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最強狂兵混都市 > 正文 正文_第1772章 真實身份
?    全本 .,最快更新最強狂兵混都市最新章節!

    第1772章 真實身份

    瑪吉娜如今可以說是赫赫威名了,在佛爺身邊混的人,幾乎無人不知其大名。

    這個女人先是以驚艷的容貌著稱,接著又是以強悍的手段著稱。

    冷艷,狠辣,暴躁,玩命,還有身手不差。

    這些特征,便是兄弟們從這個女人身上總結出來的。

    現在的她,可是佛爺看中的紅人,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曾經,很多人眼饞她的美貌,對她想入非非,甚至還有不少人動過念頭怎樣將她弄上床狠狠玩弄一次。

    然而,現在可沒誰敢有這個念頭了,頂多也就是想入非非而已。

    瑪吉娜走進來,冰冷的臉,冰冷的氣勢,使得屋子里本來就有些冷的溫度更冷,幾個牲口感覺冷颼颼的,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時,感覺要結冰了一樣。

    山鷹被捆綁著背靠柱子坐著,這時也抬起冷漠的目光望向進來的瑪吉娜,眼里透射出一絲憤怒,對叛徒的憤怒。

    瑪吉娜的目光也落在了山鷹的身上。

    “哼,叛徒。”山鷹冷冷地吐出“叛徒”兩個字,而后鄙夷地扭過頭去,不想再看這個所謂的“叛徒”,以及匪徒的“幫兇”和“走狗”。

    聽到“叛徒”兩個字,瑪吉娜秀眉微微擰起,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幾個負責看押的匪徒這下沒退路了,大臉猴無奈,只好硬著頭皮迎上去:“那個,瑪吉娜小姐,您有什么事嗎?麻老大吩咐我們看押這個人,您這是……。”

    “滾出去。”馬瑪吉娜就只有三個冰冷的字。

    “啊?”大臉猴為難了:“那個,瑪吉娜小姐,我們是麻老大……。”

    后面的話戛然而止,大臉猴整個人僵住,驚恐地看著對準自己腦門的黑洞洞槍口。

    “再說第二遍,滾出去。”瑪吉娜面冷如冰:“還讓我說第三遍的話,就讓我的槍跟你說吧。”

    “別別別。”大臉猴嚇得臉都白了,急忙擺手:“我出去,我們出去,走走。”

    大臉猴是老大,老大都被嚇得屁滾尿流,小弟們哪敢啰嗦,趕緊灰溜溜地逃之夭夭。

    到了外面,小弟們郁悶了:“猴哥,怎么遇到這個女人啊,現在怎么辦?”

    “你問我,我特么問誰去。”大臉猴也很惱火:“麻的,遇到這個女人真倒霉,現在沒辦法了,只好在外面等著,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說著話,他“刷”地掏出配槍,“咔嚓”一聲推彈上膛。

    小弟們嚇到了:“猴哥,您還敢跟她開干啊?”

    大臉猴橫了他們一眼:“怎么,怕了啊,瞧你們那孬樣,還是男人嗎?咱們加起來四個大男人,還特么怕一個女人。”

    “咳咳……。”小弟們一陣干咳:“不是,猴哥,這女人不一般啊……。”

    “有什么不一般的,和其他女人沒啥區別,不久一個腦袋兩個胸嗎,還能長了三頭六臂不成?”大臉猴不屑地道。

    “呃呃……。”三小弟額頭冒汗。

    不過這話也很有道理,不就一女人嗎,四個大男人還怕了他不成。

    “都給老子聽好了,武器準備好。”大臉猴沉著臉命令道:“絕對不能讓那女人殺了山鷹,否則,咱們沒辦法跟麻老大交待,佛爺到時候氣消問起來,咱們更沒辦法交待。”

    “以麻老大和佛爺的脾氣,非吃了咱們不可,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后果是什么樣,不用我說你們也清楚。”

    這話讓三個小弟心頭一顫,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關乎自己的小命,三小弟也豁出去了,全部掏出槍推彈上膛。

    “猴哥,要不咱們干脆合力將這女人拿下,然后,那啥那啥,嘿嘿……。”一牲口那臉上的奸笑已經說明一切了。

    “對對,反正現在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弄了她也沒誰知道不是。”其他牲口紛紛附和,口水哈拉了一地。

    “麻的,一群禽獸,閉嘴!”大臉猴低聲喝罵:“現在是想女人的時候嗎,都特么認真點。你們在外面守著,我進去看情況,聽我命令行事,老子一招呼,立馬都給老子沖進來。”

    “是。”三個牲口急忙回應。

    訓斥完三個牲口,大臉猴提著槍,躡手躡腳,小心翼翼地重新走進屋子,然后在門后面的黑暗角落里瞧瞧藏起來。

    ……

    里面,瑪吉娜趕走大臉猴幾人后,就剩下了她和山鷹。

    山鷹再次抬起頭冷冷地掃了他一眼:“怎么,想殺了我?動手吧!”

    瑪吉娜槍口垂下,站到山鷹面前:“你為什么罵我是叛徒?”

    “因為你本來就是叛徒,怎么,當了叛徒還不讓人罵嗎?”山鷹鄙夷冷笑。

    “這么說,你以前認識我了?”瑪吉娜繼續問。

    “談不上認識你,但我知道你的名字,認識你的人是我兄弟,就是剛才被你一刀捅了的那個人。”山鷹提到余飛,想到余飛被瑪吉娜一刀捅進胸膛的場景,眼里射出仇恨的冷光:“別告訴我你不認識他了,他是余飛,曾經救過你無數次的余飛,也曾經是你親密的戰友和同志。”

    “余飛?”瑪吉娜念了一下這個名字,皺起秀眉使勁想了一會,最終還是搖頭:“從來沒聽過這個名字。”

    “你……。”山鷹愣了一下,望著瑪吉娜的目光閃出濃濃的疑惑:“你不認識余飛了?怎么可能,難道你……。”

    山鷹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你失去記憶了?”

    瑪吉娜點頭:“我已經記不起以前的事了,他們告訴我,我因為得了怪病無法醫治,被家人嫌棄后拋棄在叢林里自生自滅,是撒旦先生救了我,讓我重新活了下來,是他重新賦予了我新的生命。”

    “這……。”

    山鷹聽完這個故事,腦袋轟的一下怔住了,半響后,心中對她怨恨少了許多,原來是這種情況啊。

    “不,羅孝勇同志,你不叫瑪吉娜,故事不是這樣的,那不是你真實的身份,你……。”

    “你叫我什么?”瑪吉娜將山鷹的話打斷:“羅孝勇?我不叫瑪吉娜?”

    “瑪吉娜?”山鷹搖頭,忍著身上的劇痛,強撐著站起來:“羅孝勇同志,你不是什么瑪吉娜,你是赫赫大名的鐵女警花羅孝勇,曾經勇斗匪徒,打擊恐怖份子……。”

    接著,山鷹便將他知道的,關于羅孝勇的傳說用最快的語速說了一遍,告訴了羅孝勇的真實身份。

    聽山鷹說完,瑪吉娜的心情其實也很激動,她在心里問自己:“我真是這么厲害的人嗎,我真是那樣的人嗎,可為什么我一點記憶都沒有?為什么?”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