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人皇紀 > 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 不甘的安祿山!
    安祿山佇立在地上,那股不死不休的戰意和殺機瞬間消失無蹤,就連原本扭曲通紅的臉龐這一刻也恢復了正常,只余下無盡的灰敗之色。

    怎么可能!

    這可是世界意志,代表著整個世界最高的意志,沒有任何存在可以超越。

    為什么?

    王沖竟然連世界意志都可以擊潰。

    “你到底是什么?”

    安祿山突然開口,望著天空中緩緩落下的王沖。

    在生命的最后關頭,安祿山突然之間明白了什么。

    他一直以為王沖只是一個大唐的普通王侯,只是天賦和才華有些出眾而已,但是這一刻,安祿山想起太始之前說過的“毀滅之子”,很多一些原本只停留在字面上的東西,突然有了特別的意義。

    一個連世界意志,連上天都可以擊潰的存在,絕不可能是一個普通人。

    王沖身上的秘密恐怕絕不會比他少。

    “已經沒有必要再告訴你了,不管什么,對你而言,都已經沒有意義。”

    王沖淡漠道,并沒有回答。

    他身上當然有著秘密,至少,兩人之間絕不像安祿山想的那樣無怨無仇,不過這些卻沒有必要向安祿山解釋。

    “轟!”

    王沖聲音未落,陡然出手,還沒等安祿山反應過來,一股磅礴的罡氣蘊含著強大的時空波動,猛然轟落在安祿山身上。

    這一擊突如其來,并且用上了王沖掌握的時空規則,根本沒有給安祿山反應的時間。

    “啊!”

    只聽一聲大叫,安祿山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有如殘葉般飛出,轟的一聲撞落在數十米外一座被冰雪覆蓋,十幾米的山包上。

    大地震動,那座十幾米高的山包只堅持了片刻,就被安祿山體內透出的狂暴勁氣,轟得猛烈爆炸,一座小山包就這么徹底消失了。

    此刻,安祿山身受重傷。

    “王沖,我要殺了你!”

    “世界意志,給我力量,給我力量!”

    安祿山倒在地上的廢墟中,看著不斷朝自己走來的王沖,神色慌張,又驚又怒。

    堅硬的世界戰甲上滿目瘡痍,他一邊往后挪,拉開和王沖的距離,一邊急急地望向天空,伸出一只手臂,對天怒吼,似乎還想像之前那樣從世界意志那里獲取力量。

    只要有世界意志在,不管受到多重的傷,安祿山都能立即恢復。

    不管王沖如何攻擊,都傷不了他。

    “哼,沒有用的,它不會再出現了。至少有我在的時候,它絕不可能再出現!”

    王沖緩緩走來,看到這一幕,冷笑道。

    天空中,寒潮滾滾,依舊如昔,但是雷云已經徹底消失,安祿山的祈求只能說是奢望。

    不管安祿山有多么不甘,從王沖擊潰雷云漩渦的那一刻起,他就沒有任何再逆轉的機會。

    “轟!”

    金光一閃,王沖再次出手,天空中,一道暗金色的時空之環憑空浮現,王沖的黃金短戟瞬間穿過時空之環,一個閃爍,穿過重重空間,狠狠轟落在安祿山身上。

    黃金短戟屬于太乾的隨身兵器,鋒利無匹,擁有極大的破壞力,再加上王沖接連數次都轟擊在世界戰甲的同一個位置,咔嚓,只聽一聲脆響,世界戰甲的左胸位置本來就被轟掉了一層,這個時候更是徹底破碎。

    噗嗤,黃金短戟刺透世界戰甲,直接插入了安祿山的身體,那巨大的沖擊力將他轟出了數百丈。

    在巨大的爆炸聲中,安祿山再次重重墜落在地,掀起漫天煙塵。

    “我跟你拼了!”

    安祿山瘋獸般的嘶吼聲陡然從風雪中傳來。

    就在被王沖擊飛的同時,安祿山不管不顧,有如炮彈般,猛然從煙塵的另一端倒飛而出,無窮無盡的黑氣猛然從他體內爆發,瞬間在他身后化為一尊三頭六臂的漆黑戰神。

    突厥軋犖戰神!

    這一刻,安祿山召喚出了自己最強的攻擊。

    這尊突厥軋犖戰神的每只手中都握著刀槍劍戟等不同的武器,立即朝著王沖猛撲。

    “吼!”

    不止如此,隨著一聲驚天龍吟,巨大的幽州黑龍再次在安祿山身后顯現,并且迅速化為一根黑色龍紋長槍,落入了突厥軋犖戰神手中。

    這一刻,突厥軋犖戰神和安祿山的黑龍之氣完美融合,兩者威力相合,實力大幅提升。

    ——為了爆發出這最強一擊,安祿山直接燃燒全身每一個細胞的潛能,他原本微胖的身形也在這一刻仿佛縮水般小了好幾圈,整個人顯得枯槁無比。

    這已經不單是單純的透支潛能了,還燃燒了一半壽元。

    為了摧毀王沖,安祿山已經徹底豁出去了。

    “死!”

    光芒一閃,下一刻,安祿山滿面猙獰,那尊巨大的突厥軋犖戰神手持黑龍長槍,以雷霆萬鈞之速,耗盡了安祿山生平所有力量,重重轟落在王沖身上。

    “轟隆隆!”

    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無匹的氣勁伴隨著耀眼的金光,在王沖身前猛然爆炸開來。

    在巨大的能量波沖擊下,以王沖和安祿山所站立的地方為中心,方圓數百里內,天搖地動,如同地震般,無數白皚皚的積雪被震上天空。

    這一擊的力量如此之大,就算高山大地也一樣承受不住,不,安祿山的這一擊卻是連大地都轟裂了。

    咔嚓嚓,只聽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大地搖晃,以安祿山攻擊的地方為核心,地面裂開,一條有十余里長的漆黑裂縫真的出現在這廣袤無垠的突厥大冰原上。

    “滿意了嗎?”

    狂風呼嘯,就在安祿山心中充滿報復后的快感時,突然之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那聲音不高不低,平平淡淡,但聽在安祿山耳中,卻有如一道驚雷。

    “不可能!!!”

    就在安祿山咬牙切齒,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王沖身披戰甲,長發飛揚,云淡風輕的佇立在距離地面數米的半空中,而在他身前,一輪耀眼的金黃色光冕赫然浮現,擋下了安祿山之前所有的攻擊。

    “!!!”

    這一剎,安祿山驚呆了。

    他一眼就辨認出了王沖手中的金黃色光冕,赫然正是太始的法器。

    “怎么會這樣?不!”

    仿佛被一盆冰水澆下,安祿山頓時透體冰寒,所有的戰意立即消失得干干凈凈。

    沒有人比他更明白太始這件神器的恐怖,只要有這件神器在,不管他的攻擊有多么強大,哪怕燃盡所有壽元,也根本不可能給王沖造成任何傷害。

    只要有這件神器在,王沖就立于不敗之地。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太始才剛剛身死,王沖這么快就得到這件法器,并且將之煉化。

    “嗡!”

    下一刻,王沖神色冷峻,身前的光冕神器形態變化,形成一柄金色長劍。

    天神之劍!

    王沖成功激發出了光冕神器的最強形態之一。

    “轟!”

    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在安祿山神情錯愕的剎那,天神之劍猛然轟出,狠狠劈在安祿山的胸口。

    同樣是一招,但王沖爆發出來的威力和安祿山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啊!——”

    只聽一聲凄厲的慘叫,這一劍斬下,安祿山仿佛遭到千萬座山巒的重重撞擊,整個人疾若流星般重重飛出。

    一陣陣咔嚓嚓的連綿脆響,有如爆炒豆子般從他體內傳出,安祿山還身在空中,體內就已經不知道斷折了多少根骨頭,在巨大力量的壓迫下,鮮血如同瀑布般從他全身穴竅中迸射而出,就連世界戰甲都被染得鮮紅。

    “轟隆!”

    這一次,安祿山被轟出了數里之遠,重重砸在地上,在大地上引發進一步的殉爆,炸出一個長達數百米,深達十余米的巨坑。

    不止如此,王沖的天神之劍也終于展現出了它恐怖的威力。

    安祿山身上那件堅不可摧的戰甲直接被王沖一劍劈開,從左肩到右腹,劈成兩半,戰甲斷口的金屬都卷曲起來。

    這一刻,天神之劍對世界戰甲的破壞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砰!”

    光芒一閃,距離安祿山數百步的地方,一道年輕的身影顯現,王沖望著巨大坑洞中鮮血淋漓的安祿山,目光冰冷無比。

    沒有了世界意志的庇護,沒有了世界戰甲的保護,現在再沒有什么能夠阻止得了他,只要補上最后一劍,兩人的宿怨就要畫上句號了。

    “不,不!”

    “我絕不會死在這里!”

    “我們之間的宿怨還沒有結束!”

    巨大的坑洞中,安祿山看到神色冷酷,不斷走來的王沖,神色激動,滿眼不甘。

    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他還沒有顛覆大唐,建立自己理想的國度,怎么能輕易死在這里?

    “砰!”

    安祿山掙扎著從坑洞中騰空而起,試圖逃離這里,逃離王沖,然而飛出沒多遠,立即砰的一聲墜落在地。

    他體內的罡氣已經干涸,嚴重的傷勢讓他能逃出這么遠已經是奇跡了。

    “不會的,我絕不會輸!”

    安祿山喃喃自語,緊緊咬著牙,一路往前,艱難爬行。

    哪怕已經身受重傷,也要竭盡全力,試圖為自己贏取一線生機。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