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一品道門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沙漠中的殺戮
?    “張百仁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其出身微末,以幼年之齡自涿郡崛起,在大隋興風作浪幾十年,卻越來越穩如泰山,天下間少有敵手。他如今的地位已經說明了一切,只怕單憑一個李靖,未必能將西域各國的使者接回來!”春歸君道。

    “接回來或者接不回來,都不重要,西域各國的使者就算被殺了又能如何?西域有無數人口,他能殺一批、兩批……難道他還能殺幾百批?西域一心與朕結盟,欲要鏟除這顆毒瘤,根源還在西域諸國的身上,張百仁斬殺使者,只是治標不治本!”李世民不屑一笑。

    “西域使者死了,就怕西域諸國與陛下發難,趁機索要好處”春歸君道。

    李世民聞言沉默一會,方才道:“請尉遲敬德去暗中走一遭。”

    西域諸國與李唐聯合終究不是小事情,李世民不敢有絲毫大意,防微杜漸必須將一切可能翻盤的凹點全部抹平。

    春歸君點點頭:“陛下放心,西域各國的國主也不是庸人,此次前來的都是各國精銳,想要截殺可沒那么容易。”

    李世民聞言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光:“只恨那無墾沙漠不是我大唐的領土,不然豈會發生這種事情!”

    鞭長莫及!

    這也是天子龍氣的肘制,出了大隋領地,天子龍氣就會被無限的削弱。

    黃沙滾滾

    龍門客棧前

    風沙吹得天空一片昏黃,一群身披黑袍的人影自遠方走來。

    悄然、沉寂,仿佛幽靈一般,除了腳印之外,再也不曾留下任何痕跡。

    狂風吹過,腳印很快就被掩埋在黃沙中,不見了蹤跡。

    八百黑袍人站在龍門客棧前一片寂然,不……應該說是八百零三人,除了八百死士之外,尚且還有張須駝、羅藝與王仁則。

    “這里便是龍門客棧?”羅藝的眼中帶有一抹疑惑:“其實老夫坐下燕云十八騎也非等閑之輩,也該過來賺上一筆功勞。”

    “沒那么簡單!”張須駝搖搖頭,看了一邊的王仁則一眼:“傳都督法令。”

    王仁則聞言不敢多說,徑直上前十步,聲震驛站,響徹于空寂的沙漠內:“大都督有旨,所有參與截殺西突厥使臣之人隨我等即刻上路。”

    不曾直面張須駝,就不會知道張須駝到底有多么可怕,雖然大家都是至道強者,但至道強者之間也有差距。

    張百仁手下的張須駝便如此厲害,那叫張須駝心服口服的張百仁,究竟有何等本事?

    “莫不是三頭六臂”王仁則暗自道了一聲。

    沉寂的客棧仿佛是一灘死水,剎那間活了過來,不斷的翻滾。

    “走!”張須駝領先而去。

    八百死士緊隨其后,不多時就見客棧內一道道人影沖了出來,瞧著遠去的黑衣隊伍,二話不說緊緊的追了上去。

    沙漠雖然浩瀚,但想要瞞過張百仁的感知卻太難、太難,不是一般的困難。

    十萬五鬼不斷在沙漠中穿梭,上窮碧落下黃泉,就連泥沙中都不曾放過。

    天空中大日煌煌,只要日光灑落之處,就休想有人瞞得過張百仁感知。

    沙漠這般空曠,偷渡之人生命之力還是很明顯的。

    轉眼間龍門客棧之人走的干干凈凈。

    “你這般折騰,我們姐妹以后怎么做生意,日后喝西北風啊!”華容公主來到了張百仁身邊。

    “這兩天你們賺的錢,足夠你們開十年客棧了。這些可都是江湖中人,出手闊綽大方,非那些商賈可比”張百仁看了華容公主一眼,手中一道紙條飛出,被五鬼裹挾剎那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黃沙漫天

    一個五十多人的隊伍在黃沙中走著

    天空中太陽毒辣,就算是易骨武者,此時也覺得氣血蒸騰,體內血液在不斷翻滾。

    “大人,你說國君也是,我大月遠在西域,與中土毫無利益沖突,更無任何瓜葛,咱們何必千里迢迢趟這遭渾水?中土物華天寶人杰地靈,高手數不盡數,張百仁威名我等縱使是隔著千萬里,也曾聽說過,絕不是好惹的。大王出手,必然會惹怒了張百仁,一旦張百仁找上門來,大月未必扛得住啊!”使臣的一位副手不斷在抱怨著。

    “吐古魯斯,你莫要抱怨,所謂唇亡齒寒的道理你不懂嗎?而且佛門的諸位法師欲在中土打開局面,正要我等出力,你怎可如此言語,瓦解了眾人心中的斗志”領頭的大月使臣眼中滿是不滿之色。

    “我……”吐古魯斯聞言想要說些什么,但面對著自家長官的目光,只能低下頭嘀嘀咕咕道:“你們是佛門的信眾,可老子不是啊!張百仁是什么人?是那么好惹的嗎?一不小心可是要將這百十來斤肉丟在沙漠中,誰愿意涉險啊。”

    “大人,咱們繞過絲綢之路,至少多走了兩個月,糧食……水可都不多了,在碰不到綠洲,只怕咱們無法支撐下去,就算后方陽神真人不斷送來水流,卻也是杯水車薪”又有一位副官開口道了一聲。

    使臣聞言默然,只是低頭走著,過了一會才停下腳步,看著天空中的大日:“再有十日,便可至玉門關前,到時候我等任務便算是完成了,叫大家在堅持一下。”

    正說著,忽然只聽遠方傳來了一陣呼喝,順著風聲傳來。

    “哪里來的呼聲?”使臣看著那浩瀚沙漠,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噗嗤”

    血液噴濺,染紅了金黃色的泥沙。

    “噗嗤~”

    “噗嗤~”

    刀刀入肉的聲音響起,黃沙在不斷翻滾,一道道黑衣人影從黃沙中鉆出來,手中匕首在陽光下閃爍出道道寒光。

    沙漠是熱的,熱得人汗流浹背;但此時人心是冷的,比那刀光更冷。

    不過剎那間,三十人的隊伍全部倒下,滾滾黃沙變成了三十個身穿黑衣的刺客。

    血液浸染了黃沙,刺客里的領頭之人看向了三位使臣:“諸位可是大月的使者?”

    “你都已經出手了,再問這些還有意思嗎?”吐古魯斯的聲音里滿是陰冷。

    “多嘴!”刺客首領冷然一笑,下一刻一把利劍自吐古魯斯腳下飛出,不待其反應過來,長劍已經順著其兩腿中間穿了過去,在頭頂百會穴處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劍尖。

    “你……”吐古魯斯的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不曾想到對方殺人居然毫無征兆。更想不到自己堂堂見神強者,居然就這般窩囊的死了。

    剩下的兩位使臣頓時勃然變色,那大月使臣面色嚴峻,雙手攥緊:“我等乃大月使臣,欲要前往李唐投遞文書,你等膽敢截殺我大月使臣,難道就不怕天子震怒?”

    “呵,區區大月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也敢插手我中土的爭斗,未免太不將我中土群雄看在眼中”刺客冷冷一笑,雙眼貪婪的看著那使臣,似乎看到了什么美味一般,過了一會才道:“你不過區區見神強者,我中土如今見神強者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之數。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也敢插手中土的局勢。”

    “今日便送你上去,去大都督哪里領賞!”

    一邊說著,刺客已經縱身而起,剎那間來到了使臣身前,手中匕首刺殺了下去。

    “住手,本官尚且有話要說!”大月使臣也不是庸碌之輩,這一擊居然被其躲了過去:“不論張百仁出什么條件,本官都以十倍酬謝爾等,只要你等能放過本官一命。”

    “噗嗤~”

    又有一道人影自黃沙中鉆出,一把匕首刺入了使臣后心:“尤悅,你什么時候這般啰嗦了!”

    “這大月使臣不過一見神強者罷了,正好陪他玩玩,你一刀將其殺死,咱們還怎么玩!”尤悅不滿的看著那黑衣人。

    “一個使臣就是一個神位,此次西域諸國前來的使臣何止三百,但涌來的群雄更多,趕緊打掃戰場,去刺殺吐蕃的使臣”那背后刺殺之人不耐煩道。

    “吐蕃的使臣可不好刺殺,據說領頭的乃至道強者,一旦被其警覺走脫,再想找到可就難了”尤悅皺著眉頭道。

    “不管那么多,中土趕來的群雄無數,動手晚了就被人搶了先,咱們可是白跑一趟”那黑衣人影道:“尤悅,這回一定要為你父親、爺爺搶到兩尊山神的神位。”

    “知道了,這可是我刺客世家插手神道的最好機會,錯過這次,不知還要等多久”尤悅嘆了一口氣。

    一群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轉眼間消失在大漠中,被風沙掩埋了所有的痕跡。

    這一日

    沙漠中血流成河

    不知多少人浮尸沙漠之中,再也回不來了。

    手中的信報不斷流轉,張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這些人倒是機靈,最弱小的十八個西域國度使臣已經全部埋骨于黃沙之中,但剩下的十幾個可都是有點棘手。”

    “都督放心,有大將軍張須駝親自出手,必然是手到擒來”袁天罡晃晃悠悠道。

    “我倒不是擔心這個,而是沙漠太過于浩瀚,想要在沙漠中準確的捕殺一個隊伍,來回所用的時間太長……”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