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1933章 那一刀的陰影
?    第1933章  那一刀的陰影

    對那一刀,要說余飛心里沒有陰影,沒有一點怨,那是不可能的。

    那一刀,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一個傷疤。

    聽著余飛的嘆氣,常連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怎么?看到她約了帥哥,不好意思下去?”

    常連并不知道余飛被羅孝勇一刀差點結果了性命的事,完全誤會了余飛那一聲嘆的意思。

    余飛苦笑:“老常,你什么時候也操心這種事了?說咱們的事吧。”

    “行吧,那就說事。”老常也只能苦笑。

    兩人正要說正事,羅孝勇那里突然熱鬧起來,又吸引了兩人的目光。

    只見三個身材高挑的美女來到羅孝勇那一桌,大呼小叫起來,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哇,羅姐頭,在這里約會啊!”

    “哇哦,你男朋友好帥哦,比電影明星還帥啊。”

    “那必須啊,咱們羅姐頭的男朋友敢不帥嗎!不帥的男人敢約我們羅姐頭嗎?咯咯……!”

    少女們笑成一團,吵嚷得跟一群小麻雀似的。

    余飛盯著幾個突然出現的少女,眼里閃過一道精光。

    從這些少女身材的線條曲線和小麥色的皮膚,他能看出不是那種坐在家里的白凈美女,而是那種天然型的美女,那種常年訓練出來的自然美。

    沒看錯的話,這幾個少女可能是當兵的,或者是運動員。

    “她們是神鷹女子特勤隊的。”旁邊的常連看到余飛盯著那幾個出現的少女,口里解釋了一句。

    余飛一愣:“神鷹女子特勤隊?”

    這是一支女子特種隊,余飛在部隊的時候就聽說過。

    “她們怎么出現在這里?還和羅孝勇認識?”余飛好奇地問。

    “現在羅局是這種特勤隊的隊長呢,在牛背山監獄負責協防。”常連解釋道。

    “協防?”余飛有些不相信,一個監獄用得著神鷹女子特勤隊來協防嗎,很顯然,這可能只是一個幌子,她們肯定有另外的任務。

    當然,那是別人的任務,與現在的他沒什么關系了。

    “對啊,協防啊,有什么問題嗎?”常連看余飛那奇怪的樣子,忍不住好奇反問。

    “哦,沒什么。”余飛敷衍一句,抬手“嘩啦”一聲拉上窗簾,這下就沒得看了。

    “談正事吧。”余飛奔入主題:“老常,飛騰集團鬧出來的事我就不多說了,天下人都知道,你身為警察知道得比誰都清楚。”

    常連早就料到余飛要提這事:“余飛,飛騰集團最近鬧出來的事,說真的,你們集團本身是有很大責任的。”

    余飛點頭:“這我否認,我們的責任我們會承擔,但這件事不是表面那么簡單,是有人故意針對我們。”

    “誰針對你們?”常連早就想知道幕后針對飛騰集團的人是誰了,為這事還特意吩咐邊烈去趕緊查呢。

    余飛喝了一口飲料,嘴角抽出一絲古怪的笑意:“可能你想不到。”

    “我要能想到就不問你了,你倒是說啊。”常連被勾起強烈的好奇心,急問。

    “景家回來了。”余飛吐出幾個字。

    “景家?”常連一愣:“哪個景家?”

    “跟我有仇的景家,還能有哪個景家?”余飛不答反問。

    “你說什么,難道是……,怎么可能?”常連臉色變了,一臉的難以置信:“景國浩已經死了,國浩集團也垮了,哪來的景家?”

    “你好像忘記了,景國浩有一個兒子。”余飛提醒道。

    “你說的是景躍南那個傻子,那個當初喊你爸爸的傻子?”常連更不相信了:“他都傻成那樣了,還怎么可能搞出這么大動靜來,搞得飛騰集團現在都快垮臺了。”

    “老常,你的思維能不能別那么死板。”余飛提高聲音:“景躍南的傻并不是先天的,他的傻是可以治療的,現在的景躍南可不是傻子了,和他老爸景國浩有得一比。”

    “這……。”常連臉色變幻,覺得還真是世事難料啊,誰能想到,景躍南竟然治好了傻病,突然間卷土重來了。

    也就是說,余飛和景家的戰爭再次開始了,然后他們這些當警察的又有麻煩了。

    “余飛,你看啊,這馬上過年了,你和景家的恩怨能不能先緩一緩。”常連幾乎是懇求的語氣道:“算是給我個面子,好好地過完這個年,我請你吃飯。”

    余飛笑了笑:“老常啊,就是因為給你面子,我才約你來這里談,否則早直接動手了。我倒是想走正常的途徑解決這個問題,可現在的情況難啊。”

    “有什么難的,你把情況跟我說說,只要你們有理有據,我可以幫助你們。”常連趕緊道。

    “那好,我就說說……。”余飛接著便將景躍南如何黑心給飛騰集團提供劣質鋼材說起,將他從覃子寧那里得知的情況詳細地說了一遍。

    不過,他把覃家的情況略去了,如果把覃家說出來,他擔心會把常連嚇死。覃家那樣的恐怖家族,可不是常連一個小小地級市的副職敢面對的。

    聽完事情經過,常連眉頭皺得老深。

    他是想幫余飛,可這也根本幫不上多少忙啊。

    “余飛啊,就算景躍南給你們提供劣質鋼材,可用這鋼材造房子的是你們,塌樓案造成的死亡事件主要責任還是得你們背啊。”

    “因為關系到你,這個案子我還特意去了解了一下,在建房過程中,有人已經提出鋼材的問題了,可你們的人根本不管,執意一意孤行,這才釀成了慘案啊!這個人就是你們的王大軍。”

    “所以這件事王大軍是必須要判刑的,沒誰幫得了這個忙。”

    常連說的這些情況余飛都知道,也都懂,但眼睜睜地看著王大軍蹲監獄,他這個當哥的人實在又不忍心。

    “當然,也不是沒有辦法。”常連突然話鋒一轉:“關鍵是你們要安撫好死者家屬,具體的就是錢的問題,他們放棄對你們的起訴,也許會有一線轉機。”

    接著,常連又跟余飛說了一下具體的安撫措施和具體的辦法。

    余飛一邊聽,一邊點頭:“老常,謝了。王大軍還年輕,如果就這么栽了,那就一輩子毀了,所以有機會我會讓那小子好好來謝謝你。”

    常連一擺手:“謝謝就不用了,只要你別在大過年的給我鬧出事來就行,余飛啊,我想安安心心地過一個年啊。”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