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020章 你不配做我對手
    第2020章  你不配做我對手

    越野車的后門打開,岳精忠和暗影手里各自端著一把長槍從車里跳出來,再以最快的速度朝余飛的方向飛奔而去。

    岳精忠用得是一把狙擊槍,國產88式狙擊步槍,老掉牙的那種,全稱QBU88式5.8毫米狙擊步槍,全重4.2公斤,這在世界現役的狙擊槍中算最低了,全長920毫米,瞄準基線長394毫米,彈匣容量10發,裝配的白光瞄準鏡重650克,最大放大倍率9倍。

    其有效射程800米,使用的是小口徑的5.8毫米重彈作為槍彈,優點在于初速高,彈道平直,彈頭存能大,1000米的距離上仍然能夠射穿3毫米厚的A3鋼板,同時其瞄準鏡為3~9倍可調倍率,改善了觀瞄條件。

    以上是優點,但此槍缺點更明顯,該槍的槍口裝置太單薄,一旦撞擊有可能會發生變形從而會對中間彈道產生擾動,從而影響射擊精度差,跟世界知名狙擊槍相比較,性能有著很大差距。另外,其本身的瞄準鏡壽命有限,3000發之后不能夠保證瞄準鏡的質量,現代裝備的88式狙擊槍甚至有的不得不使用國外的瞄準鏡

    老實說,岳精忠并不喜歡用這把槍。

    最糟糕的是,這槍是從破耳那堆藏貨中挑選出來的。

    破耳那家伙混江湖的時候,倒也玩過槍,但那是小槍,這種大玩意他根本一竅不通,別說保養了,保存都不會,搞得有些地方都生銹了。

    如果岳精忠不是玩槍的高手,折騰了好半天,這玩意能不能打響都是一個問題,更別說用來殺敵了。

    但沒辦法,總比沒有強不是。

    暗影用的是一把突擊步槍,也是老掉牙的那種,將就這用了,倒是有幾把手槍還不錯,余飛要了兩把,岳精忠和暗影一人要了一把,這么一來,也算是全副武裝了。

    “老大。”

    兩人很快飛奔到余飛跟前。

    余飛朝二人點點頭,沉聲道:“按計劃行事。”

    “明白。”岳精忠一點頭,朝暗影道:“我左,你右。”

    “收到。”暗影點頭,先一步閃入右邊的叢林。

    岳精忠也一聲呼嘯,消失左面的叢林里。

    余飛觀察了周圍一圈后,繼續朝前走去。

    幾分鐘后,余飛的身影出現在地煞等人的狙擊瞄準鏡頭里。

    “哈哈,終于來了。”螞蟻咧嘴獰笑。

    “嗚嗚,嗚嗚……。”被綁在樹干上的王大軍看見飛哥,立即“嗚嗚”地叫喊起來。

    余飛聽到“嗚嗚”的叫喊聲,鋒銳的目光望向王大軍的方向。

    看到飛哥望向自己,王大軍是既激動,又擔心。

    激動的是飛哥終于來了,擔心的是飛哥就那么毫無遮擋地站在那里,完全暴露在別人的槍口之下啊,萬一人家一開槍,飛哥可就完了,飛哥一完,他也就跟著完了。

    所以他祈禱著飛哥趕緊躲起來,或者別人千萬別開槍啊。

    可惜,他的祈禱沒有任何意義。

    余飛望了王大軍一眼后,只是稍稍停下腳步,接著便繼續朝王大軍的方向走過去。

    在他走過去的這過程中,三把狙擊槍的準心都鎖定了他的腦袋和胸口等致命位置,同時,距離王大軍上方不遠的左右,還有兩把沖鋒槍的槍口。

    “老大,下命令吧。”螞蟻的準心鎖定了余飛的腦袋,通過衣領的耳麥朝地煞請命道。

    “這樣殺了他未免太無趣了,至少要讓他知道殺他的人是誰吧。”地煞想了一下:“我出去見他一面,你們兩個鎖定他,一有異樣,不用請示,果斷開火。”

    “OK。”螞蟻回道。

    “收到。”水狗回道。

    ……

    余飛那里,在距離王大軍只有不到五十米的時候,“砰”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在距離他腳尖不遠的地方飛濺起一撮泥沙。

    余飛停下腳步,面色淡然,鋒銳的目光迅速掃過有可能出現敵情的地方,感知著周圍傳來的危險,整個人高度警惕的同時,全身的力量也蓄積起來,只要一有危險,立馬最快的速度做出反應,躲避隨時射擊過來的子彈。

    剛才那顆子彈并沒有讓他感到危險,所以他并沒有躲閃,只是停下腳步站在原地不動,等待開槍的人出來。

    果然,第一槍過后,再沒有人開槍,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唯有山風呼嘯而過的聲音,還有就是王大軍的喘息聲。

    那一槍嚇得王大軍半死,一顆心都差點跳出來了,雖然飛哥沒事,但汗水已經將他的后背濕透。

    反倒是飛哥自己卻淡定無比,站在那里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風吹過,吹起他的頭發,吹起他的衣襟,卻吹不到他挺拔的身軀,仿佛站在那里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一座不倒的高山。

    有那么一刻,王大軍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座山,而不是一個人。

    “嚓,嚓,嚓……。”

    后面的樹林里,隨著風聲吹過來的聲音中,多了人的腳步聲。

    余飛的耳朵顫了顫,鋒銳的目光猶如一把利箭,射向某個方向。

    “余飛,等候你多時了。”隨著聲音響起,一個身材中等的錐臉男子出現在余飛的視線里。

    他站在高處,陰鷙的目光俯視著山下的余飛,猶如一只高高在上的獵手在俯視著下面可憐的獵物。

    “你是誰?”余飛抬起頭,嘴里吐出淡漠的聲音。

    沒等對方回答,余飛繼續:“覃家的人?”

    地煞微微一笑,一步一步走下來:“對,覃家的人。我見過你,可惜你沒見過我。”

    余飛微微一愣:“是嗎?”

    “還記得燕京那座大壩上,你和老盤在一起時的場景嗎?”地煞提醒道。

    余飛恍然明悟:“我知道了,想必,當時三把瞄準我的狙擊槍中,你便是其中一把吧。”

    “哈哈……。”地煞大笑,人已經走到王大軍跟前:“不錯,你很有點水平,配做我的對手。”

    余飛聽到這話,嗤笑一聲:“可惜你不配做我的對手。”

    “什么?”地煞臉色一沉:“你說什么?”

    “我說你不配做我的對手。”余飛重復了一遍。

    地煞愣住,半響后,不怒反笑:“哈哈……。余飛啊余飛,你是我見過的最不要臉,最能吹牛的人,現在你的命就掌握在我手里,你竟說我不配做你的敵人,你不覺得這很荒謬嗎?”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