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1814章 奇怪的劫持案
?    老盤淡然一笑:“老爺,我的命都是你給的。Δ.『ksnhu『.1a你知道的,只要你一句話,我便可赴湯蹈火,不存在愿意與否,什么事你說吧。”

    這話讓覃老爺子很感動,他走到老盤跟前,感動地握住他已經枯瘦的肩膀:“老盤啊,什么也不說了,這件事其實覃仁出馬是最合適的,但我不想讓他牽連進來,而且這孩子脾氣也倔,所以你懂的。”

    老盤點頭:“老爺,我明白。跟著您這么多年,我這把老骨頭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說什么死,不要說這些不吉利的話。”覃老頭故作生氣地瞪了一眼:“咱們這把老骨頭還得長命百歲呢,退一步說,就算出事了,后面還有我這個老頭子頂著。我這把老骨頭,以我的資歷,看誰能拿我怎樣?”

    老家伙倚老賣老,那是有恃無恐。

    “老爺,我懂了。”老盤點頭:“您說什么事吧,我保證辦好。”

    “好,你辦事我放心。”當即,覃老頭便告訴了老盤具體的任務。

    老盤接受任務后,迅離去。

    當然,老盤去了,覃老頭也沒閑著,立即回到自己房間,拿起桌上一個電話撥通一個熟悉的號碼。

    “喂,小尹啊,我是你覃叔叔啊。”

    “覃叔叔,您老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啊,哎呀,許久沒去看您老人家了,您老現在身體還好嗎?”

    “身體倒是好,只是最近這心氣不行啊,唉……。”覃老頭一聲嘆息。

    聽到老家伙的唉聲嘆氣,電話那頭的人沉默了一會后,勸道:“覃叔叔,子豪的事我聽說了,我知道他是您最疼愛的孫子,可這事呢……,唉,不算了,說了讓您老傷心。”

    “行,咱不說那不孝子孫,咱說另外的事。”老家伙話鋒一轉:“我聽說西北那邊老魏退休了,正好需要一個接替的總負責人,我給你推薦一人,衛長城。這個同志工作能力強,思想覺悟高……。”

    老家伙“噼里啪啦”一堆,將衛長城夸得跟朵花似的。

    他的目的很簡單,以升職的名義將衛

    (,請翻頁)

    長城弄走。

    沒有衛長城在,余飛就是他們手心上的螞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喲,覃叔叔,您老怎么關心起這事來了。”電話那頭的人很好奇啊。

    “你這什么話啊,我們退休了就不該關心這事了?”覃老頭不滿地反問:“我告訴你小尹,雖然我們退休了,但我們依然要揮自己的余熱,為國家,為人民舉薦優秀人才。”

    老家伙說得那是大義凜然啊。

    “額……,是是,您老說得是。”電話那頭的人也不好說什么了,只好道:“覃老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考慮您的建議的。”

    “嗯,好,希望你們能好好考慮我們這些老頭子的建議,有空多來看看我們這些老頭子,你先忙。”

    掛了電話,覃老頭還不放心,于是又撥了另外一個老伙伴的號碼,他要搞聯名舉薦衛長城。

    ……

    此時的衛長城并不知道有人正“好心”地為了他的前途在盡心盡力地奔走。

    這會他正在林可婷等人入住的賓館里安慰被劫持的林可婷等人。

    林可婷幾人被蒙面匪徒綁架后報了警,又聯系上了醫療隊,醫療隊的隊長章傅非常重視此事,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同時,也通報給了上級領導衛長城。

    衛長城一聽是林可婷被綁架,那還得了,立馬火急趕赴現場。

    現場的警察見衛老大親自駕臨,這案子哪敢怠慢,里面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

    然而,作案的人很狡猾,反偵查能力幾乎是專業的,現場根本沒留下任何痕跡,酒店的監控,包括酒店附近道路上的監控也在那段時間里抓瞎。

    顯然,兇手動手之前肯定是經過精心謀劃和準備的。

    所以一時間,想找出這幾個兇手貌似也不容易。

    好在幾個人都沒什么大事,三人中,林可婷本人脖子受了點傷,另一個同事脖子的割傷稍微嚴重一些,但也沒有什么大礙,包扎一下即可。

    最后衛長城指示警方盡早破案,同時命令章傅將所有醫療隊

    (,請翻頁)

    成員全部集合到一個地方入住,居住的賓館加強安保力量。

    事情安排完畢,交待了一番后,天色已漸晚,衛長城正要離去,林可婷卻追了出來。

    “長,我有一個情況向您報告。”林可婷表情鄭重,同時美眸閃爍,她在告訴衛長城,這個情況只能跟他說。

    衛長城這樣的大佬,豈能不懂林可婷的意思,當即點頭道:“好,上車吧。”

    上了車,林可婷這才報告道:“長,剛才我們說了慌,其實那些匪徒精心謀劃的這場劫持,既不是劫財,也不像是劫色,而僅僅只是為了打聽一下余飛的情況。”

    “嗯?”衛長城一怔:“你們剛才怎么不說?”

    “長,我覺得這事有蹊蹺,而且關于余飛的情況,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不方便說,也特意囑咐了兩位被劫持的同事不要說。”林可婷帶著歉意道:“對不起長。”

    原來是這樣,這丫頭心思縝密,考慮得挺周到的。

    “你做得對,余飛的情況的確不能讓太多人知道。”衛長城贊同林可婷的做法,但很快皺起眉:“費盡心思搞這么一場劫持,他們就為了問余飛的情況,這么簡單,有何目的?”

    “長,我也想不通。”林可婷接話道:“但我總覺得,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所以我必須單獨向您報告一聲。”

    “小林啊,這事我知道了。”衛長城點頭,鄭重的口吻囑咐道:“記住了,暫時不要告訴別人,警方也不要說。”

    現在余飛的一切情況都算是機密,如果將這事告訴警方,按照警方的辦案程序,作為這起劫持案的關鍵信息,他們肯定是要對余飛去調查和了解的。

    衛長城這個時候可不想警察去調查余飛的情況,以免節外生枝。

    幸虧林可婷留了一個心眼,沒有將余飛的情況告訴警方,要不然還真的節外生枝了。

    “對了小林,他們問你余飛的情況時,你是怎么說的?”衛長城轉而問。

    問到這個問題,林可婷慚愧地低下頭去。

    (本章完)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