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2010章 煙雨情思
    第2o1o章  煙雨情思

    老常啊,是不是哪出事了,就算出事,你總得跟我說什么事吧。余飛的口吻有些不滿了。

    哪有說有事卻又沒說什么事的道理。

    如果平常時候倒也沒什么,可現在他家里一堆客人呢,如果不是很有必要,他就不打算去了,直接電話里說完yik。

    常連也無奈,不說什么事看來余飛是真不打算去了,所以他只好屈服了。

    王大軍出事了。常連沒辦法,只好說出實情:今天押解王大軍回來的半路上,在隧道出事了。

    嘶。提到王大軍,余飛可就不得不重視:什么情況,你說具體些。

    想聽具體的就老地方見吧,就這樣,掛了。常連果斷掛了電話,反正事情說了一個開頭,吊足了余飛的胃口,他就不信余飛不去。

    余飛郁悶了,關系到王大軍的事,他就算不去也得去了。

    老常也會耍陰招了啊,懂得吊別人胃口了。

    沒辦法,余飛只好回到座位,湊到猛子和張銳耳旁壓低聲音道:猛子,張銳,你們幫我招呼一下兄弟們,大軍出事了,我得去一趟。

    猛子眼皮一跳:出什么事了?

    暫時還不知道,我去了才知道。余飛壓低聲音道:別聲張,兄弟們這么高興,別破壞了大家的心情,我去一下就來。

    好,那趕緊去吧,這里我和張銳招呼著。猛子趕緊道。

    好。余飛起身,又和老爹姜媽招呼一聲,然后急匆匆離去。

    又是那個之前常連和余飛見面的西餐廳,還是那個包廂,這便是常連說的老地方。

    這家西餐廳位于市區南北交界線上,飛騰山莊在北上區,到這個地方的距離不算近,也不算遠,來這里剛好合適。

    余飛走進店門時,突然停下腳步,又退了回來,然后抬頭看著店門橫梁上的鑲了金邊的店名,眉頭閃過一絲疑惑。

    找錯地方了?

    店名:煙雨情思。

    記得上次來的時候,店名是叫呀咪西餐廳,難道真是進錯地方了?

    呀咪西餐廳和煙雨情思,這店名的風格和意思可是相差很大的。

    估計是真的走錯地方了。

    余飛打算轉身離去,一個打著蝴蝶結,穿著女式黑西裝的服務員迎了出來:先生,歡迎您的光臨,本店剛開張,正在搞優惠活動。

    等等,你們店剛開張?余飛好奇地再仔細看了一下,覺得店面很熟悉啊:不是,那個原來有一個叫呀咪西餐廳的,是在這里嗎?

    是的先生,我們店之前的名字就叫呀咪西餐廳,不過剛換店主人了,所以改了新的名字。服務員為了招攬客人,熱情解釋:您不用擔心,我們只是換了老板和店名而已,其他的一切照舊,和之前一模一樣,如果說有什么不一樣的話,那就是我們現在有優惠活動,您現在進去的話,保證讓您可以最劃算的價格,獲得最滿意的消費。

    余飛對那什么滿意的消費沒興趣,他要的只是這個地方而已。

    清風閣有人了嗎?余飛問。

    清風閣是一個包廂名字,正是上次余飛和常連約談的地方。

    空著呢,先生要訂這個包廂嗎?您真有眼光,這個包廂。服務員有噼里啪地介紹了一堆,搞得余飛都不耐煩了,直接跨進店門:就要這個包廂吧,兩個人。

    好的先生,里面請。服務員熱情地將余飛引進店,帶進包廂。

    余飛隨意點了兩份,打服務員離開。

    既然到了這個地方,總得點些東西。

    服務員走后,他拿出手機撥通常連的電話:老常,我已經到地方了,地方已經改名,叫煙雨情思,你別走錯了,包廂還是原來那個包廂。

    好,我正在趕回來的路上,馬上到。常連回道:哦,對了,我還沒吃東西呢,幫忙點一份吃的。

    沒問題。余飛立馬叫來服務員,加點了一份吃的。

    服務員記好后走出包廂離去,剛到外面走廊,一個身穿齊腰黑色短皮衣,身材苗條的短女子叫住服務員。

    包廂里的客人招呼好了嗎?女人面容冰冷地問。

    服務員急忙回答:招呼好了,客人又點了一份牛排和面包。

    再給他們來一份咱們的招牌中餐菜,養身全家福和手抓扇子骨。苗條女子吩咐。

    現在這家西餐廳不僅僅只是西餐廳了,西餐和中餐一起供應。

    啊?服務員有些為難:可是客人沒點啊,只怕結賬的時候客人有意見。

    結什么賬。苗條女子一瞪眼:聽著,給我記住這個客人了,以后只要他來消費,一律免費。

    啊?服務員再次愣住。

    啊什么啊?馬上去辦,客人如果有半點不滿,你就滾蛋吧。苗條女子臉色豁然一沉,嚇得服務員趕緊離去。

    苗條女子看了包廂一眼后,邁動修長的長腿也轉身離去。

    一會后,苗條女子進了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很大,房間布置很溫馨,充滿了女人味道的氣息。

    房間外面有一個陽臺,陽臺的水泥臺上擺滿了鮮花,這個時候,一個女人背對著里面,正在彎腰澆花。

    煙姐。苗條女子進來后,站在澆花女人的后面恭敬地叫了一聲。

    女人沒有回頭,專注地彎腰呵護著她的鮮花。

    您時常念叨的那個人來了。苗條女子繼續道。

    嗯?澆花的女人停下手里的動作:誰?

    余飛。苗條女子回道。

    澆花女人僵了一下,緩緩放下水壺,人站了起來。

    女人,站直身子那一刻,雖然僅只是一個背影,卻也美得那樣不可方物。

    女人一襲束腰黑色緊衣,將其曼妙窈窕的身材曲線盡數勾勒出來,充滿了黑色誘惑的同時,帶來一些成熟女人的神秘感。

    清風閣包廂,他約了一個人。苗條女子繼續。

    男人,還是女人?神秘女人沒有回頭,背對著苗條女子問。

    暫時不知道,不過從他點的菜品看,應該是男的。苗條女子猜測的口吻道。余飛點的分量有些大了,女人不可能吃得了這么多,反正苗條女子是這么推測的。

    煙姐,要不要我去里面安裝一個針孔攝像頭?苗條女子詢問道。

    呵。神秘女人出一聲古怪的笑:小雨啊,千萬不要在他面前玩這套,那是自取其辱。

    .。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