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1830章 猶如幽靈的魔鬼
?    第1830章  猶如幽靈的魔鬼

    對葉冰清的提醒,卡琳很重視。

    現在她就剩下這么點手下了,如果泛米亞的支援真來了,他們就只能等死了。

    “帶上醫療隊,咱們撤!”卡琳喝令。

    “大姐頭,其他的俘虜怎么處理?帶上這么多人,咱們帶不了啊。”一個匪首詢問道。

    “你傻了嗎?全部殺了。”卡琳冷著臉喝道,渾身散發出兇殘的殺意。

    “收到。”那匪首獰笑著“嘩啦”一聲推彈上膛,槍口首先對準蟑螂。

    “慢著。”蟑螂微弱的聲音喝了一聲,讓戰士將他從背上放下來,扶著他站在旁邊,面朝卡琳。

    “想必,你就是他們的頭領吧。”卡琳看出了蟑螂的身份,煞有興趣地看著蟑螂:“怎么,想留下遺言嗎?看在你是條漢子的份上,我成全你們。”

    “呵……。”蟑螂嘴角抽出一絲淡笑:“兩位,你們讓我很意外,沒想到這么漂亮的姑娘竟然會是十惡不赦的匪首。”

    “咯咯咯……。”卡琳一陣嬌笑:“你這是在夸我們嗎?是不是從沒見過我們這么漂亮的匪首,哦,不是,這么漂亮的頭領。”

    自己說自己匪首,卡琳反應過來時急忙糾正。

    “我沒有夸你們的意思,只是很遺憾而已。”蟑螂搖頭嘆息:“這么漂亮的女人,好好的女人不做卻去當匪,實在太可惜了。”

    “是嗎,可是我并不覺得可惜,我倒是覺得你這樣的帥哥去當兵,現在年紀輕輕的就要死了,這才是太可惜了啊,嘖嘖……。”卡琳才是真正覺得可惜啊。

    “姐,他在拖延時間。”葉冰清及時提醒。

    “嗯?”卡琳一愣,猛然反應過來,臉上的笑瞬間消失:“呵呵,差點上你的當了。”

    “姐,我看我們帶走醫療隊就行了,這些俘虜咱們殺了也沒有意義,反倒浪費我們的子彈。”葉冰清似乎有些不忍:“姐,經過剛才的廝殺,我們的子彈也不多了。”

    卡琳想了下,點頭道:“卡蘿啊,你就是太心軟了,行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浪費子彈了。來人,醫療隊的人全部帶走。”

    “是。”匪徒們將其他俘虜扔下,將林可婷等人從人群里推了出來。

    “等等。”蟑螂見這幫匪徒要帶走林可婷,急了:“我跟你們走,他們留下。他們只是醫生而已,而我們是華國的士兵,我還是一名班長。帶走我,比帶走他們有意義更大。”

    “嚯,你還真不怕死啊。”卡琳冷笑:“可惜,我們要的不是你。你再浪費我們時間,馬上崩了你。”

    一再被這家伙拖延時間,卡琳已經不耐煩了。

    “嘩啦”一聲推彈上膛,卡琳手槍的槍口已經對準蟑螂的腦袋。

    然而,蟑螂不但沒害怕,反而在匪徒們驚愕的目光中,猛地推開扶住自己的戰士,腦袋直接頂上槍口,冷笑著道:“來啊,開槍啊!”

    卡琳臉色變幻:“你真不怕死!”

    “呵,怕死就不來泛米亞了,開槍啊。”蟑螂聲音猛然提高,反而把一幫匪徒給鎮住了:“聽著,你今天想把他們帶走,先從我尸體上踏過去。”

    “哼,你以為我不敢嗎?”卡琳目露殺意:“那我就成全你。”

    “不要,班長!”一聲大叫,一個戰士迅猛地速度撲過來,一把將蟑螂推開。

    “砰!”槍聲響起,血花綻放,戰士腦門上一個血洞是那么的刺眼。

    “啊——。”俘虜們嚇得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小江。”蟑螂發出悲憤的嘶喊:“我跟你們拼了!”

    “砰砰。”兩槍,兩顆子彈擊中蟑螂的大腿,血洞里,血水泉涌而出,剛站起來的他慘叫著倒下。

    “班長!”剛才那個被槍托砸翻在地的戰士嘶喊著要爬起來,早就盯著他的匪徒一大腳下去,將他踩得血肉模糊。

    “草麻痹,你也去死吧!”匪徒“咔嚓”一聲推上子彈準備開火。

    “住手,行了,不要再殺了。”葉冰清看不下去了:“不要再在浪費時間,走。”

    “走吧。”卡琳給葉冰清面子,一聲令下,匪徒們押著林可婷等人朝外面而去,很快進入雨霧中。

    “轟轟……。”

    突然,轟鳴聲響起,從遠至今呼嘯而來。

    “什么聲音?”眾匪徒紛紛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一輛兩輪的山地摩托正從雨霧中破空而來,摩托上,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色雨衣的人猶如一道黑色的颶風,從遠至今,迅疾而至。

    當距離匪徒還有百米距離時,摩托速度不減,繼續風馳電掣般的速度前進,只是他的右手豁然放開車把手,左手單手握住方向桿。

    “不好。”有匪徒發現了不對勁,大聲呼喊:“小心那人!”

    嘶喊聲未落,那只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里豁然多出一把銀色的手槍。

    “砰。”

    火光在昏暗的雨霧中如美麗的花朵綻放,槍聲將雨霧的寧靜打破,犀利的子彈穿透雨霧,斬斷雨絲,在空氣中劃出一條無線的氣浪。

    順著這條無形氣浪的方向望去,扭曲的空氣中,可見匪徒那一張驚恐的臉。

    “噗”的一聲,子彈鉆入腦袋的悶響,血花在綻放,驚恐的表情定格在匪徒臉上,就此轟然倒下,慘叫都沒有機會發出一聲。

    “隱蔽,臥倒!”

    “砰砰……。”

    槍聲持續響起,混合著人的嘶喊聲,摩托車的轟鳴聲,形成了一曲混雜的交響曲。

    “啊,啊……。”

    俘虜們嚇得哇哇大叫,尤其是一些女生,嚇得尖叫聲此起彼伏,紛紛蹲在地上捂著耳或抱著頭,發出有生以來最尖銳的尖叫。

    摩托車轟鳴著呼嘯而過,帶起了一片水霧,帶去了一片腥風血雨,靠近門口的四個匪徒全部倒下,全是腦部中彈。

    血水從腦部的血洞中汩汩冒出,染紅了地面,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形成一條條血色的溪流。

    急速奔馳的車上單手射擊,還能全部擊中頭部,可見射手的恐怖。

    摩托車的轟鳴聲呼嘯而去,那一道黑色的人影留下的只是一道殘影,仿佛一個幽靈般突然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中,又突然消失。

    他是誰?是人,還是鬼?

    不,他不是人,也不是鬼,他是魔鬼,猶如幽靈的魔鬼。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