地瞅了王大軍一眼:“哼,狗仗人勢而已,大概忘記了之前你的狼狽樣了。”

    不提之前的狼狽樣還好,提出來就是揭王大軍的傷疤,讓王大軍回憶自己的痛苦。

    “我草泥馬!”王大軍暴吼,惡狠狠地撲上去,一大腳將地煞踹在地上,一邊大罵,一邊拼命猛踹。

    余飛幾人也懶得阻止他,任由他發現心中的憤怒,再說,地煞也是欠扁。

    地煞很有經驗,不反抗,也根本反抗不了,只是卷縮著身子,雙手保護頭部,其他地方任由王大軍大腳招呼。

    “呼哧,呼哧……。”踹了一會后,王大軍踹得腳疼了,也累成了狗,只好停下來大口喘氣。

    地煞鄙夷冷笑:“就這么點勁嗎,我還沒過癮呢,弱雞。”

    “王八蛋。”王大軍再次暴怒,左右看了一圈,看到了一塊磚頭。

    這里以前是燒磚廠,磚頭自然不會少。

    王大軍抓起磚頭,照著地煞護住腦袋的手狠狠砸了下去。

    砰然巨響,磚頭斷為兩截,地煞的手被砸得紅腫起來,但他卻依然不吭一聲,嘴里發出的還是不屑和鄙夷的冷笑聲。

    “喲,還是個硬骨頭啊,不錯。”岳精忠贊嘆道。

    “麻的,我就不信他的骨頭硬得過磚頭。”王大軍吼叫著再次抓起磚頭。

    這地方別的不多,就磚頭多。

    “夠了大軍。”余飛跨步走過去。

    “飛哥,這雜碎砸死算了。”王大軍喘著氣,氣呼呼地道。

    “行了,該辦正事了,一邊去。”余飛臉色一沉。

    “哦……。”王大軍不敢再廢話,乖乖地丟下磚頭,站到一邊。

    “不錯,是條漢子。”余飛聲音平靜而淡漠:“看在你是條漢子的份上,給你說話的機會,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咳咳……。”地煞咳嗽了幾聲,掙扎著爬起來,就那么坐在全是灰塵的地上,鼻青臉腫的嘴巴裂開,一條血痕跟著溢出來。

    “呵,呵呵……。”他竟然咧嘴笑出聲來。

    王大軍恨不得再上前踹上一腳,可惜飛哥要辦正事,他只好恨恨地暗自嘀咕:“麻的,還敢笑,等下老子撕了你的狗嘴。”

    余飛對地煞的笑一點表情都沒有,語氣依然淡漠和平靜:“倒不愧是覃家請的高手,雖然本事沒多大,骨氣倒是有的。”

    提到本事,地煞笑臉一收,望著余飛的臉色變得復雜起來。

    “余飛,我不得不承認,這次是我栽了,栽得很徹底,但這并不是我沒本事。”地煞不服氣地道:“我這是被你陰了而已,如果知道你們是三個人,我豈會輸,就算輸也不會輸得這么徹底。你如果真有本事,不妨咱們堂堂正正的干一場,你敢嗎?”

    “哼。”暗影聽不下去了,鄙夷冷哼:“恬不知恥!”

    余飛卻是淡然一笑:“我說過,你根本不配做我的敵人,更不配跟我動手。至于堂堂正正,你覺得你配說這句話嗎?我也送你四個字:恬不知恥。”

    “劫持我的兄弟設好陷阱將我引誘過去,這等卑劣的手段也配叫堂堂正正嗎?”

    一句話質問下來,地煞噎住,一時無言以對。

    “怎么,沒話說了嗎?”余飛臉上帶著冷笑:“地煞?名字起得很不錯,這個名字以前我也好像聽說過,但可惜,你讓我有些失望,根本不堪一擊。”

    “余飛,你少得意。”地煞怎么說也是覃家請高手中,一等一的高手,豈能容別人這么貶低。

    “我承認,我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地煞咬著牙,眼里射出犀利的寒芒:“還有,當時如果不是我的手發抖,那一槍你未必躲得過去。”

    “是嗎?”余飛不置可否:“可惜你的手發抖了,世上的事實沒有如果。”

    “我……。”地煞憋屈不已,憋了半響,他狠狠呼出一口氣:“你說得對,的確是可惜了。唉……。”

    最后,他只能一聲哀嘆,懶得再說其他:“算了,反正我是栽了,無話可說。只是,我想不明白你們兩個人。”

    說著話,他的目光望向岳精忠和暗影。

    岳精忠和暗影微微一愣,想不明白他們什么?跟他們有關系嗎,整個計劃都是余飛老大一手策劃和操作的,他們只是執行而已。

    “你們二位,以你們的身手,我敢說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我想不明白,你們為何愿意聽命于一個毛頭小子,不覺得很掉身份嗎?不覺得憋屈和丟人嗎?”

    這話問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岳精忠和暗影眉頭擰成一團,終于知道剛才這家伙所說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原來是這個問題,倒也怪不著他搞不明白。

    岳精忠和暗影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覺地輕松干掉他的得力手下,這種高手,應該成為道上的風云人物,或者是大家族大勢力的座上賓。

    可想不通的是,他們卻對一個年輕人馬首是瞻,惟命是從,還一口一個恭敬的“老大”,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簡直難以相信。

    余飛什么東西,憑什么有這么大的“魅力”讓兩人追隨。

    “嗤……。”暗影直接發出一聲嗤笑:“我們的事與你何干?”

    “對啊,關你毛事啊。”王大軍接過話,自傲地道:“告訴你,飛哥的牛逼根本不是你這種渣渣可以比的,就你這樣的,還不配跟著飛哥混呢,傻貨一個!”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