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1937章 招惹了恐怖家族
?    第1937章  招惹了恐怖家族

    飛哥,您喝茶。朱葛趕緊給余飛端來一杯熱茶。

    余飛將茶放在旁邊,示意朱葛也坐下。

    立杰,飛騰集團鬧出今天這個樣子,你難道沒想說什么嗎?余飛望向侯立杰,語氣平淡,聲音也不大,卻讓侯立杰坐立不安。

    飛,飛哥。侯立杰惴惴不安地站起來:對不起,我,我沒有管理好集團,辜負了您的期望和信任,我,我對不起您,您處罰我吧!

    余飛搖頭:我想聽的不是這個。

    我。侯立杰頓了頓,猛地一咬牙:飛哥,飛騰集團是在我手上變成今天這樣的,我誓,搞爛的攤子,我一定將這個攤子收拾起來,否則,我自裁向兄弟們謝罪!

    額。旁邊的朱葛直冒冷汗,不至于這么嚴重吧,自裁都說出來了。

    坐下吧。余飛嘆了一口氣:能說出這句話說明你還有信心,還沒有被打垮,這點值得贊揚,至于自裁就有些過了。

    人總有經歷失敗的時候,關鍵是要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不被輕易打垮,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一番話說得侯立杰直點頭,心里暗自慶幸,幸虧剛才朱葛事先給他打了預防針,沒有一開始就說什么請辭之類的喪氣話,否則,那就真的是讓飛哥徹底失望了。

    好了,現在說說具體情況吧。余飛吩咐。

    一些情況朱葛事先已經跟他說了,但他要知道更具體的,而且希望侯立杰自己說。

    是。侯立杰不敢怠慢,當即便將飛騰集團的情況詳細完整地說了一遍。

    基本上和朱葛說得差不多,只是某些細節更具體了一些而已。

    飛哥,目前飛騰集團的情況就是這樣,情況很復雜很糟糕。侯立杰抹了一把額頭冒出的汗珠:我懷疑是有人故意在整我們,想置我們于死地。

    的確有人在故意整我們,知道是誰嗎?余飛反問。

    侯立杰和朱葛都是一愣。

    飛哥,我們不知道啊,您知道?兩人急迫的目光看著余飛,等待余飛揭開這個秘密。

    我當然知道。余飛拿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吐出了一個名字:景躍南。

    啊?兩人都是一愣。

    不是,景景躍南,怎么可能?

    侯立杰不敢相信,朱葛也不敢相信啊。

    飛哥,您說的是之前那個國浩集團的紈绔大少景躍南嗎?就是景國浩的兒子嗎?侯立杰瞪大驚奇的眼睛問。

    正是他。余飛淡然點頭。

    額。侯立杰和朱葛都愣住了,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景家人竟然可以卷土重來。

    飛哥,景躍南不是變成白癡傻子了嗎,他怎么有本事搞出這么大的事來?侯立杰狠狠吞了一口口水問。

    是啊飛哥,這太難以置信了。朱葛也難以相信啊:他一個傻子,怎么可能干出這么大的事來?

    景躍南的傻子是被王大軍幾人搞出來的,已經治好了,早就變成正常人了。余飛平靜地解釋:當然,憑他也搞不成這么大事。除了他外,還有一個覃家。

    覃家?侯立杰和朱葛又是一愣。

    兩人懵逼,哪個覃家啊,說他們和景家有恩怨那是肯定的,可和那什么覃家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關系啊。

    飛哥,哪個覃家啊?我們得罪的人中姓覃的都沒有,更別說什么覃家了啊。侯立杰好奇追問。

    余飛和覃家的恩怨,搞得余飛自己都很是惱火和莫名其妙,這其中的緣由涉及到機密,他也不好跟兩人解釋。

    燕京豪門大族的那個覃家,你們應該聽說過。

    余飛這話一說,侯立杰和朱葛兩人震驚的同時,更是一臉懵逼。

    他們震驚的是竟然招惹上燕京那個恐怖的覃家,人家那可是國內最牛逼的豪門家族之一啊,飛騰集團跟人家一比,那就是一小螞蟻。

    懵逼的是,他們什么時候招惹覃家了,再說,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去招惹人家啊。就算飛哥牛逼,他們也不認為飛哥敢去招惹這樣牛逼的家族。

    飛哥都不敢去招惹,他們這些兄弟就更不敢了啊。

    咕嚕一聲,朱葛狠狠蠕動一下喉嚨,對覃家的了解,他比較深刻,以前混江湖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可怕的家族了:飛哥,我們沒惹他們啊?

    是的,我們沒惹他們,但他卻要以強凌弱來欺負我們,所以,我們也不得不奮起反抗。余飛聲音透出一絲冷意。

    對他來說,覃家其實也沒算什么,在非洲巴利尼亞,他連皇宮都敢殺進殺出,連總統納爾德都敢劫持,區區一個覃家算毛線。

    當然,朱葛和侯立杰不是余飛,他們相對覃家這樣的大家族來說,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小人物。

    一個小人物突然間得知得罪了可怕的家族,心里不震驚是不可能的。

    呃。侯立杰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飛哥,那可是覃家啊,咱們怎么跟他們斗啊?再說,我們沒得罪他們啊。

    覃家和景家有那么點親戚關系,景躍南的母親和覃家三杰的覃義的夫人是堂姐妹。余飛是從覃子寧那里得知的這個情況。

    他不便解釋具體原因,只能這么解釋了,這個解釋也相當的完美。

    既然兩家是親戚,覃家幫助景家對付飛騰集團完全說得過去。

    原來是這樣啊。

    侯立杰和朱葛恍然大悟,臉色同時變得凝重起來。

    如果僅僅是對付景躍南,他們有信心,但現在加了一個覃家,這就麻煩大了。

    侯立杰心里暗道:難怪自己被搞得毫無反手之力,原來是攤上覃家這樣的恐怖家族了。

    怎么,覃家很可怕嗎?余飛看著兩人那表情,臉色露出不滿:覃家就把你們嚇倒了?

    不不。

    兩人醒悟過來,急忙搖頭擺手。

    可是,嘴上說著不,臉上凝重的表情卻出賣了他們的內心。

    余飛無奈地嘆了口氣,看來覃家的殺傷力的確太大了些,幸虧白天和常連約談的時候,他沒有說出覃家,否則常連肯定也會被嚇半死。

    飛哥,招惹上覃家,我們還真麻煩了啊。侯立杰硬著頭皮吐出一句擔憂的話,心里此刻也蒙上了一層陰霾。

    招惹上覃家,就算飛哥牛逼,恐怕也無力回天啊,飛騰集團這一次是真的危險了。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